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Dover/仏英】未开始的葬礼

[复制链接]
与之无关 发表于 2023-6-8 14:00:02 |查看: 1647|回复: 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文/与之无关
国设
小情侣对话录系列

1882年 秋 法国 巴黎
当亚瑟风尘仆仆地从埃及返回时,他突然很想去看看那个家伙。

当亚瑟站到爱丽舍宫的大门前,他还在沉思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脑子抽风来这里自找不快。但是既然站在这里,就没有再退缩的理由,难道能让他承认自从看到法兰西经过那次变革①后的那种样子之后他确实有在反思吗?
他居然真的有在思考当时法兰西那个家伙站在那堵沾染了数十条鲜血的墙面前,侧过头对他说的话。他说,“不要小瞧人民的意志啊!英格兰,你也会感受到的。”他的身后是成片的坟墓,身前又是鲜血染就的高墙。
呵,不用那么久,他早就感觉到了。在日不落的光辉之下当然也是血腥阴暗的。那么灿烂的光辉是借着底下人民的灰暗产生的。但那又如何?日不落帝国不会在意这小小的牺牲。
那时的亚瑟盯着法兰西侧过脸时的那烈火般的眼睛,像是灼烧的鲜血,似乎将他另外那只鸢紫色的眼眸都染上血红色。但是他们谁也没说话。亚瑟静静地看着那只代表着红色革命的眼睛褪去了鲜艳的颜色,慢慢地变为平静的鸢紫色,似乎之前那叫嚣着的红色浪潮也尽数被掩盖了宁静的蓝紫色海洋之中。
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法兰西的那番话的正确性。
毕竟宪章运动②不是那么简单的一次罢工。亚瑟仿佛已经预见了底下的暗流涌动,也许英国也会爆发如同法国那样的革命也说不定呢?那届时法兰西那个恶劣的家伙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嘲笑自己的好机会。
多亏了电话的发明,否则自己还得在无意义的盘问中耗费更多的时间。亚瑟推门走进弗朗西斯的办公室时还在心中唾骂这些无意义的手续,虽然他完全没资格说别人。
也许是他脸上的不耐已经快要冲出亚瑟的身体直接撞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十分知趣地为亚瑟泡了一杯红茶。他端着一杯氤氲着热气的红茶和一杯为自己调制的咖啡放在沙发前的桌上。很敬佩这种时候他居然还有闲心料理这些小事。现在法国的情况可算不上有多好,从他泛着病态的红的脸颊就能看出来。
亚瑟端着茶喝了一口,“你泡红茶的技术还是一如既往的烂。”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如果你要抗议,小少爷,不如我帮你倒了这杯红茶重新泡一杯咖啡。相信我,比起泡红茶,我冲咖啡的技术更值得你欣赏。当然,我知道你从来不会欣赏。”
亚瑟自顾自地喝着红茶,根本懒得理他。
果不其然,这幅懒得回击他的样子极大地勾起了弗朗西斯的兴趣,“亲爱的亚瑟,你不远万里前来难道只是为了我的一杯红茶?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你完全不必如此大费周折。特地从埃及绕道经过我这,难不成是想我了?”
亚瑟放下茶杯,翻了个白眼,“你想多了青蛙,只是之前基尔伯特给我寄了一封信。他说,你疯了。对此我非常感兴趣,希望能赶紧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看看你疯成了什么样。”
“真令人遗憾,基尔不过是听我说了那些话就特地向你写信让你赶紧跨过海峡赶来讥笑我。我真想知道上次安东尼奥过来不会也是因为这件事过来安慰我的吧?当然,你肯定不会是来安慰我的,现在的你也根本不屑于在这种事情上特地过来嘲笑我。因为在七年战争③和拿破仑战争④里你已经极尽所有你能嘲笑我的话了。那些话足以让你心满意足地回到英国然后反复品味我的每一个表情。亲爱的,难道是你那该死的好奇心终于驱使你来到巴黎向我询问是什么让基尔伯特疑心我疯了?”弗朗西斯紧紧地盯着亚瑟,似乎相当想知道亚瑟究竟会给出一个什么答案。
“我不想来听你的疯言疯语,但是你知道吗,我上次拜访路德维希时他也是这么评价你的。我实在想知道你到底对那对兄弟做了什么。”亚瑟垂下眼睛,淡淡地回答。
“这是你头一次这么坦诚,亚蒂。以及,我并没有对他们做什么,你这样到显得我才是那个胜者。虽然这么说也没错。”提起这个,弗朗西斯显然兴趣更大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与亚瑟分享他的想法。
“你现在像极了当时颁布大陆封锁政策⑤时你那不惜一切也要跨过海峡来嘲笑我的样子。看来基尔伯特说你疯了不是空穴来风。”亚瑟打量着对面的弗朗西斯,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胜利一般,洋洋自得地要冲亚瑟炫耀。
