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几乎相爱

[复制链接]
竹阿Feuille 发表于 2022-10-17 08:32:02 |查看: 1158|回复: 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cp:仏英
烂俗故事

*
        闲着没事无聊至极的弗朗西斯估算过他和亚瑟独处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
这当然是因为他们互相厌恶。
        但是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们在公共场合见面的次数倒是数不清,要么不发一言静听他人观点,要么意见相悖当众冷嘲热讽。通常,在会议结束之后,他们会快步离开,一刻都不多待。
        弗朗西斯之所以有闲心估算他和亚瑟独处的时间是因为他们被困住了,独处时间的数字正在快速地,无可避免地增长。现在这个粗眉毛笨蛋就在他的身边,距离不超过三米,这比他们坐在会议长桌两端的距离近多了。弗朗西斯想逃开。
        但他们被困住了。

*
        空袭结束后,弗朗西斯和亚瑟等人被派出去搜寻幸存者,并且倒霉地被分成一组。
        挖开被碎石挡住的地下室入口,他们进入了这个空荡荡的地方。紧接着地面传来巨响。
          是空袭。
         谁都没有想到那些人会去而复返。
         他背靠墙壁坐在一个角落里,亚瑟则面对另一边站着,谁都没有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空袭终于结束,但入口被一整块水泥墙板挡住了,工具都在外面,他们出不去了,地下室入口的楼梯距离地面有一段深度,发出再大的声音,地面上的人也不可能听见。
         起先亚瑟试图用地下室的那口铁锅去敲石墙,这当然徒劳无功。弗朗西斯嘲讽一番,亚瑟扑过来一拳锤了上去。他们扭在一块,毫不留情地互相攻击,这种感觉很熟悉,绝不陌生,虽然成年以  后他们就没再打过架了。
        弗朗西斯不想再这么毫无意义地纠缠在一块了, 他停了手,亚瑟猛地将他按在地上。
        那双眼睛绿的出奇。
        “别盯着我。”
他挣开亚瑟的钳制,从地上坐起。
        临时搜救队的人手是七拼八凑来的,而在这么大一座城里,他们被找到,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要等上好几天。
        弗朗西斯起身检查了一遍这个地方。地下室的储藏柜里有一些食物,几包饼干和水。如果他把亚瑟当成每顿只吃一点的姑娘来算,也只能撑五六天的,更何况亚瑟不是什么姑娘。
         一个小小的盥洗室,还有水可以用。几个小锅子和一个煤炉。一张破破烂烂的床垫,没有被子枕头,看得出这个地下室被废弃很久了。
        很大概率是他们还没被找到就会饿死在这里。

*
        弗朗西斯制订了食物的分配,每人每天三块饼干。一包饼干十二块,共有两包,他们一人拿走了一包。
        实话说一天只吃三块饼干,饥饿的感觉是怎么都压不下去的。
        亚瑟静静地听着弗朗西斯的计划,第一次没有出声反驳。
         “亚瑟,你在听吗?”
         “嗯。”
         “不会有事的。”
         “我没在担心。”
         “好吧,随你。”
          弗朗西斯躺在那张破烂床垫上,闭上了眼睛。不去管亚瑟已经坐在了床垫的另一边。

*
         手表指向八点。晚餐时间。
         他听到亚瑟撕开饼干包装纸的声音,这儿的灯坏了,只有表盘发出一点微弱的荧光,黑暗中所有动静都显得清晰。
         咀嚼的声音。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亚瑟的侧脸是怎样的,哪怕只是普通的一块饼干,柯克兰先生也可以把它当成下午茶的精致糕点,得体地咀嚼下咽。
        吃东西的声音停下了。
        是的,只能吃一块饼干。
        接着是包装纸的细碎声音,他猜测亚瑟应该是把开口折起来了。
        弗朗西斯拆开了自己的那包饼干,拿出一块,递给亚瑟。
         他只是想听听那些细小的声音,并不是出于善良之类的品格。
         亚瑟没有拒绝,出乎弗朗西斯的预料。
         他吃得很慢。
         弗朗西斯说不出亚瑟是因为在思考还是其他原因吃得这么慢,他只是听着那些声音,呼吸声,衣服摩擦的声音。他开始思考眨眼睛会不会有声音,如果有,会是怎样的?
        他在梦里看到了那双绿色眼睛。

