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我们的父亲们[仏英/新大陆au](更新至棒球,眼镜和离家出走

[复制链接]
Moi_April 发表于 2021-5-4 15:07:16 |查看: 10996|回复: 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2-5-24 17:31 编辑

Fathers of Ours.

《11/101》中的新大陆AU。

一对夫夫抚养可爱双胞胎的日常。

不定期更新中……




上一篇:他的裙摆
下一篇:[短篇]不言不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在天使降临前


他们是开车去的福利院,即使福利院离家也就1公里。

那天天气很好。亚瑟一夜没睡,脸上是洗漱多久都褪不掉的疲惫。反观他身边的弗朗西斯,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就像是他们开车只是去超市买点晚饭的蔬菜。

亚瑟有这种紧张也很正常:他的爸爸是个平时冷漠严厉,醉酒变成话唠混蛋的英国男人,他的妈妈是个雷厉风行,性格火爆的爱尔兰姑娘。亚瑟的家里有5个兄弟,而他是家里最不受宠但现在混得最好的孩子。

这样的原生家庭没有一点点养孩子的参考价值,这让亚瑟很焦虑。

他之前甚至都没想过自己会结婚!

“亚瑟,是你早晨忘记修眉毛,还是因为你太紧张而让眉毛打结了?”弗朗西斯伸出手戳了戳后视镜里亚瑟的脸。

亚瑟朝自己丈夫翻了个白眼,来回复他这种极度幼稚的行为。

没有良好的教科书只是亚瑟焦虑的原因之一。另一项是因为收养孩子这个“百害无一利”的提议是自己提出来的。

这意味着万一有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在“良心法庭”上亚瑟都将承担最终责任。



“我们要不要养个孩子?”亚瑟说出这句话的前1分钟,邻居家3岁的塞恰尔和他们说了再见。

塞恰尔的爸爸最近到哥本哈根出差,她的妈妈是医院的护士。所以在她妈妈值班没法去幼儿园接她的时候,工作结束早早下班的弗朗西斯就变成了临时的托管老师。

“诶?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小孩?”弗朗西斯把掉在地上的涂鸦纸一张张地捡了起来。

亚瑟从后院的车库进屋子之前,从后门看到了和塞恰尔一起玩的弗朗西斯。塞恰尔坐在弗朗西斯的腿上,手里握着一支蓝色蜡笔,在纸上涂着什么。弗朗西斯不时地指着画纸上的某个图案,塞恰尔会挥着小手连比划带说一会儿……这时的弗朗西斯流露出非比寻常的温柔,就像是被圣光笼罩。

亚瑟脱口而出的提议,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目睹了这样耀眼的父爱光芒。

没有人不想欣赏这个模式的弗朗西斯,对于亚瑟这样有daddy issues的人来说更是。

“是啊,小孩子很麻烦。又吵又闹,很难讲道理,可是……如果有个孩子也不错吧。”亚瑟假装满不在乎地把衣服挂在沙发边的衣架上。

“亚瑟,你这是迟来的父爱爆发么?”弗朗西斯把彩笔、纸张都随意地摞在一堆。

不,是你带孩子的样子太性感了。

“弗朗西斯,如果你和女人结婚的话,一定会生小孩吧?”

“也不一定。你看,二人世界会被打扰,财务支出也会增加,还有送孩子上大学之前的至少20年都要管着他们,想出去休假也不行……”

亚瑟的嘴角微微抽动,别扭如他已经在这段话里敏锐地挑选出了关键的信息:“所以你和我结婚是因为不用养孩子么?”

“不是。”弗朗西斯自然地回答道,“因为你是我的真爱,人们不都是和真爱结婚么?

“……我去洗澡。”亚瑟捏着刚松开的领带,满脸通红,甚至没指责弗朗西斯把绘画工具乱丢的行为。

本来事情应该随着这段对话的结束而结束,但亚瑟在两天后受到了来自塞恰尔的二段攻击。

工作结束回到家的亚瑟一进门就被这可爱的小家伙抱住了。

“阿瑟!看这个,看这个!”她努力地挥舞着小手把画递到亚瑟的面前。

画上是一个四肢像插着筷子的“土豆人”。“土豆人”的嘴角咧开着,脸上有两个发芽了似的绿色小点和几条歪歪扭扭的黑色皱纹。

“你画的是什么呀?”亚瑟蹲了下来。

“是你呀!”塞恰尔抱着亚瑟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阿瑟超——帅!”

上班一天的压力,在这一刻都消散了。



“噢,我们到了!”

