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完結][短篇]某年某月的蘋果塔與紀錄片

[复制链接]
墨水瓶 发表于 2021-8-26 21:43:33 |查看: 6015|回复: 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APH女性向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國設












  法蘭西斯從雙人床上醒來時發現自己成大字型趴在被窩中,透過百葉窗灑進的陽光均勻鋪在他身上,他抬頭看看時鐘打了個哈欠思考著上司什麼時候會打電話來催他去上班,然後撐著低血壓的身體搖搖晃晃跌跌撞撞蹭進浴室裡,小腿上那個瘀青就是這麼撞出來的,他扶著洗臉盆眨著眼對於一片漆黑的視線範圍翻了個白眼。每天早上他都得花上十幾秒適應自己像是被漂白過的頭髮,依舊柔順依舊蜷曲在頸邊但就是白了好幾個色階,然後他撈過一旁的鬆緊帶髮圈把頭髮束起來,拿起傳統的刮鬍刀把新生出的鬍髭刮除乾淨——他已經過了不留鬍子便顯得雌雄莫辨的青年期了。他記得亞瑟每次都嘲笑他把自己鬍子刮乾淨後上街被路人搭訕的窘況,而他總是用對方粗獷的眉毛和稚嫩的臉龐作為反擊,富有彈性還帶著點嬰兒肥的臉頰圓潤蒼白使得他難以克制伸手捏揉俯身親吻的衝動,於是他一次次地順從自己的本能這麼做並且得到對方敷衍的掙扎,僅只是為了說服自己曾經反抗過以求心安理得而進行的防衛機制。噢他的野兔子總是這麼可愛。

  離開浴室前他摸著臉上新裂的皺紋想著過了兩千多年他終於失去了青春的眷顧,隨後走回寢室拿了件無領棉質上衣套上,手機在床頭櫃上的震動宛如蜂鳴嗡嗡纏繞耳際閃爍著光點陰魂不散,他拿著外套看著它這樣胡亂吵鬧了五分鐘後毅然決然關上它,拋著鑰匙拖沓著腳步離開他和亞瑟合住的公寓。

  一路上他反覆點算著這次到超市的購物清單,人老了記性也差了,這點對於他們這樣的存在來說也不例外,寫了清單弄丟清單輸進手機失手誤刪寫在手上一個恍惚就洗掉了結果還是得靠著不靈光的腦袋記著,雖然他通常不會忘記與亞瑟相關的一切但最近幾年也漸漸力不從心,忘記的事越來越多一件件像遺體碎屑沉沒大海底層堆積如山,比方他喜愛的果醬(他為此站在貨架前思考了近一個上午,即便他們的時間漫漫也容不得他這般揮霍)比方加糖不加奶加奶不加糖加檸檬配一方糖的個人偏好比方他的儲藏室深處有那麼一間紀錄的全是他與法蘭西斯的瑣事而當中幾乎有一半淹沒在枯萎的玫瑰枝葉與新鮮沾露的豔紅花瓣當中幾近窒息,然後某一天他鎖上了門再也不曾踏入其中,亞瑟親手交至他手中的銅質鑰匙穿上了棉線沉甸甸地掛在頸脖上扼出深紅勒痕,威脅著壓斷他的頸脖卻又只是牽拖著他的步伐沒入流沙。



  想遠了。



  他把盒裝茶包放回架上,視線掃過上層貨架盤點鐵罐順手撥正偏移的罐子對齊標籤,醇厚底色讓人難以克制地盯著看著直到陷進濃稠的色彩之中隨著上頭插畫圖樣暈開暈開翻攪轉動而成深不見底的螺旋在一瞬間抽離綻放絢爛星系,或許亞瑟熱愛這些瓶瓶罐罐的原因不只是為了它們是炫耀財也不只是為了裡頭乾癟扭曲枯啞的茶葉(縱然那確實占了大部分的理由)而是連同冰涼金屬罐一併給予近乎偏執的關注。他還記得對方每一次走過貨架時難以克制伸手撥正那些茶葉罐的景況,那是根深柢固的陳舊積習。