*
        弗朗西斯是被饥饿唤醒的。亚瑟睡在一旁,梦中还皱着眉。现在是早上六点半,距离他平时的早餐时间还有三个半小时,昨晚没有吃晚饭(如果那能称之为饭的话),可以适当提前一下早餐时间,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拿起饼干的时候,包装纸发出了声响,亚瑟翻了个身。
        不应该吵醒别人。
        道德感。
        他感到讽刺,都快饿死了还讲究什么。
        “听说柯克兰先生很久没睡过好觉了。”
        “我都不敢和他说话,你看看他那个样子。老天,简直像个吸血鬼。”
……
        如果弗朗西斯有过小心翼翼的时刻,那么一定是在亚瑟熟睡的时候。
        其实他知道包装纸的声音并不会大到足以吵醒一个人。

*
        亚瑟在十点二十分醒来,他可能睡了将近十个小时,是平时的两倍还多。
        很饿,但心情意外的好。
        他打开饼干的包装,忽然想起了昨天的弗朗西斯,他没来得及问为什么要给他饼干。
        就算问了可能也听不到真话,能够想象他会怎么回答,“当然因为我是多么的善良。”
        去他的善良。
        亚瑟慢条斯理地吃着饼干,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开口:“弗朗西斯?”
       “嗯?”
        对方的声音很低,甚至可以说有气无力。
        “你怎么了?”
        “只是有点饿,吃点东西就好。”

         亚瑟这才注意到弗朗西斯的脸白得不像话。
         哪里是有点饿,明明都快饿晕过去了。昨天到现在将近十七八个小时,弗朗西斯都没吃过东西。亚瑟无法容忍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这样乱来,换作是阿尔弗雷德熬成这样,他肯定毫不留情地开骂了。
        “饿着很舒服是不是,我不相信什么,不吃东西也可以活一个星期的说法,至少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这只愚蠢的青蛙晕在我面前。”
        “看来昨天的饼干给了白眼狼。”弗朗西斯轻声感叹。
        亚瑟突然就哑火了。
        吵是吵不起来了,弗朗西斯不欠他的。

         实际上饥饿使他不能很好地控制情绪了,好在亚瑟没再说什么。
        弗朗西斯疲惫不堪地应付饥饿,这实在折磨人,他干脆放空了自我,任由回忆鱼一般地游窜在空气里。于是灰黑压抑的地下防空洞也充斥着一丝幽微的宁静,有如很多年前的某个下午,他和亚瑟在某个已经被空袭摧毁的花园里分享下午茶那般宁静。那一杯红茶的香味似乎仍在唇舌尖。
         当一个人陷入回忆之中,周身自然而然会浮现出这种特殊的气息——安宁而又忧郁。毕竟很少有人的回忆是全然快乐,全然温馨的。
        坐在旁边的亚瑟注意到了,或者说敏感地察觉到了这种变化,他隐隐预感到令弗朗西斯陷入回忆不是别人正是亚瑟自己。这种近乎自恋的想法通常会让亚瑟嗤之以鼻,但是实际上他的心底却产生了一股无法遏制的念头,与弗朗西斯的独处正助长着这种念头,反复滋长着他内心不切实际的想法,不真实的渴望。

*
        弗朗西斯仿佛站在多佛海峡的那一边,远远地瞧见海浪的翻涌,他时而记起过去与亚瑟的争吵,大大小小,有的记忆深刻,有的则模糊不清,像浪的深浅,不过对于某些细节,他实在清楚:
当亚瑟还在对一个人冷嘲热讽的时候,最好及时住嘴,不过弗朗西斯自己向来做不到这一点,于是亚瑟便会咬着下唇一言不发,暗压怒火强装冷漠地看着对方,通常地,他原本就挺拔的脊背会绷得更直,像一只即将跃起的豹猫,但实际上恰恰相反,他只会轻轻地离开,仿佛习惯怒火,失望,悲哀。
        弗朗西斯曾经非常享受在争吵中占一时的上风,但随着年岁的增长,他逐渐感到无能为力,为他们不能停止争吵,为自己让亚瑟习惯失望而感到无能为力。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软弱情感。但是一切情感其实都有迹可循,就像每一番海浪总跟在前一波的后面。
        无止境。

