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与我沉醉 | Drunk with Me (全员向,主仏英)更新至4

[复制链接]
Moi_April 发表于 2022-3-17 21:49:42 |查看: 5105|回复: 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3-7-27 11:15 编辑

深受大家喜欢的得腱鞘炎的设计师法和黑心策划的正序故事来了!

全篇满满的社畜力。

提前说明文里的亚瑟绝对不是温柔绅士那挂的,如果不能接受的朋友可以退出了。

会有一些其他的怪CP(?),但是仏英这对“宿敌”是不逆不拆的,请放心食用!




上一篇:弗朗西斯的圣诞夜
下一篇:【Dover】“有许多种笑容,曾绽放在你的脸上……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2-3-17 21: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4-1-4 10:30 编辑

Chapter1 · 穿萨维尔的恶魔



一个关于设计师的成长故事应该从哪儿开始说起呢?

如果这是一部迪O尼的电影,也许该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位于非洲的小岛上……”作为开头。

但在读这个故事的你被主人公冗长的成长经历吓走前,我们快进一下故事的节奏。

10月的伦敦冷得像冻肉的冰库,但在SOHO的一栋写字楼里,忙碌的人们好像夏日田野里辛勤劳动的蜜蜂。

女孩带着好奇又拘谨的神情,透过落地的玻璃打量着每个路过会议室门口的人。

这是一家位于繁华市中心的跨国公司。也是在英领更新简历后,第一家与她联系的公司。

女孩做着第10次深呼吸,憧憬着自己变成优秀的社会人模样。

“你好,是葛洛瑞小姐么?”

在等待了1个半小时后,女孩终于见到了推开玻璃门的面试官。

男人穿着深灰条纹的定制西装马甲和白衬衫,左手端着一只挂着茶签的马克杯。他的面孔很年轻,举手投足却流露出传统绅士老气横秋的做派。

不如就从这场面试开始说起吧!

男人端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翻着面试资料和作品集。

“你好,首先我想听听你的自我介绍。”

“先生您好,我是塞西尔·格洛里。我毕业于金士顿大学的平面设计专业。我的特长是刊物排版和视频剪辑,在学校里我曾是学生会宣传部的成员……”

棕皮肤的女孩穿着不太合身的肉粉色西服套装,她的后背挺得笔直,两条长长的黑色马尾紧张地耷拉在脑后。

“你有什么兴趣爱好,葛洛瑞小姐?”

“唔,电影、音乐还有画画……”

“除了这些大众的爱好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么?”

女孩正想辩解几句,面试官又开口道:“你是塞舌尔人?”

“是的,您去过塞舌尔么?它是由非常多美丽小岛组成的国家。我记得曾经威廉王子就想选择塞舌尔作为蜜月地……”

面试官没有想要搭话的意思,只是将手中的作品集翻得唰唰响。

“ 葛洛瑞小姐,你在海边长大……但你的兴趣爱好里没有潜水么?”

“对我来说潜水是一种技能,而不是爱好。”

在面试前她还特地找了一些问答训练,但似乎没有任何一个训练里有关于这些奇怪问题的答案。

又空白了五六秒,男人满不在乎地问道:“我想知道你选择艺术专业的契机是什么?”

见到女孩没有立刻作答,他又补充道:“简单点说,你为什么要选择成为一名设计师?”

“是因为一部电影。那是我的时尚艺术启蒙!”

金发的面试官稍微提起了些兴趣地喝了一口马克杯里的红茶,随后将眼神从作品集挪到女孩的脸上:“噢,那部电影是?”

“《The Devil Wears Prada》。我特别喜欢关于时尚产业探讨的那一段……”

男人兴趣缺缺地挑了挑眉。

“我看你的毕业设计里用了很多蓝色?”

“是的,我最喜欢的颜色就是蓝色。视觉文化课我的论文选题就是《关于艺术中的蓝色》!”讲到了专业相关的话题,塞恰尔的脸上多了一丝自在的神采。

“可你今天选了一件猪里脊粉的衣服来面试……”男人虽然脸上还挂着笑,但两道粗眉配合上下扫视的绿眼睛呈现出英国人常有的嘲讽神情。

没有想到自己的着装会遭受这种评价的塞西尔哽住了一秒。

“ 葛洛瑞小姐,你是设计方向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设计的启蒙还是一部时装剧。我还期待在面试的时候能看到一位自信且有个性的……艺术家?”