  然後是雞蛋和牛奶,還有一些乳酪。這些東西數十年來總在他們的清單上頭,啊是的,他們是曾經有過讓機器人處理一切的日子,但英國人對此嗤之以鼻,可憐的機械在用沒幾次後便被他一腳踹進倉庫生鏽積塵,然後他理所當然地拉起法蘭西斯的手到超市去,然後他無奈地笑、帶著醇厚得像要發酵一樣的愛趁機吻了他的兔子、他的雄獅,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的頭髮還是一樣毛毛躁躁的,唇瓣分離時小小的啵聲讓英國人紅著臉撇過頭去。

  法蘭西斯在盯著麵粉發愣了一會,最後抓下一包貴得不像話的麵粉繞回去又拿了一打蛋和裝在網袋裡的蘋果,結帳時他不動聲色從上衣暗袋內掏出折疊整齊的紙鈔付清了驚人的帳單。最近糧食的價格完全沒有降下的趨勢,標牌上麵粉和蛋的數字扶搖直上,為了省下錢他甚至戒了菸。當時他宣布自己再不碰觸如同亡者指骨的白色紙捲時亞瑟只是哼了聲表示他老早就戒完了,法蘭西斯沒有拆他的臺、沒有掀開對方輕薄襯衫露出底下的尼古丁貼片。店員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和那張大鈔,嚼著口香糖替他找開了錢。最近糧食的價格完全沒有降下的趨勢,但他想給亞瑟烤個蘋果塔。

  謝謝。他說道,接過對方遞上的零錢和折價券塞進口袋,抱著自己那一袋雜貨到外頭的站牌等車。車沒一會就來了,上頭空蕩蕩的只剩下幾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佝僂瑟縮在自己的位上,他們細聲交談著什麼,粗重的喘氣污濁的吐息敘述著幾十年前的故事。現在這個年代已經沒什麼年輕人會搭公車嘍……一個老先生如此感慨,眼神卻牢牢盯住坐在靠窗一側的法蘭西斯,而他只是委婉地笑笑,用被英國人嫌棄的有著鼻音的英文回應他們:我討厭那些新東西,太吵了、太貴了。太新又太快。他覺得自己快要被淘汰出局,這不同於工業革命,不管是十八世紀那一場或是二十世紀由美國主導的一連串革新都沒有現在讓他害怕。變化太多了。

  他撈出耳機戴上,裡頭是英國人乾淨的嗓音低聲地唱著,有些模糊朦朧好像隔了好幾層的霧,帶著無法消除的雜訊自耳機流瀉而出。法蘭西斯將聲音調的更大一些蓋住車上電視播放新聞的聲音。不幸的事情已經夠多了,他沒有必要讓自己心煩,他想帶著愉快的心情製作這個蘋果塔,他曾對亞瑟說過製作者的心情會完全反映在成品中:若是心懷不軌則成品再如何精美也讓人難以下嚥,若是飽含愛意則即便成果差強人意也糟糕不到哪裡去。當亞瑟自暴自棄地將一小盤卡士達戚風杯子蛋糕推到自己面前,生無可戀地趴在桌上等待法國人犀利評語時,法蘭西斯正為蛋糕出乎意料美味而感到一股得意感油然而生——畢竟亞瑟也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嘛。然後他湊過去吻了對方,鼓勵地笑了笑,檸檬卡士達的香氣在口齒間縈繞,真的很好吃。他笑著又吃了兩個杯子蛋糕直到英國人紅著臉以晚餐時分將近為名義阻止他繼續啃食杯子蛋糕。至於多的卡士達醬他們用別的方法消耗掉了,照法蘭西斯的說法浪費食物是不道德的、上帝可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而照當晚雙腿間沾滿甜膩餡料的英國人的說法,上帝可不會允許變態、戀足癖的死青蛙糟蹋食物,而這段對話發生在法國人抬起對方的一條腿俯身親吻之前,他的舌尖勾起抹勻香甜的卡士達醬,出其不意地在腿根種下吻痕然後……噢他真懷念那段歲月。