“弗朗西斯。”亚瑟回顾了一番自己想要领养孩子的原因,不禁自责起自己的动机不纯,“我们要不回去吧,我……”

“我虽然不太清楚你为什么突然想要领养孩子,”弗朗西斯松开了安全带,他握住了亚瑟搭在方向盘上发颤的手,“既然来了,就先逛逛吧?”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1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1-5-5 11:23 编辑

Chapter·米迦尔和拉斐尔是双胞胎


福利院接待他们的是一位叫提诺的青年人。

“所以你们对收养的孩子有什么想法么?年龄?男孩或者女孩?”

亚瑟的表情有些局促,他的手紧握成拳,放在身体两侧,嘴唇紧张地抿成一条线。

“其实,我们可能还没有准备好……”

“没关系,要适应身份上的转变,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可以先带你们参观一下。”

没有准备是掺杂了真话的谎言。

其实亚瑟已经有非常具体的想法了,他希望有一个适当的时候可以和自己疯玩,非常崇拜自己的可爱儿子,但如果是塞恰尔那样乖巧又伶俐的女孩儿好像也不错。

一个礼拜后,他们去福利院带回了一对2岁左右的双胞胎男孩。

半个月前男孩们和一辆手推婴儿车留在了福利院的门口,跟随他们的只有一封纸,纸上歪歪扭扭地写满了对不起。他们没有名字,院方也对亲生父母的身份一无所知。

“他们是绝佳的孩子,我有双胞胎的姐姐,你有和兄弟相处的经验,我们一定能照顾好他们。”

在带孩子们回家前,弗朗西斯和亚瑟做了一些准备,其中他们花了6天来决定男孩们的名字。

因为亚瑟并不想让他们姓柯克兰,又不肯让两个孩子都跟弗朗西斯一起姓那个“可笑”的波诺弗瓦……最后,他们以最公平的一人取一个来解决本次的长线战斗。

亚瑟选了英伦风格浓重的阿尔弗雷德·威廉姆斯,而弗朗西斯取了简洁时髦的马修·F·琼斯。

“F是什么意思?”亚瑟看着纸上的字,又看了一眼手里转着笔的弗朗西斯。

“可以是法兰西(France)。”

“不!”亚瑟绷不住了,弗朗西斯的语气和模样就像是在胡闹。

“阿尔弗雷德?像是我太爷爷管家的名字……”弗朗西斯捏着亚瑟写的那张纸撇了撇嘴。

“你有什么立场说我?哈?法兰西?!这是你体现爱国情怀的时候么!”

“等等,亚瑟。”弗朗西斯做了个深呼吸,“我有一个提议……”

“让我被波诺弗瓦们包围,想都不要想!”

“冷静点,亲爱的。听我说……他们可以叫马修·威廉姆斯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

“……不要F。”亚瑟沉默了片刻,挑刺道。

“F也可以是Fantastic(非凡的)”

“不要。”亚瑟这声拒绝降低了音调。

“Foster(满怀希望的)?”

“……”亚瑟没有再说话。

“好的,那就这么决定了!”弗朗西斯吻了吻他纠结的丈夫的脸颊,在自己和亚瑟饿死前躲去厨房做饭。

这两个深思熟虑的名字导致了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马修和阿尔弗雷德需要向别人耐心解释,为什么他们快乐又温馨的一家人拥有四个姓氏。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HUHUiggy + 2 赞!=•ω•=

查看全部评分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2-7-29 13:08 编辑

Chapter·睡美人



“很久很久以前,王国中的王后诞下了一位公主。国王与王后都很高兴,他们不仅邀请了亲朋好友,邻国的外宾,还请到了女巫们参加宴会,为小公主献上美好的祝福。”

“王国里的女巫们几乎都收到了邀请,只有住在黑暗森林里的邪恶女巫没有收到……”

“国王为什么不给邪恶女巫发邀请呢?”阿尔弗雷德和马修睡在一左一右的两张小床上,亚瑟坐在中间的懒人沙发里。

“因为……她是邪恶的女巫啊!”

“她做了什么坏事?”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是把国王的窗帘扯坏了么?”