女孩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道:“这是我唯一的一套正装,在面试时我觉得还是该穿得正式一点……”

“你的作品集里大多是儿童插画、比较过时的排版训练,一些五年前流行的包装设计。”

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尖锐了许多,他有些轻蔑地笑了笑问道:“ 葛洛瑞,告诉我,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得到这份工作呢?”

“我想如果我无法胜任这份工作,你们也不会在看到我的简历后主动来联系我吧?我的姓氏是格洛里,从进门开始您都没有告诉我该怎么称呼您,也一直没有和我谈起工作和我职业相关的事,那至少请把别人的名字先念对吧!”

在对着面试官发火之后的0.5秒后,一位金色长卷发穿着蓝色格纹西服的男人急匆匆地推门探进半个身子对面试官说:“伏特加小熊(vodbear)在找你。”

面试官有些冷漠地点了点头,然后换上很公式化的微笑面孔对女孩说:“抱歉格洛里,面试就到这里吧,面试结果人事部的同事会通知你的。”

男人带着他的马克杯离开了屋子,卷发的男人替他拉开了门,却没有跟着面试官一起离开。

女孩红着眼睛在随身包里翻着,却没有找到一张纸巾。

“先拿去用吧,你想擤擤鼻子也可以。”卷发的男人递给她了一块手帕。

柔软的米白色手帕上用蓝线绣着一朵鸢尾花。

见女孩犹豫着没有接,男人将手帕塞进了她的手心:“你吃过午餐了么?从大楼走出去右转,走五分钟有一家很好吃的酸辣粉。我每次吃都会被辣哭,但还是忍不住想吃,推荐你去试试。”

女孩捏着手帕开口道:“谢谢您的手帕,我……”

“没事,就当做那个恶魔赔给你的精神损失费吧。” 鸢尾花先生坐在刚才面试官落座的位置对她笑了笑。

十分钟后,女孩在一碗酸辣粉前终于掉下了委屈的眼泪。

这个可怜兮兮的女孩,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22岁大学刚毕业的塞西尔。

作为伦漂一代的她因为签证的问题急需找到一份能拿到签证的全职工作,好让自己在伦敦合法地活下去。

但在经历了刚才窒息的死亡面试后,塞西尔已经在脑子里浮出打零工赚够机票钱,回家当个美术老师或者给岛上的酒店做宣传物料……

“爷爷,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塞西尔将脑袋靠在玻璃窗上叹了一口气。

“咳咳咳!呜哇——这个可真辣啊!”隔壁桌的年轻男人边大声说着,边擦着眼镜上的水雾。他的头发似乎有好好打理过,但有一撮刘海固执地立着,就像接收信号的天线。

男人嘴唇又肿又红,面前的碗里只有一点点残留的红油汤。

他满不在乎地用擦过水雾的纸巾又抹了抹嘴唇,然后在黑色的西装外套上了军绿色冲锋夹克,背上双肩包一阵风似的离开了餐馆。

塞西尔的视线跟随着这个活力过头的身影看向窗外,男人和一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然后随着门被推开的吱呀声,那抹温柔的蓝色又出现在她的面前。

“哟,你真的来吃午餐了?”鸢尾先生在他的格纹西服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

他熟络地和老板打了声招呼,径直走向塞西尔的桌边,然后变魔术似的掏出了一个小瓶。

“这是?”

“你还没见过我们公司的产品吧?”

香槟似的长颈瓶用黑色的玻璃吹成,盖子上裹着一层银纸做的封。标签是烫银的黑色艺术纸,一个书法体的“耀”字,潇洒随意。

“ 好漂亮的瓶子!”塞西尔仔细打量着毛笔字下面的小字,念出了声:“Flare Star(耀星)?”

“这是目前我们在开发的美妆线产品。”

鸢尾花先生在她面前拆掉了瓶子的封纸,啫喱质地的膏体在皮肤上一抹化水,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Flare设计部的工作是制作它的包装、线上线下的广告、活动策划的物料,以及未来新品的开发和推广……”

穿透云层的阳光照进了店里,让鸢尾花先生的蓝眼睛更深邃迷人。

“格洛里小姐,你愿意加入设计部,参与它的未来么?”