  他掏出鑰匙進了家門,屋內靜謐無聲連人的生息都只能勉強從廚房水槽未乾的水漬和流理檯上一點未擦拭乾淨的麵粉痕跡覺察。法蘭西斯沒有多花時間在客廳或者書房查看而是果斷走進廚房,將添購的物品收拾好之後他拿出大玻璃碗和攪拌用的器具,挽起袖子將所有食材按照比例倒入碗內並攪拌均勻,等待烤箱預熱時他拿出剛買的蘋果仔細清洗過後切成片狀。通常這個時候亞瑟會放下手裡的工作,順著香氣若無其事地走到廚房,裝作不在意地站在法蘭西斯看不到的(至少他這麼認為)角度探頭探腦,法國人覺得這個行為毫無由來地可愛,就像他們好多年前養的在流理檯來回踱步的白色波斯貓,牠總會在法蘭西斯彎下腰拿鍋子或是調味料時偷偷摸摸從放在水槽裡待清洗的攪拌碗中偷舔奶油和麵糊。但今天沒有,或許亞瑟在忙吧。法蘭西斯如此想著,將蘋果塔送入烤箱。接下來要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他很久沒見到亞瑟了,就連聖女受火刑過後都沒有這麼久——噢是的,他想過了這麼多年過後他能夠坦然面對這件事情了,尤其是在遇見麗莎之後。他事後透過阿爾弗雷德還有他的國民關心著對方,知道這一次她能夠安穩過完一生時鬆了口氣,亞瑟整個過程一句評論都沒有,好的也罷嘲諷也罷什麼都沒有。他只是在法蘭西斯埋首餐桌前回顧麗莎的照片時放了杯溫牛奶在觸手可及的範圍,提醒他別太晚睡之後便上樓去了。至於當他在隔日清晨發現對方趴在餐桌上的時候他也只是蹙著眉頭替法蘭西斯披上薄毯、收走空杯子並小心翼翼闔上相簿。他們兩個都知道這不全是出於愧疚,就像法蘭西斯從未對於亞瑟一次又一次翻轉檢視他與伊莉莎白的婚戒這點表示異議。那是他們的過去,而他們現在屬於彼此。

  但無論如何這真的太久了,法蘭西斯將近一整個世紀沒有見到他的雄獅、他的野兔子。他渴望碰觸他、擁抱他、親吻他,渴望聽見他對於交通狀況的咒罵、針對煩悶公務的碎碎念、衝著會議上那些新世界大國們的愚蠢自大而去的犀利評論,懷念他拐彎抹角的關心、在大庭廣眾之下的不善言詞、擁抱時刻意壓低聲量含糊帶過的綿長情話。他想念亞瑟,到了願意為他躍入海中的地步。越過海峽就能見到面了,他如此說服自己。

  烤箱的叮聲讓他回過神來,帶起隔熱手套將蘋果塔拿出放涼,細心地將塔均分成八等分。當他到客廳打算撥電話給對方時正好看見他出門前忘記關上的電視,那是一部紀錄片,沉悶的男音平板地敘述著該世紀初的悲劇,好像那只是非洲大草原上蹦跳的羚羊——不,就算是後者的旁白語調也活潑得多,於是他像是被蠱惑一樣盯著紀錄片中應該要是英倫三島的地方僅餘大片海水,蒼藍冰冷灰暗得像是從十九世紀維多利亞時期的小說才會有的場景,或是童話故事裡巫婆惠會要求故事主角前往的凶險之地。法蘭西斯放下電話,坐在沙發上安安靜靜地看完那部紀錄片。脖子上掛著的鑰匙勒得他呼吸困難,如果現在躍入海中他一定可以找到亞瑟的。那天之後他許久發不出聲音,他的聲音在親眼看著對方沉入水中時便迸發殆盡,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會願意讓他用聲音交換以達成願望的巫師存在,他只能陷在對方離開前留下的吻中錯愕,一直到海水淹過英國人頭頂時他也依舊目不轉睛地看著法蘭西斯,直至意識抽離時那雙祖母綠仍是熠熠生輝。

  紀錄片播完時蘋果塔已經涼了,法蘭西斯吃掉其中兩塊,並將剩下的放進冰箱。這是他第八十二次這麼做了,人老了記性果然不好了,他怎麼就忘了亞瑟沒辦法再來找他了呢。

  但或許他可以去找亞瑟,在那種地方待那麼久他肯定冷了,他記得亞瑟十分怕冷。去之前得帶上毯子才行。拿起鑰匙前法蘭西斯從口袋裡摸出一支油性筆在手上寫下備忘。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霁湫兮 + 2 好像很平淡但是好感人.....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仏英】舞伴
下一篇:[完結][中篇]Double Hips, Dover's Deck(R-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bzl123456 小黑屋

发表于 2021-8-28 21: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ˊૢᵕˋૢ*)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