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R18】Drug

  [复制链接]
心河燃烧 发表于 2023-7-13 11:32:29 |查看: 1328|回复: 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黑。

绵延无尽、看不到底的黑暗。

亚瑟·柯克兰感到潮湿的雾气在身边涌动,浓稠的近乎凝成实质。雾气温热、粘稠、柔软,像一层蠕动着的肉壁。他下意识地蜷缩起身——这让他想到子宫,孕育生命的殿堂,一个英国从来无福消受的、永远安全的港湾。羊水在子宫中上升,几乎要淹没他的鼻腔,他不自觉地挣扎了一下,但身体软的使不上劲。

这是怎么了?

这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他的大脑被湿润的气流包裹着,曾经理智锋利的思维早已在他醒来之前融为一摊混沌温顺的液体。他的意识正在缓慢苏醒,他感受到了身下柔软的布料,而他的身体正向右侧躺着蜷缩起来,额头顶着他冰冷的手指。

亚瑟正躺在一张床上。

那柔和的气雾通过他的呼吸和他的每一个毛孔向他的体内渗透,流动在他的血液中,如同有生命一般搏动。它渗入他的每一条血管、每一寸血肉,成为他的一部分,如同一只大手,抚慰着英国疲惫的神经。

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就在那一刻,羊水彻底淹没了他的鼻腔。他无法呼吸,被狠狠呛了一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也许是他的动作改变了那雾气本来的成分,原本温柔的气流变得狂暴起来,温度骤然增加,从夕阳西下的夏日海滩转向炙烤下的荒芜沙漠。水汽散光了,留下的是酷热的气体,在亚瑟的体内盘旋。每一块皮肤都在升腾热气,呼吸滚烫到让他自己恐惧。它在体内横冲直撞,迅速汇聚到下腹部,这让他更为痛苦。他咬紧了牙关,攥紧床单,猛地睁开眼睛。

他没有心思观察周遭的环境。他只知道自己很渴,急需水分来驱赶体内令人烦躁的热量。他烦躁地东张西望,不经意仰起头。天花板上繁复的花纹包裹着精致的镜面,倒映着他的模样。

他身上是那套鲜红色的军装礼服,只不过勋章被尽数摘下,刚才的挣扎已经让昂贵的布料出现褶皱。英国意识体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泛着一层病态的红,那双幽绿的双眼还透着茫然无知。

他踢掉靴子,解开腰带,去掉外套,给自己散热。这样还不够。就算只穿着单薄的衬衫西裤,他依然热的发狂。那股在全身肆虐的力量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狂暴,他几乎要晕过去了。水——

他把右手的手套剥掉,一口咬住手背,死命向下用力,吸吮因此流出的鲜血。铁锈味让他反胃了一瞬,迅速被贪婪的欲望所掩盖。英格兰舔着自己咬破的伤口,下意识地索要更多。他需要更多的水,从离热源更近的地方注入,驱散这令他无比焦躁的酷热。他不自觉地扯了扯自己的衬衫。

正是这一瞬间,他的意识突然变得无比清明。记忆在恢复。庆功宴、酒杯、盟友的庆贺、敌人的诅咒、酒杯、酒杯——为了胜利!——为了永远的日不落!——亚蒂,我专门买了红葡萄酒——

亚瑟从床上坐了起来,狠狠咬住手背。尖锐的刺痛让他彻底醒了过来。

“弗朗西斯!”他怒吼,“你他妈的给老子喝了什么?!”

凡尔赛宫无辜地注视着他,注视着这只被囚禁在牢笼中的狮子。

“法兰西!”英格兰用更响的音量高喊,“如果你再不立刻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支持把你亲爱的阿尔萨斯洛林送给德国!”

“出现在你面前?为了什么,英国?”法国的声音出现在了另一端。亚瑟转过头去,看到弗朗西斯正从一大堆蕾丝床单中坐起身来、漫不经心地放下手中的书、还有心思撩撩他打理完美的金色长发。弗朗西斯一直在这里。这个事实让亚瑟的心脏痛苦地皱成一团。

法兰西用那双蓝紫色的眼睛单纯天真地望向坐在床上的英格兰。“哦!”他夸张地吸了口气,“你需要帮助,我的兄弟。”

亚瑟直视着他,不露怯意,虽然他几乎快要被体内的热气烤得昏过去了。他的意识越来越清醒,但他的身体已经不足以支撑他挺拔的坐姿,正在一点点发软,直到他连支撑自己的力量都没有。他必须要速战速决。

“你给我喝了什么?”亚瑟冷静地问。“我必须提醒你,波诺弗瓦,你的任何所作所为都有可能被理解为法国的国家意志,英国可以因此进行反击,任何手段的反击。”他咬重了最后一句话,暗暗希望弗朗西斯那塞满香水和情书的大脑能够明事理一点。

“你说话本来没有这么快。”弗朗西斯微笑着,看起来像是来这里喝下午茶的游客,“很难受、很心急、很疑惑,是么?药效还没到第三阶段,可惜了。”他优雅地叹了口气,优雅地倒满一杯红茶,优雅地站起身,把茶杯放到亚瑟身边的床头柜上。期间亚瑟用语言攻击和肢体攻击试图阻止他,全部因为体内的痛苦而无疾而终。