“是比这坏多了的事……”亚瑟瞟了一眼飘窗上破了一个大洞的窗帘——当然是某个小坏蛋的“杰作”。

“因为送信的渡鸦在过沼泽时被鳄鱼给吃掉了。”洗完澡的弗朗西斯从两个缩在被子里的小男孩手里解救了亚瑟,坐进了亚瑟已经捂暖的沙发。

“啊……原来是因为住在沼泽地里么?那是鳄鱼的错啊!”马修小声地说。

“盛大的舞会在城堡里举行,每位来宾都给小公主献上了最好的礼物。女巫们也为公主献上了自己的祝福,一位女巫祝愿她拥有高尚的美德,另一位女巫送给她惊世的美貌,每一位女巫都把世人希望的优点与期盼作为祝福送给了小公主……”

“就在这时,没有收到信件的邪恶女巫很生气。她认为国王对自己有敌意,于是她不请自来,闯入了城堡。”

“我也有一份祝福要送给我们亲爱的公主。”弗朗西斯尖着嗓子念道:“她会长成一位美丽的少女,直到15岁生日的那天,她会被纺锤刺伤,最终死去!”

“说完,邪恶女巫就变成了黑色的巨龙撞开了城堡的玻璃窗,飞了出去。在场所有的人都吓坏了。不过还有一位女巫师还没有献上她的祝福,于是她走上前来说……”

“这个凶险的咒语的确会应验,但公主能够化险为夷。她不会死去,只是昏睡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一位善良的王子会斩断荆棘,杀死邪恶女巫,在城堡里向公主献上一个真爱之吻。公主就会醒过来……”

马修已经睡熟了,阿尔还边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扁嘴问道:“那勇士来了么?”

“不是勇士,是王子。时间到啦,睡吧……我们明天继续讲。”弗朗西斯吻了吻两个小脑袋上金色柔软的发丝,又为他们掖好了被子,“晚安,小天使们。”

洗完澡的亚瑟从浴室边擦干头发,边从门口看了一眼好爸爸模式的弗朗西斯。那种过电般的心动感觉又一次击中了亚瑟。

在弗朗西斯转过身之前,亚瑟几步并一步地先进了卧房,钻进被子,假装淡定地翻着放在床头的《正面管教》。

“明天从国王烧掉纺纱车开始讲。”推开卧室门的弗朗西斯深呼了一口气。

“嗯哼。”亚瑟心猿意马地应了一声。

弗朗西斯钻进了被子,带着一点撒娇意味地靠在亚瑟的肩上,散开的卷发有淡淡的洗发水味。

“亚瑟……”体温隔着棉质的睡衣却让亚瑟的脸热得发烫,这种模式的邀请只有他做得出来。

亚瑟放下了书,扭过头。彼此间的呼吸贴得很近,弗朗西斯的手指勾着亚瑟睡裤的边缘,他的内裤有些紧,亚瑟闭上了眼睛,试图在黑暗里吻上丈夫饱满湿润的嘴唇。

吱呀——

门推开的声音有点像恐怖片,马修一手紧紧抱着白熊玩偶,另一只手紧紧地攥着双胞胎弟弟的手。

“爹地,爸爸?”

亚瑟以最快地速度背过身去装睡,而弗朗西斯则是堆着笑脸下了床。

“怎么啦?”

“……我想上厕所,灯关了好黑。我本来想让阿尔弗雷德陪我……”马修支支吾吾地说。

“阿尔弗雷德也要去么?”

“唔……呼…可乐软糖。”

再次把两个小男孩送上床,弗朗西斯给他们盖好了被子回到卧室。

“爸爸。”

“嗯?”

“你刚才,是在给爹地解除魔法么?就像勇士亲公主一样……”

“嗯…差不多吧。”



没有听到对话,但太过害羞而不想面对事实的柯克兰先生选择了躺平装睡。

弗朗西斯俯下身,亚瑟想象中温热湿润的吻有了实感。

“晚安,睡美人。”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DOVER♪ + 2 赞!=•ω•=

查看全部评分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2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十万个为什么



「光是什么颜色的?是泡泡破碎的颜色。

风是什么形状的?是云朵漂浮的形状。

森林是什么气味的?是叶片上露水的气味。

爱是什么味道的?是妈妈……」



“又一本不适合我们的儿子读的儿童读物。”亚瑟合上了手里的绘本,转而从书架上拿起另一本,“这世上的文艺创作者就不知道多弄些中性绘本么?平权运动应该从这里开始,多画点适合爸爸读的绘本。”

“噢,有什么例子么?”弗朗西斯放下一本鳄鱼作为封面的绘图本。

“比如《猜猜我有多爱你》。”

“从这里到月亮上,再回到我这里。”弗朗西斯贴着他很近,他用一种几乎肯定的语气回答着这个问题。并且微笑着欣赏柯克兰先生的脸从红变回白。

“咳,这一点都不好笑。我不想要第三个儿子。”

“爹地,放轻松。他们其实没有那么敏感……”

面对10岁以下的孩子,就像拿着一本撕碎的《大英百科》作为参考书去参加Quite Interesting。

他们的小脑瓜里塞满了数不尽的问题。

“我是从哪儿来的?”