10月的伦敦。

下午2点55分58秒。

电视里正在重播英格兰对法国的足球比赛。

在2秒以后,塞西尔·格洛里给出了一个回答,而这个带着酒味的故事,就此开始。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2-3-17 22: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2-3-17 22:57 编辑

Chapter2 · 面试成功



“亲爱的爷爷:

您的身体还好么?

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您!我在伦敦找到了一份不错的设计师工作。

我即将入职的是一家跨国集团,最近老板想开发新的产品项目,之后我会参与新产品的设计!”

“虽然面试有些曲折,也不是我最想任职的设计策划,但我……”

塞西尔犹豫了一会儿,删掉了这句,继续写到:

“公司在唐人街附近,每天早晨10点打卡,5点30下班。公司周围的交通很便利,坐公交车或者地铁都可以到。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还没有跟您说。我上周从宿舍搬到了东伦敦白教堂区。我的室友是学姐贝丽琪,还有我们的房东姐姐伊丽莎白。

这边的房租比较便宜,到公司也只要半个小时左右。两位姐姐都很照顾我,家附近的街头涂鸦很漂亮,而且还能吃到不错的土耳其烤肉卷饼……

我在伦敦一切都好,您请不用担心。今年的圣诞节我会留在伦敦。请在太阳好的时候帮我给Coco洗个澡,告诉它我很想它!

最后附上我的新地址……

你的小椰子  塞西尔”



“终于写完啦!”

按下发送键的塞西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仰躺平在自己的小床上。跨洋送信的笔记本电脑在肚子上发出呼呼的风扇声,热气隔着睡袍烘得肚子暖呼呼的。

“塞西,快来!今天店里剩了好多蛋糕,我都拿回来了!”声音是从客厅传来的。

“好,我来了!”确认邮件已发送,塞西尔合上笔记本,翻身下床,踩着超市买的绒拖鞋跑进客厅。

“怎么笑得那么开心,今天遇到什么好事了?”贝丽琪瘫坐在沙发里,揉着打工站了一天酸疼的腿。

“是的。”塞西尔的脸上挂着有点得意的微笑。

“塞西找到工作了哦。”伊丽莎白端着分成小碟的蛋糕和啤酒走出厨房。

“哇,恭喜你!这得要好好庆祝呢!”

“咦?这个是什么点心,我从来都没吃过。”塞西尔举着小勺子有点好奇地打量着碟子上浅棕色的“小山”。

“是蒙布朗,尝尝看?”贝丽琪接过自己的那一份,用勺子切开一勺送进嘴里。

塞西尔学着她的样子把“山”的一角送进嘴里。

软糯的栗子泥在舌头上化开,淡淡的甜味和奶油的香味让今天的一点点不愉快都抛到了脑后。

“塞西,你要入职的是什么公司呀?是SPIN,Moving Brad还是USTWO?”

塞西尔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唇:“寄给设计公司的邮件都没有回应……要入职的是一家实业公司,位置在唐人街,主营的业务是酒。”

“酒?”伊丽莎白打开了一罐啤酒,绵密的泡泡从开口涌出,给易拉罐戴上了一顶软绵绵的帽子。

“嗯,好像最有名的一瓶叫Li River(醴泉),是一种中国的甜酒呢。”

“诶?听上去是那种寿司店会端出来的那种酒。”贝丽琪托着下巴,又塞了一口蒙布朗。

“不过我应该也不会负责酒类的产品吧。总监说老板准备开发一条新产品线。”

“等等,你刚结束面试的时候,不是说面试官是个很不礼貌的粗眉男么?”

“呃,是的。”

“那在他手下干活会很辛苦吧?”

“这个倒是没有关系,我的上司并不是那个粗眉男,是另外一位很时髦又温柔的大哥哥。”

“啊啾!”不礼貌的粗眉男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这个无缘成为塞西尔上司的男人是亚瑟·柯克兰。

经历了下班后3个小时的会议折磨,身为市场部的策划总监的亚瑟躲过伊万部长的聚餐邀请,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到茶水间外的小露台准备来一支烟。

唐人街的灯笼把露台外的墙壁照得通红,亚瑟在口袋里一阵摸索却半天没摸到打火机。

“你在找这个么?”塞西尔口中时髦又温柔的大哥哥从茶水间的窗户探出半个身子,将手中金属壳的防风打火机扔给了亚瑟。

蓝色的火舌轻舔了一口烟卷,烟草的味道弥漫露台的空气中。

“你打电话的速度也太慢了,弗朗西斯。”亚瑟的语气里没有埋怨的意味,更像是一种指责。

“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能让领导请客喝酒,比如下了班还要和老板开会的我。”