“喝了它。”弗朗西斯理所当然地指了指茶杯。

亚瑟理所当然地表示拒绝。

“我们只是在度假中娱乐,一点小小的情趣,我的英格兰,你大可以不必要这么警惕。”弗朗西斯欣赏着亚瑟的表情,捕捉每一丝隐藏很好的惊慌,满足地笑了。“你已经签下保证书,假期中发生的一切仅仅是私人关系所致,与国家无关。”他拿出一份合同一抖,那龙飞凤舞的签名显眼无比。弗朗西斯在亚瑟抓住它之前迅速拿远。“我杀不了你,也不会杀你,更不会对你怎么样,相信我。”压低了嗓音的弗朗西斯显得深情又专注,“喝了它,亲爱的,然后你就不用这么难受了。”

亚瑟喘了口气。他真的快要昏倒了,眼前的一切都在闪烁中走向崩裂。“胡……扯……”他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你做梦……”

“那就,请原谅我的无理。”弗朗西斯的语调突然冷若冰霜。

下一秒,一只手捏住了亚瑟的下巴,富有技巧地按压他的颌骨,强迫他张开嘴。亚瑟试图挣扎,但他的力气早已用尽,只能感受着液体流入口腔、再在咳呛中顺着喉管流入胃袋。

那热气似乎顿了一下,然后被激怒了似的迅速升温。亚瑟的身体几乎因此抽搐了一下。热,好热,他快要无法呼吸。尤其是下腹部,他能感受到那里令他恐惧的热量,以及以快的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的,海潮般的情欲。他再也支撑不住,向前倒了下去。弗朗西斯坐在床边,扶住了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法国意识体说,“法国人只能想的出这种手段。你是这么想的吧。”

亚瑟竭尽全力去瞪他。

弗朗西斯微笑着。“我原谅你。”

全身的热量汇集到敏感处,亚瑟似乎感觉到胸前的布料变得越发扎人,下体也正在变得湿润而兴奋,每一次动作所导致的摩擦近乎让他惊叫出声。他用力咬紧牙关,忍耐着抚慰自己的冲动。

他恨不得自己现在立刻昏过去,但他反而做不到。亚瑟的意识变得格外清醒,让他不断地思考着后果,而膨胀的欲望因此更加焦灼。

冰冷的东西贴上他的嘴唇,滑入他的口腔。他条件反射地一口咬下,得到的回报是更加肆无忌惮的侵略和法兰西第二帝国裹挟着怒火的眼神。灵巧的舌尖掠过他的上颚,反复撞击、摩擦靠近咽喉的软肉,亚瑟喘不过气,浑身无力,头被推挤着后仰,让腰折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程度。他感到湿润的液体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

弗朗西斯结束了这个亲吻,向后退开。亚瑟狼狈地咳嗽起来,几乎要被自己呛的背过气去。

敌人兼情人的目光几乎要凝成实质,贪婪地扫过他不断起伏的胸口。被汗水浸湿的衬衫上隐隐透出早已挺立的乳尖轮廓。然后目光一路向下,抚摸过腹部和腰侧,停留在了他白马裤的某处。

亚瑟似乎感到自己的脸颊腾起热气。弗朗西斯给他下了药,很明显,而且药的剂量还不小。他迅速地评估了自己身体的状况——急需疏解。单是后穴就空虚地发痒,不断地收缩着,每一次都带出一股粘液。这让他如坐针毡,几乎用了全部精力强迫自己保持惯常的姿势坐在原地。他的身体用充血的乳尖和发痒的穴口向他传递了这样一个信号:他急需被进入,被填满,被紧紧拥抱直到难以呼吸。这都是催情药的药效。

亚瑟抓紧了身边的被单,注视着弗朗西斯的眼睛。他想让自己分散一下注意力,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弗朗西斯早就帮他选好了路,如同坐在陷阱旁的猎人那般耐心地等待着猎物自投罗网。

这就是亚瑟,也就是年轻气盛的英格兰,最仇恨的一点。自从他还被欧洲国家叫做“粗眉毛小兔子”的时代起,他就对蓝裙子、少女般的法兰西有一种莫名的厌恶。英格兰仇恨法兰西望向他的眼神,那目光似乎在不断地向他传递一个消息——你的一切几乎都来源于他,来源于那个诺曼底的公爵,法兰西从来都对英格兰了如指掌,因为他某种程度上永远无法摆脱法兰西对他的影响。这轻蔑、直直穿过防御射进亚瑟心脏的目光,就算亚瑟早已踩着无数败者的尸体立于世界之巅,也无时无刻不追随着英格兰,告诉他,哪怕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日不落帝国、哪怕他的军港遍布全球、哪怕他无情地掠夺整个世界的财富,对弗朗西斯而言,亚瑟还是那个一眼就能被看透的阿尔比恩、那个忠诚的封臣。

法兰西曾经的造物。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亚瑟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