“我的名字为什么是这个?”

“你为什么是我的爸爸?”

光是回答这些问题不是最难的,困难的一直是得到基础答案后以“可我的朋友……”为开头的反问句。

每次面对这些问题,亚瑟都如临大敌。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如果他们的朋友来家里玩,突然问为什么他们没有妈妈;或是他们的班主任在母亲节布置一篇关于妈妈的作文……”

“他们可以写你,开头用‘我们虽然不称他为母亲,但是他是最爱我们的人之一’,结尾用‘这就是我们的妈妈,或者说我们的爹地’……”

“去你的,弗朗西斯。”亚瑟爆发似的骂了他一句。

弗朗西斯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亚瑟瞥到一位妈妈捂着孩子的耳朵,快速逃离了这块区域。

“亚瑟,他们总会有一天明白,有一位女性生下了他们,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无法将他们抚养长大。所以她将这份荣誉的工作交给了我们……所以告诉他们真相并没有什么,真相不会伤人,谎言会。”弗朗西斯伸开了双手,把亚瑟搂在了怀里。

“你是个好爸爸,如果我有你这样的爸爸就好了。”

“我不介意你叫我爸爸……”

弗朗西斯意料之中地收获了一个白眼。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1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2-7-29 13:12 编辑

Chapter·母亲节快乐



《我亲爱的妈妈》




初中部一年级B班  马修·威廉姆斯




我查阅了字典,“母亲”是生养了自己的女性称谓。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写一个对我来说几乎没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的人。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这个词对我来说很模糊,很难描述。我不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也不知道她是谁。

我似乎在脑海深处零星残存着一些她的样子,就像一副不完整的破碎拼图,不论如何拼凑,我始终无法回忆出一点关于她完整的事件和模样。

我和我的双胞胎兄弟阿尔弗雷德也曾疑惑过:“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妈妈,而我们没有”。

这个问题对爹地来说很难回答,他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很久,试图结结巴巴地解释我们是怎么被白鹳空运到家里的。不过在晚餐时,我们从爸爸那得到了事情的真相——我和弟弟是在2-3岁时被父亲们从福利院领养的。

但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我和双胞胎兄弟以及两位父亲住在一起。

我们的爹地是个严肃,不太善于表达的英国人,而爸爸则是随性又温柔的法国人。他们的性格互补,深爱着彼此,同时爱着我和我的兄弟。

如果母亲不仅限于性别,而是指对给予养育之恩的人的敬称。我想骄傲地说,我拥有两位父亲,他们也是我最爱的母亲。

以及,我也想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对那位给予我生命的母亲说一句“谢谢你,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我过得很好。节日快乐!”



“你在看什么呢?”弗朗西斯抱着两个装满的塑料整理箱走进了地下室。

“没什么,咳咳。”亚瑟慌乱地把塑封过的作文纸揣进了怀里,“你搬了什么下来?”

“冬天的棉衣和被子。”

“是下面的灰尘太大了么?你眼睛怎么红了?”弗朗西斯把箱子塞进了储藏柜,捧着亚瑟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还不是你平时把垃圾都堆在这里!”亚瑟双手交叉胸前,努力不让自己的丈夫发现藏在胸口的“宝物”。

“打扫卫生是你的活,我们的结婚协议里是这么写的。”

“我也可以今天开始做饭!”

“那可是违反协议的行为呢,柯克兰先生。”



弗朗西斯没有停止自己的贴近行为,手也从脸颊慢慢下滑到肩膀。

“别盯着我,搬完了就赶紧上楼。”

“要是不推开的话,我就要在这难得的独处时间吻你了。”弗朗西斯在亚瑟的颈侧印了个吻,他的手已经探进亚瑟的白色T恤,顺着他温热的脊背向上……

随着开门声和阿尔弗雷德大喊的“我们回来了!”,亚瑟逃过了一劫,他三步并作两步地逃上了楼。

“你们不是这周参加排练住校,不回来么?”弗朗西斯也走了上来。

“那是因为……”阿尔弗雷德小声地嘀咕着看向马修。

“母亲节快乐!”两人同时拉开了书包,分别从里面拿出了一条围裙和一张贺卡。

“因为父亲节要送两份,母亲节我们就只送一件了,你们自己分吧。”阿尔弗雷德把贺卡插在围裙的口袋里。

弗朗西斯接过了围裙,男孩们有些不好意思地相互追赶着跑去了他们的房间。

“小亚瑟,你还记得去年的礼物么?”