“我可是差点被伏特加熊塞进车里直接带走了!”亚瑟咬着牙,盯着一脸幸灾乐祸表情的法国人。

“收到一句「敦刻尔克」就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并且精准实施救援,我难道不值得一句谢谢么?”调侃间弗朗西斯走到亚瑟的身边,借了个火。

两股白雾融入火红的灯光中,给唐人街的夜晚带来一丝苦涩的烟火气。

“今天又不是星期三星期五,老王找你有什么事?”亚瑟吸了吸鼻子,好像还没从刚才的喷嚏里缓过来。

“有新人入职……你呢?下午在老王办公室也嘀嘀咕咕了半天,给他出什么坏主意呢?”

“有新人入职。”亚瑟板着脸,掐灭了烟头,把手插进了裤子口袋里。

“学人精。”弗朗西斯低声骂了一句。

“你才是大骗子!你今天都没有安排面试……老实说,是不是老王亲戚的孩子又要交美术作业?”

“我怎么没有面试?”弗朗西斯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她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Nagi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3-19 0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太太加油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王jh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3-22 18: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厉害,太太的题材好新颖,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٩(^ᴗ^)۶棒呆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1

使用道具 举报

0漓青0 小精灵

发表于 2022-4-8 12: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好!很好奇塞妹在未来的工作途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很好奇仏英两人的进展如何啊!(顺便进行一个小小的催更~)希望塞妹能够适应自己的工作啊ww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火龙2578 小黑屋

发表于 2022-5-8 10: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有意思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3-7-6 21: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3 · 三分球



1. 留在英格兰!

2. 成为正式员工!

3. 努力转职成为独当一面的设计策划!



塞西尔满意地又看了一遍自己用马克笔写下的三条目标,然后用花边胶带牢牢地贴在书桌前。



桌上已经摊开了一些平时画画的工具,去V&A参观的册子,宜家的相框里装着她和爷爷帮COCO洗澡的合照。房间的角落还有一箱没有拆开的行李,怀着对新生活的期盼和不安,塞西尔沉沉睡去……



才怪!



人面对未知的时候焦躁和不安就像是巨大的气球,慢慢充气,在脑中膨胀,直到塞满大脑的整个空间,只要有针轻轻一碰就会炸裂开来。

明天是不是要自我介绍呢?

要穿什么衣服去好呢?

路上万一碰到早高峰的话……

试图努力入睡的塞西尔,反而越躺越精神。

睡不着的她干脆从床上弹起,整理起那箱没拆封的行李。



周一,新入职。

只睡了3个小时的塞西尔穿着自己最喜欢的一条蓝色连衣裙来到前台拿自己的工牌。

前台空空荡荡,塞西尔按了台铃站了一会儿,一旁直通的房间里传来短视频的音乐,但屋里的人并没有要理睬她的意思。

“哟!早上好,你在这儿干什么呢?”一件眼熟的军绿色冲锋衣裹着西服撞入她的视线,她抬头看到了那根顽固竖立的刘海。

“诶?你也是这家公司的员工?!”塞西尔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惊呼声太响而捂住了嘴。

戴眼镜的男青年猫头鹰似的歪了一下头,天线似竖起的呆毛随着头的动作左右晃动。

“呃……我是今天新入职设计部的塞西尔·格洛里。”

青年有些疑惑,还是握住塞西尔的手上下摇晃:“好巧,我也是今天入职的新员工,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虽然不知道我们在哪儿见过,但是很高兴认识你!所以,你在干什么呀?”

“我想拿员工卡……”

“你——好?有人在么?”

阿尔弗雷德把台铃按出了一首《欢乐颂》,一头乱发的地中海人才慢悠悠从屋里探出他的头。

拿到属于自己的员工卡后,两人被请进了一间小会议室。阿尔弗雷德熟练地放下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麦记的早餐纸袋。

“你吃早饭了么?我可以分点薯饼给你。”阿尔弗雷德边嚼着汉堡边把袋子里的两个薯饼递到塞西尔面前。

“不用了,谢谢。”

“说起来,为什么你的工牌和我的颜色不一样呢?”阿尔弗雷德有点好奇地看着塞西尔挂在胸口的黑色工牌。

“这个……我也不知道。”

在他帮助下拿到员工卡的塞西尔对阿尔弗雷德的好感飚升,没想到同期的同事是这么外向又热情的人,看他飞快嚼完汉堡往嘴里送薯饼,有点像古早游戏里那个会上下开合嘴巴的吃豆人,还有一丝可爱……

“对了!琼斯先生,你入职的是什么部门呢?”