“那是因为对象是你。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够理解的。亲爱的英格兰,如果连你都不能理解,那么整个欧洲也不会再有国家能理解了!我只是对基尔伯特说出了我自己的预测罢了。然而整个普鲁士人民,甚至连德意志人民也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我不可能去向他们说明‘嘿,你们两方完全没想过问题所在吗?你们普鲁士人和德意志即将永远捆绑在一起,然后再也分不开了’。亲爱的,这太愚蠢了。难道我会提醒自己的敌人你马上就要死了所以请你务必注意自己的安全吗?当我看到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我都忍不住想,这像什么呢?像基尔伯特为自己选好了死法,选好了墓地,甚至精心准备了葬礼,而他的弟弟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还给自己的哥哥献上一束矢车菊⑥。天知道那束矢车菊还能有多久的寿命!而基尔伯特本人可能都没意识到,他无意间为自己策划好了一切后路。他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为自己铺好了一条通往死亡的路!值得称赞的是他亲爱的威廉一世认识到了这一点,我站在后面看着那位可怜的皇帝流着眼泪说,‘明天是我一生当中最不快乐的一天。我们会把普鲁士的王位抬进坟墓’⑦哦天哪,至少他意识到了!很可惜他们谁都没他当回事儿。他亲爱的上司⑧甚至认为这不过是那可怜的老国王突发奇想的情绪性反应。”弗朗西斯肉眼可见的兴奋起来,他此时激动到就差踩上桌子发表他那伟大的演说。哪怕此时他仍发着低烧,这种事无需亚瑟多过问他也自然而然就能看出来。
亚瑟静静地啜饮着红茶,似乎根本没在听他激动人心的演说。但是弗朗西斯显然不会因为这点挫折就打消他的热情。
“但是出于我们多年的友谊,我只是对基尔伯特说,‘希望能在你的葬礼上看到你弟弟亲手为你下葬’。很遗憾,他们都没听懂,所以路德维希冲过来给了我一拳——他真的很爱他哥哥,我看得出来。仅仅只是这一拳,但是我已经预见了,普鲁士迟早,迟早会死在德意志手上!能见到这一天,那么我那点屈辱算得了什么?比起普鲁士的灭亡,我只是被践踏了过往的荣光,这没什么,法兰西会重新站起来的,因为法兰西还是法兰西。而普鲁士,很遗憾,我不确定还能否看见他。如果基尔伯特死了,我会很伤心的。”嘴上是这样说着,但弗朗西斯的脸上没有一点悲伤的影子。
亚瑟还是没有说话,他准备一直沉默着直到弗朗西斯发泄完他的这股劲儿。
“别不说话,英格兰,你明白的。如果你不明白,不,那不可能。因为曾经斯科特和你就像这样一样。这是个不恰当的比喻,但是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比喻来形容了。普鲁士人不会明白的,他们会消融在德意志的怀抱之中。从此后,将不会有普鲁士人这种说法了。因为普鲁士彻底的和德意志融为一体了!基尔伯特张扬地和自己的上司将威廉一世,将路德维希送上了凡尔赛宫加冕,多么盛大的一场葬礼的开幕啊!也许这场葬礼还没正式开幕,但他们为它搞了一个开幕式,盛情邀请所有人前去观摩。啊~我真希望能看到葬礼正式开始时基尔伯特的表情啊!”弗朗西斯陶醉的表情就仿佛自己真的在参加那么一场葬礼,尽管它还没开始。
亚瑟摩挲着茶杯,头也不抬,“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都会参加的。”他低着头,漫不经心地将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他当然明白,他再清楚不过了。民族,这个词横亘在他和斯科特之间,也横亘在普鲁士和德国之间。然而他们没有意识到,多么可悲!亚瑟几乎要笑出来。哪怕不知道之后的德国会变成怎样,至少此时此刻,普鲁士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那之后的德意志呢?你敢确信他不会变成我们的另一个心头大患吗?”亚瑟冷冷地反问,哪怕他已经认同了弗朗西斯的观点。
“失去了普鲁士的德意志吗?哥哥我也很好奇会变成什么样呢。但是,你不是大英帝国大人吗?哪怕这场葬礼要几十年,几百年才能开幕,我也能等下去,你不是也一样么?”弗朗西斯喝完最后一点咖啡,鸢紫色的漂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亚瑟,希望他能给一个承诺。
“你想要什么呢?”亚瑟意有所指地敲了敲手中精致的茶杯,“现在的大英帝国无所不能。”
“我不想要什么。亚瑟,我只要你。我要你和我一起见证那一刻。”弗朗西斯说这句话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像是在发什么重要的誓,“我要英格兰和法兰西一起见证,不管前方是什么,地狱,或是天堂。”
“如果你不担心到了天堂我一把把你推下去的话,那么,交易成立。”亚瑟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弗朗西斯扯过亚瑟,重重的咬上了亚瑟的嘴唇,两人交换了一个血味的吻。明明在此时此刻,这个吻不应该产生,但是它是那么令人血脉偾张,又令人头晕目眩、沉醉其中。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却又同时放声大笑了起来,像是为这场黑色的、沉重而猩红的葬礼宣读了判词。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1 收起 理由
cloudie + 1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仏英][短打]所以大概是小情侣奇怪的表白方式
下一篇:爱我你就抱抱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