“……是一双洗碗手套。”亚瑟感到塑封的作文已经在胸口被捂热了。

“这围裙的颜色很配你的手套呢,要穿穿看么?”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HUHUiggy + 2 说得太好了(ノへ ̄、)

查看全部评分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2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2-7-29 13:13 编辑

Chapter·圣诞快乐



虽然弗朗西斯是一名“现实派”的爸爸【包括xx方面的知识也很早就教了,为此还被爹地骂了一顿】。

可关于圣诞节,弗朗西斯有不一样的看法。他是向孩子绝对贯彻“世上有圣诞老人”的那种大人。

以至于马修和阿尔在13岁的时候依旧认为世界上存在某种神秘力量,被称作圣诞老人。

他会收集你一年来的表现并且为你选出12月25日最适合收到的礼物。他还会附身到父亲们的身上,然后借由他们的手把礼物转交给你。

“如果你看到你的家长半夜抱着礼物走到圣诞树下,还吃掉了你留给圣诞老人的饼干……那说明他们被圣诞老人附身了。”12岁撞破过一次弗朗西斯偷放礼物的阿尔弗雷德这么向同学解释道。

“不,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圣诞老人。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是个傻子。而你爸是个骗子。”

“你才是傻子!”在角落里默不作声的马修把拳头握得紧紧的,“不许你这么说我弟。”

“你弟?他姓琼斯,你姓威廉姆斯,算哪门子兄弟啊?不过你们倒是都长了一张傻乎乎的蠢脸——嗷!”

在阿尔弗雷德一击有力的右勾拳之后,他和那个讨厌的男孩扭打在一起。亚瑟教的格斗技巧派上了用场,这场斗殴的胜者是阿尔弗雷德。

两个小时后,马修抱着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书包站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他不时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朝屋内看。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像在办公室待了一个世纪。

木门在低沉地呜呜声后被推开,阿尔弗雷德走在前面,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他们三人就这样默不作声地出了学校,回到家里。

阿尔弗雷德瘫在沙发上,像个泄气的排球。马修坐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阿尔弗雷德歪了歪脑袋。

“因为我让你吃处分了……”

“我没有被处分,而且那个混蛋还要给你写道歉信。”阿尔弗雷德有点得意地弯了弯嘴角。

“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因为我打了人,唉……还有一个礼拜就圣诞节了,今年我只能收到煤块了吧!”

“如果我写一封信给圣诞老人解释一下呢?把你为什么会打架的原因写在里面……或者求他把我的礼物分一半给你……不,全给你。”

“马修……你可以写‘我想要一台wii’么?我们还能一起玩!”

“好。那我现在就去找信纸……”

最后这封由5张信纸和一张照片组成的信顺利地寄出。仁慈的圣诞老人听到了两个小男孩真挚的愿望,于是在2006年的圣诞节,他们收到了一台能打体感棒球的wii.

“你不可能一辈子骗他们有圣诞老人。”亚瑟关了壁灯,背对着弗朗西斯。

“我没有骗人,圣诞老人的确存在啊。”

“你在说什……嗯么!”没穿鞋悄悄去圣诞树下放礼物的弗朗西斯手脚冰凉,他把手塞进亚瑟的睡衣底下。

“谢谢圣诞老人,我要开始拆礼物了。”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1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1-5-4 15: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2-5-24 08:51 编辑

Chapter·今天开始做Youtuber!



“大伙好!欢迎来到我们的频道!我是阿尔弗雷德!”

“我是马修·威廉姆斯……”

“嘿!我说了多少次,不要说你的全名,观众根本记不住!而且我们最后要对着镜头说我们是新大陆双胞胎!”阿尔用刚变声的嗓音朝自己的哥哥抱怨地嘟囔道。

“对不起……”要是白熊玩偶在附近,马修大概就会把脸埋进白熊肚子里了。

“好的,咳咳。这是我们上传的第一支视频,今天我们要和我们的爸爸做一个快问快答,并且准备了一些他平时不会告诉我们的问题,希望他能给我们一些惊喜。”背景突然出现了一个阿尔弗雷德自认为非常具有阴谋感的背景音乐和黑屏过场。

在一段模糊糊的对焦之后,屏幕里的弗朗西斯对着镜头前的大家挥了挥手。

“大家好!怎么样?能看得清么?”