*
        这一切都平静的让人想发疯,闷浊的空气,灰暗的光影,似乎永远都停留在一个时刻,永远静止,永远等待。他们会得救还是会困死在这里。
亚瑟坐在床边,克制不住想要站起来四处走走的念头,但是这样做,说不定会被弗朗西斯发现自己的焦躁并被取笑。他压着情绪一动不动地继续坐着,沙发边的弗朗西斯盯着自己的鞋面发呆,过了没一会儿亚瑟感受到了那边投来的目光,他瞪了弗朗西斯一眼,偏头靠在墙上,脑子里却满是弗朗西斯,他感到愈发恼火和焦躁不安,从多年前他就排斥和弗朗西斯共处一室,因为这总是会让他的情绪波动,偏离航道,最后理智和成算都消失。他实在想离开,这种过于强烈的抗拒情感隐隐压着另一层东西,或许那是一种与抗拒恰恰相反并且亚瑟永远不愿也不敢承认的情绪,可能正因如此,他才想离开,不,是逃开。
        弗朗西斯进了盥洗室, 亚瑟盯着地面被带起的灰,那些尘埃在地下室微弱的光中飞舞,亦或是灰尘显露出了光的形状,一束明亮的通路打在地上,亚瑟踩过那片光影,影子晕下来,另一个人靠近,影子相融,浮灰却还在游。
         焦虑被光和影抚平,地下室奇异地宁静着。
         他们维持着和平状态直至第四天上午。
        弗朗西斯试着开口,“如果……我是说如果,今天救援队依然没找到我们的话,我还剩下的一点饼干,留给你。”
        “……没有意义。”
        “最坏的结果是两个人都饿死,这种结局才是没有意义的。”弗朗西斯语气十分冷静,仿佛那个不理智的人是亚瑟。
        “那为什么要把食物都给我。”
        “因为我比你年长,这是应该的,换作是阿尔弗雷德,我也会这么做的,至少有一个人能有更多的获救希望。”
         弗朗西斯将手放在膝盖上,平静地看着亚瑟。
        这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弗朗西斯也是这样冷静,甚至是冷漠地决定了他人的生死。
        可亚瑟并没有看到弗朗西斯微微攥着的手指,他只想一拳砸到弗朗西斯脸上,想揪住他的领子,想……想抱住他,想把眼泪,把不理智,把多余的情感都揉在他的衣服上。
          一片寂静中亚瑟靠了过去,轻轻地将吻压在弗朗西斯的唇上。
         他遗憾万分,绝望又无畏。
        弗朗西斯松开攥得发麻的手指,用力扣住亚瑟的后脑,逼迫他,也逼迫自己承认这个吻,承认他们过去视而不见或有意克制的爱。
        “如果我们能出去。”
        “如果我们能出去。”
        都不敢给出下半句的承诺。
        幽暗的地下室里,他们搅在一块儿,呼吸相贴,亚瑟的眼角很痛,他不去看弗朗西斯的表情,他觉得弗朗西斯也很痛,爱在一点一点漏下去,恨都不算恨了,什么都不够。
        眼泪淌下来,他们又吻在一起。

*
         无止境的等待中他们睡着了。
        石头碎裂滚落的声音自入口处闷闷地传来。
        彼此对视,亚瑟率先开口:“有人来了。”
        “你也许会嘲笑我懦弱,但我不做没有把握的承诺……如果我们能出去,我……”
        亚瑟打断了弗朗西斯,“不需要你的承诺。”
        那身坚硬的保护壳又浮现在他身上,像平时一样,弗朗西斯却感受到了不同。
        “我也会相信。”他听见亚瑟说。
        光在尘土中炸出,入口彻底被破开,他们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回到地面,从两个人的孤岛回到灿烂世界。
        阳光热烈的那么不真切,弗朗西斯站在地面上,好像又回到了曾经站在海峡的那一边,只不过这次,他终于直面海浪,海鸟在海面上低掠而过,暴风雨将来,天变成绿色,英吉利积压的阴云向法兰西压来。
        而他将分担一半。


一些废话
如果他们没有被关在地下室,弗朗西斯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察觉到爱,亚瑟是不是永远都把感情压在心底,这些我都不能确定,如果他们遗憾的错过了,那可能也是正常的吧,毕竟弗朗西斯的内心是冷漠的,正与他外在表现出来的相反,而亚瑟呢,可能也会用骄傲和固执,口是心非,去继续掩盖情感,不过亚瑟的理智绷到极点的话,可能反而会比爱而不自知的弗朗西斯更勇敢一点&#128064

评分

参与人数 3糖果 +6 收起 理由
霁湫兮 + 2 赞!=•ω•=
evan16 + 2 赞!=•ω•=
银仟 + 2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一些英语书上的涂鸦(为什么不好好听课
下一篇:没时间了,快去结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