“我?”阿尔弗雷德吞下最后一口薯饼,拿袋子里附赠的纸巾抹了抹嘴,“是市场部。”

如果面对这样阳光又帅气的人推荐产品确实很难让人拒绝呢。

“塞西尔你呢?”

“我?是设计师。”

“噢!那很厉害啊!今后我们应该会有很多工作上的合作!”

敲门声打断了阿尔弗雷德的话。

一大早在等待室看到塞西尔的亚瑟确实大吃一惊,他飞快地挪开眼睛定了定神,对阿尔弗雷德说到:“2分钟后到666开会。”

随后他看了一眼塞西尔,欲言又止。



关上等待室门的亚瑟用力咬了咬后槽牙,某位平时上班迟到,今天专程蹲守看戏的人端着咖啡在门口等他。

“怎么样?惊喜么?开心么?”弗朗西斯边忍着笑边偷瞟着亚瑟的表情喝了一口咖啡。

“还真是无聊啊,弗朗西斯。喜欢捡别人不要的……”

“柯克兰部长,这么诋毁我们部门的新人可不好。”弗朗西斯打断了他的不良发言,“再说你没选她,是因为让女孩子替你挡酒太丢脸了吧?这可是严重的性别歧视和职权骚扰,我可以带着塞西去人事那里投诉你噢。”

被戳穿了小心思的亚瑟气急败坏道:“招年轻单纯的女孩子来提高自己办公室恋情的概率,你别说自己没私心!”

“卖女性产品公司却没有几个女生的话有点说不过去吧?……硬说私心,大概就是想欣赏你从屋子里出来的这段表演吧。亚瑟组长,你气急败坏的样子很有趣,谢谢款待!你如果不介意滚开点的话,我要去接我们组的新人了。”



阿尔弗雷德慢慢悠悠地把麦记的袋子揉成一个球,用投三分篮板的架势丢进了角落的垃圾桶。

成功投进后,他随意地拉上双肩包,然后往背后一甩:“我先走啦,拜拜!”

虽然这一套动作有些意味不明的幼稚,但此刻被帮助后的雏鸟情结倒让塞西尔觉得阿尔弗雷德还挺帅的。



开门要走的阿尔弗雷德正好与准备进门的弗朗西斯撞上,弗朗西斯侧了侧身让开,用一个温和的笑容对上塞西尔的眼神。

“波诺弗瓦组长,早上好!”塞西尔挺直了背。

“早上好,走吧,我带你参观一下办公室……”他单手推着等待室的门。

“好的!”塞西尔站起身,把椅子推进了桌子。

半个身子靠在办公室里的弗朗西斯吸了吸鼻子,有点疑惑地皱起眉头。

“是不是有人在这儿吃了巨无霸?”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Moi_April 楼主 飞飞兔

发表于 2023-7-27 11: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i_April 于 2023-7-27 11:17 编辑

Chapter 4 · For the first time in forever


“这整栋楼都是Flare的资产,1层是仓库,2-5层目前都出租给别的公司做办公室。6层是市场部的办公区域……”塞西尔边跟着弗朗西斯走,边打量着一侧的格子间。

“左手边是日常会议和接待用的小会议室。尽头那边……”弗朗西斯指了指,“是和老板开大会的地狱会议室。”

塞西尔望着门上666的标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我们的办公室在楼上。走吧……”弗朗西斯带着塞西尔绕进了办公室内部的电梯,坐了一层。

设计办公室在7楼的一侧角落,门口的衣帽架挂着一件做工考究的粉色风衣,它的主人毫不在意被顶出的褶子,就那么随意地挂在上面,好像是行为艺术的一件展品。

“莫娜?”弗朗西斯朝办公室里喊了一声。

并没有人回应。

弗朗西斯看了一眼手上的金属表:“不好意思,我忘了今天上午她和产品开发部在开会,我也得去开会了,挑个你喜欢的空位坐吧,我们一会儿见。”