“可以了,爸爸。介绍一下你自己!”

“YouTube的各位大家好,我是这两个小天使的爸爸。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他们的频道,订阅、点赞还有评论。他们是非常可爱的孩子。”

“好的,爸爸。我们今天要进行一个心动伴侣的快问快答测试,希望你能快速并诚实地回答我们的问题。”

“噢?你们会把这个给爹地看么?”

“也许……”镜头切到了阿尔弗雷德一个意味深长的特写微笑,“我们准备的题目都是选择题,你只要在两者之间回答你喜欢的选项就可以了。”

“好,我准备好了。”

“丰满和苗条。”

“丰满。”

“金发和棕发。”

“棕发。”

“厚唇和薄唇。”

“厚唇。”

“长发和短发。”

“长发。”

“潇洒和固执。”

“潇洒。”

“感性和理性。”

“感性。”

“哇哦!好吧,波诺伏瓦先生,我要提醒你……爹地几乎没有一条和你的心动标准吻合。”

“嗯……这么一想的确。”镜头里的弗朗西斯托着下巴,画面突然加入了爱心和粉色的滤镜,“可即使他没有任何符合的选项,他依旧是我选择一生相伴的人,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屏幕缓缓变暗,下一秒镜头里是坐在白墙前小声说话的马修。

“这就是今天的内容了,感谢各位的收看。”马修推了推眼镜,“如果喜欢我们的内容,大家可以订阅我们的频道,阿尔弗雷德因为拍摄片尾曲后的彩蛋而被禁足了,请大家至少为了他给这支视频点个赞……”

“马修!”房间的远处传来了阿尔弗雷德的哀嚎。

“那么我们下周或者下个月再见!”

在一段爵士乐之后,画面上出现了手机模模糊糊的影像。

“爹地。我们今天和爸爸拍了一支视频,你想看么?”

“噢?当然。”

当问答放到一半的时候,画面里的亚瑟突然站起身。

“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等等,阿尔弗雷德你把手机放——”

进度条播到了最后,这条5分钟的视频到此结束。

这就是Newland Twins的第一支视频,是他们点击率最高的视频,也是他们的“职业生涯”唯一的作品。

评分

参与人数 3糖果 +6 收起 理由
dover1314 + 2 赞!=•ω•=
DOVER♪ + 2 感人(′╥ω╥`)
夜浮游生物 + 2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3

使用道具 举报

嗷嗷代表人物 小精灵

发表于 2021-8-22 07:32: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ヾ ^_^♪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xhx心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1-23 16:31: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真好!!!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2-5-24 08: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棒球,眼镜和离家出走


青春期是每个孩子都要经历的奇妙时段。


谁能想到现在每天穿西服上班的办公室白领亚瑟·柯克兰,在青春期是个玩摇滚又打架的不良少年。而留着艺术长发和胡渣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学校里男女通吃的校花。

“其实我一直没怎么变嘛。”弗朗西斯合上了旧相册,去厨房拯救了呜呜直响的水壶,然后给亚瑟和自己泡了一壶洋甘菊茶。

“你在说什么呢,蠢大叔。”亚瑟有些不屑地瞟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然后戴上眼镜专心地玩起了报纸上的填字游戏,以至于根本没看到背着小书包下楼的马修。

弗朗西斯把水壶放回了厨房,转头叫住了一副要离家出走模样的大儿子:“亲爱的,晚上9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马修没有回话,低着头走到餐桌边坐下,再从书包里掏出了笔和一叠纸在餐桌边写着什么。

“嘿,马蒂,你想和爸爸聊会儿天么?”弗朗西斯也在餐桌边坐下,他伸手摸了摸马修软软的头发。

“爸爸,”马修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抬头望向了他。

“我可以有一个自己的房间么?像哈利·波特那样睡在楼梯储藏室也可以。”


“嗯?可刚升初中部的时候,不是问过他们要不要一人一个房间,当时他们说……”
直到睡前,亚瑟才在床上听到了这个消息。

“绝对不要分开!但现在他们已经14岁了。”弗朗西斯叹了一口气。


进入青春期,家长们的消息获取速度比WW2的前线战报还滞后许多,亚瑟盲目自信的做派也像极了英国情报部门。

一切尽在掌握的亚瑟爹地已然忘了自己也曾是小孩,也玩过一些隐瞒不报的小把戏。

“亚瑟。你还记得自己14岁的时候么?我今天翻到了你染了一头红发摔吉他的照片……”

“我不记得了。”亚瑟的脸色一沉,卷着被子背过身关掉了自己那侧的床头灯。


在他的青春期,没有一起长大的双胞胎,只有一群混蛋哥哥们。

如果可以回到14岁,亚瑟一定会阻止为了看起来更像柯克兰家的孩子,而把头发染成红色的自己。

亚瑟沉默了半响,开口道:“模范爸爸,你觉得该怎么做?”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也关掉了床头灯:“先把这事放进周末的家庭会议里吧。”


青春期的战争在正式爆发前都有预兆。

对于长得一样的双胞胎来说,希望和自己的兄弟看起来不一样就是个预兆。

随着年纪的增长,在学校里马修能逐渐觉察出自己和双胞胎弟弟的差别:阿尔弗雷德的性格更活泼、阳光和外向,他的运动神经发达,也更受女孩子的喜欢。

棒球队,这一切的开端就是棒球队——是学校的棒球队选拔赛将他们这对做什么都在一起的双胞胎分开了。

努力后仍旧落选的马修虽然不用训练,但还是会在图书馆等着阿尔弗雷德一起回家。

有时候他会被阿尔弗雷德在棒球队的朋友认错。陌生的男孩子会朝他的背来上一拳,然后大声喊到:“琼斯,你怎么在这呢?”

第二学期陪着大概率又会落选的马修训练了一周后,阿尔弗雷德闹起了脾气。他在丢球的时候砸向了马修新配的眼镜。


“我们明明24小时都待在一起,为什么突然马修的眼睛需要多待一副镜框才能看得清,这就是他胡扯的狗屎理由——嗷!”

躺在沙发上骂骂咧咧的阿尔弗雷德被塞恰尔砸过来的棒球击中了肚子。他边揉着肚子边坐起身来道:“用暴力手段对待你的病人,我可要投诉你了,格罗里小姐!”

“我只是想让你对马蒂遭到的伤害感同身受罢了。”15岁的塞恰尔·格罗里坐在一张戴碎花垫子的木质的餐桌椅上,她戴着在一镑店买的平光眼镜,表情故作严肃成熟,但身上的学校制服和黑色的双马尾辫子,让她怎么看都只是个扮酷的高中生罢了。

这是马修被球击中的第二天。虽然马修没有将自己的暴力行为举报给他们的父亲们,但昨天晚上蹲在楼梯边的阿尔弗雷德清楚地听到马修提出要搬出他们的房间。

于是从社团活动逃出来的阿尔弗雷德找到了他能想到除了父亲们最熟悉自己和马修的人,试图请对方想点办法来应对哥哥的“离家出走”。


马修在棒球队落选后,他好像有意地想各种办法将自己推开,不断地去制造出两人的不同。

“这太蠢了!”阿尔弗雷德又倒回了沙发,盯着墙上的热带植物壁纸喃喃自语道。

“不要对别人家里的装修评头论足好么?”塞恰尔走到沙发边捏了捏阿尔弗雷的脸。

“我能给你最好的治疗建议是,回自己家和你的双胞胎哥哥道歉。”塞恰尔摘掉了眼镜随手放在茶几上,把椅子搬回餐桌边,摊开了作业本。

“我们是双胞胎,在出生之前就待在一起了……”阿尔弗雷德侧躺在沙发上,盯着茶几出神。

“所以和你的室友道个歉,并不会损害到你的自尊心吧?”塞恰尔边写着作业边答道。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地像是阿尔弗雷德已经离开了屋子。

塞恰尔抬头四处张望了一会儿,他确实离开了房间,还悄无声息地顺走了某样小东西。


“嘿!”

从图书馆出来的马修愣住了,如果不是夕阳的光洒在那人的身上,他一定会认为自己是在照一面镜子。

“呃……训练结束了?”马修捏住了书包的肩带,试图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一些。

“说实话,我今天没有去训练。”阿尔弗雷德也有些紧张地拽了拽书包背带,他的眼神瞟向地面,“你可以帮我向爹地和爸爸保密么?”

“当然。”马修叹了一口气,“你干什么去了?”

“从你的视角感同身受……”阿尔弗雷德推了推挂在脸上的平光镜。

“喔,你也近视了么?”一种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填满了马修的脑子,这一刻就像阿尔弗雷德朝自己扔球的瞬间,他想不明白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我是说,它能让我们看起来一样。”道歉的句子卡在喉咙口,但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最合适的时间。

“好吧。”马修小声应着,点了点头。

一起回家的路已经走了无数遍,但今天的路程变得格外漫长。

“今天是周五了。”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打破了空气中的死寂。

“嗯。”

“今天应该是爸爸做晚饭!”