塞西尔把电脑包安置在一张空转椅上,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有她见过的没见过的的瓶子、贴纸、瓶盖、塞子、甚至是形状奇怪的布料和透明塑料片。

比起6楼密密麻麻的格子工位,设计部的7楼好像毕设期间工业设计的工作室。

一侧墙壁贴了很多瓶子造型的手绘稿,和打样的转印标签贴纸。干净敞亮的落地窗前放着几张可以摊开A3样稿的大桌子,桌子的一端堆着几摞纸样,金银烫色的就有厚厚一大本。

各式各样的瓶子样品堆在桌边:有装香槟的绿色遮光玻璃瓶,也有果汁似的全透明塑料瓶,大大小小,好像生在地上的一种植物。



“你好!”声响在塞西尔的背后响起。

她转过身,高个子的北欧男人一头浅金发乱糟糟立着的,枣红色的衬衫外面套着黑色的风衣。他一只胳膊抱着棕黄色的纸箱,令一只手冲着塞西尔友好地挥了挥。

“我好像之前没见过你?无所谓了!来,这是包装打样,今天开会要用就交给你了!”

男人把纸箱塞进塞西尔的怀里。

“咦?诶!请问是什么会要用啊?”纸箱不大分量却不轻,男人能单手夹住的箱子塞西尔得双手紧紧托住。

“我也不知道,是刚才在楼下碰到贝瓦就帮忙带上来的,可能是上午的地狱会议要用吧。我还有事先走啦!”

“请等一下,你是……”

没等塞西尔说完,男人一阵风似的走了。

此时手机又震动了起来,塞西尔只好先将沉重的纸箱搁在桌上,再去摸自己的手机。

陌生的号码发来一条短信:

「可以把包装打样送到666会议室么?」


「咚咚!」

塞舌尔的心突突地跳着,不过是普通的周一,普通的会议室,普通地送个东西,她却在空白的等待中渐渐紧张起来。

门打开探出了阿尔弗雷德的一张很有精神的脸。

“琼斯先生!我是来送……”

“打样是吧?好的,谢谢!”阿尔弗雷德接过箱子。

塞西尔从门缝隐约望得到长桌边坐着四五个人。

“是今天新入职的设计师么?”一个东欧口音的声音问到。

“是,我是今天新入职的塞西尔·格洛里。”塞西尔从阿尔弗雷德侧过身的缝隙朝屋里打了个招呼。

“刚毕业的艺校高材生?是弗朗西斯的学妹吗?”

塞西尔看见了声音的主人——哪怕在有暖气的室内,他也围着围巾,稚嫩的声线配着高大的体型有些微妙,线条柔和的脸加上一头银灰色头发和紫色的瞳色,不像个真实的人类。

“是金士顿毕业学平面设计的。”见塞西尔愣住了,一旁的恶魔粗眉男抢答到。

“柯克兰,我是在问她哦。原来剑桥没有教你插嘴是不礼貌的行为?”围巾上方的笑脸没有变,却让人后脊背发凉。

“打样送来了吧?”弗朗西斯适时的出现,给所有人解了围。

一大早亚瑟已经被踩了两次尾巴,让他心情大好。他示意塞西尔赶紧溜走,顺手关上了门。

“咦?不让她参加会议么,弗朗西斯?”刚才问话的东欧人有点惋惜地看了看从门缝溜走的一抹蓝色。

弗朗西斯悠闲地找了一张空座椅坐下:“今天不是中层会么?她现在还是无工签的实习生,HR那边还有交接手续要办理。”

“噢,所以她的工牌颜色和我不一样!”

“不好意思,这个常春藤男孩是谁?”弗朗西斯指了指嘀嘀咕咕的阿尔弗雷德。
亚瑟·柯克兰双手交叉在胸前往后靠向椅背:“他是策划组入职的新人。”

“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对弗朗西斯伸出了手。

“哈佛还是耶鲁?”弗朗西斯心情复杂地瞥了一眼亚瑟。

“是西点军校。”亚瑟没有回应弗朗西斯的眼神,努力地抑制自己得意的神情。

“你好,大兵。”弗朗西斯敷衍地握了握阿尔弗雷德的手。

“看来某人给自己找了个保镖。”



收起回复
加莱对岸 2023-7-27 12:40
回复
好好笑的666会议室…英果然是什么恶魔吧
Moi_April回复加莱对岸 2023-7-27 13:04
回复
是不是呢?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