“嗯。”

“好期待啊,会吃点什么呢?”平光镜总是从鼻梁滑落,阿尔弗雷德得时常把它推回该待的位置。

马修没有再回答他,阿尔弗雷德透过镜片看向自己的双胞胎哥哥:他在想什么呢?如果现在自己道歉,是不是马修就不会从房间里搬走?


“晚上好!”在他们的家门口,一位陌生的女士拉着一只小巧的行李箱朝两人打着招呼。女人戴着一副猫眼墨镜,飘逸的白色裙子外披着蓝紫色的西服外套,金棕色的长发松散地盘在脑后。

“你好?”马修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随后上前一步问道,“请问你是?”

“你们一定是马修和阿尔弗雷德了。”女人摘下墨镜,她的五官有种莫名得熟悉感。

“我是你们的妈妈哦。”


双子的脑子宕机了一秒,但很快被一声无奈的怒吼打断了。

“弗朗索瓦斯,别和你的侄子们开这样的玩笑!”弗朗西斯穿着厨房的围裙跑来开了门。

“哈哈哈,对不起。哦,你们俩真得一模一样,还都戴上了眼镜。”弗朗索瓦斯上前一手搂住一个她的侄子,然后带着他们走进了屋子。

马修用一种求助地眼神看向了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则很快反应过来。

“你是爸爸的双胞胎姐姐!”

“答对了,加一分,呃……”

“阿尔弗雷德。”

“很好,阿尔弗雷德加一分。”弗朗索瓦斯的嘴角浮起笑容,她揉了揉两个小男孩的头发,随后在弗朗西斯的眼神示意中,双子逃离了姑妈的魔爪。


“爸爸(Papa),你让他们叫你Papa?”弗朗索瓦斯看向在厨房继续忙碌的弗朗西斯,用法语调侃道,“所以亚瑟是Maman?”

“不,我们都是父亲。不是所有的家里都要用异性恋的那套称呼。”弗朗西斯没有停下手上的活,他麻利地把洒了橄榄油的蔬菜送进烤箱,然后将搭在肩膀的毛巾随手挂在洗碗机的拉门上。

“好的,受教了。”弗朗索瓦斯点了点头,她自顾自地打开了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红葡萄酒。

“为什么突然跑来这儿?”

“因为我想看一看我可爱的侄子们。”

“你不是讨厌小孩子么?”

“所以他们都成年了我才来。”

“14岁不算成年。”

“14已经是优秀分了。*”

“弗朗索瓦斯……”弗朗西斯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弗朗索瓦斯端着红酒杯,眨了眨眼。

“弗朗吉,我离家出走了。”





*在法国的考试里,20分是满分,14分为优秀,16分为优异。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千霜Rachel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7-4 13: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一家四口温馨的相处……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味精拌盐巴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7-27 22:5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看……真的太会写了,非常感谢您创造的作品,一家人的相处氛围真的很有趣很温馨,我看的时候完全投入其中,仏英纠结名字的那个地方尤其喜欢,还有读睡前故事那里,阿尔带上眼镜说它能让我们看起来一样,也好喜欢,很温馨很有趣的文章,笑容完全没有从我的脸上消失一瞬,我有些语无伦次了,总之,您写得真的太好了!我非常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收起回复
Moi_April 2022-7-29 13:21
回复
感谢你的评论这篇故事里的仏英夫夫养孩子的初衷虽然有些“目的不纯”(主要是亚瑟),但他们已经尽力去做到最好了。随着孩子们一点点长大,爸爸和爹地要面对的困难也逐渐增加了!希望他们能撑下去吧【乐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凛凛啾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7-30 11: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太的新大陆家族真的是超级理想的温馨家庭!我仿佛也跟着从两个宝宝的奶娃娃时期开始带孩子的仏英一起逐渐体会到抚养两个小天使成长的幸福。弗朗西斯和亚瑟这两款不同的好爸爸,带着两款不同的好孩子,将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好期待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雾深月沉沉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8-4 01:57: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啊,感觉这样的家庭环境真的很幸福。最最让我感动的实际上是圣诞老人那部分维护孩子的一份童心以及阿尔戴上平光镜只为了能够让自己和他的兄弟感同身受…新大陆家族太美好了(∂ω∂)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