亚瑟·柯克兰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因为过量的情欲而展露的媚态,他早就失去了因此而感到不适的能力。但被剖开表皮、直接望进灵魂的感受令他无比羞耻,恨不得当场挖掉那双令人厌烦的眼睛。

而法兰西笑了,笑得爽朗又愉快。

“你还是这样。”他快乐地告诉英格兰,“你还是没能学会做一个完美的国家。不过没关系,我们正是因为不完美才能留在人间。”

亚瑟再也无法忍受弗朗西斯的哲学言论了。他想要,他渴望的发抖,他想要扑过去,但他的心脏似乎被狠狠拧住了,咬的死紧的牙齿渴望着法兰西的血液为它们添上一道性爱时美味的前菜。这两者并不矛盾。

于是亚瑟用积攒的所有力气向前扑倒,拽住弗朗西斯松松垮垮的袖口,竭尽全力地咬住他光滑的肩膀。弗朗西斯抚摸了一下他的头发。

亚瑟颤抖的后穴抵上了一根坚硬的东西,隔着布料被浅浅地戳刺。他没想到如此轻微的刺激被药效放大了百倍,亚瑟的身体骤然一软,几乎当场就倒在了弗朗西斯身上。弗朗西斯就着这个动作干脆利落地扒掉了他的衣服,顺便交换了一个温柔得多的亲吻。

亚瑟盯着他,然后低下头。

就算渴望的发狂,他的前端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温顺地垂下。应该也是不知成分的药的影响,亚瑟暗想,无所谓,用后面也一样。

“我可以现在就把你按在床上操,亚蒂。”弗朗西斯温柔地拂过宿敌的眼睑,几乎要触碰到那对明亮的绿色眼瞳。

“别磨磨蹭蹭的,你本来就是这个打算不是吗?”亚瑟用一种相当别扭的姿势跨坐在弗朗西斯身上。不是他想要这样坐,但他的力气早已在和药效搏斗的时候耗尽,只能软着身体任由弗朗西斯抚摸啃咬。

“哦,客人为王,这是服务精神。”弗朗西斯回答这话时正吻着他一边的乳尖。亚瑟被强烈的欲望刺激得闭上了眼睛,忍不住从喉咙里泄出一丝呜咽。他抖的更厉害了,后穴收缩着,渴望被填满又大力抽插。但他被弗朗西斯托着腰臀,身体腾空,他快要疯了。

“你、你——”

“客人需要什么,尽管自己来拿好了。”

“你个混蛋。”

“谢谢,婊子。”

亚瑟怒极反笑,扯出一抹谁看了都不寒而栗的冷笑。他正准备随便放点狠话,弗朗西斯的手就毫无征兆地一松。

松软的后穴被强行撑到最大,一点点艰难地吞下挺立的性器。亚瑟骤然瞪大了眼睛,险些咬到舌头,反应迅速地闭紧嘴巴,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咽了回去。

享受吧,反正也没有第二种解决方法。他自暴自弃地想,使出刚才积攒的一点力气,扭着腰调整角度,顺利把弗朗西斯的性器吞了下去。

亚瑟直皱眉头。下体涨的厉害。催情药的药效又猛又有欺骗性,早在他昏昏沉沉时已经开始攻城掠地,长久未经性事的后穴生理性紧张生涩的收缩把欲望放大数倍,几乎沿着脊柱闪电般蹿上大脑,过量的快感成了疼痛,让他全身发麻。

而且被一个自己一向厌恶的死敌操绝对称不上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就算他们断断续续做过几次,也不能让亚瑟心理上的反胃减少哪怕一点。

弗朗西斯明显就是冲着他的不甘来的。因为法国人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在他闪躲的一瞬间抽出性器又大力顶了回去,完美地顶在最为敏感的部分。

这下亚瑟没能憋住尖叫。他眼前发黑,下腹部的燥热翻搅起来,一路流向后穴。

“啊,这么容易就高潮了。”弗朗西斯用品鉴艺术品和美食的口吻说道。亚瑟只能死咬住他的肩膀不放。生理性泪水停不下来,让他只能看见一片模糊。他听到弗朗西斯的吸气声,而弗朗西斯也报仇似的停止不动,任由亚瑟的肠肉吮吸着自己。

想要更多。

亚瑟努力地支撑住自己,舔着弗朗西斯的血液。他把手支在弗朗西斯的肩膀上,双腿小心地调整了角度,摆出更适合受力的姿势。他用大腿支撑着身体,开始缓慢地上下起伏,想要借此夺回一些主动权。

但他的身体是诚实的,迅速变得无力而谄媚。亚瑟本来想说点什么,但他狡猾的口舌只能吐出甜腻的喘息。

弗朗西斯的手抚摸着他的身体,每一处都让亚瑟发抖。他富有技巧地揉捏、挑逗,用指尖沾着红酒画下不知名的花纹,于是亚瑟也变成了一道包装精美的菜肴,绝望地敞开全部任人享用。

法兰西傲慢的笑脸在他的记忆里一闪而过,几乎如有实质地让他疼痛。但亚瑟知道,在欧陆、在陆地上,他打不过弗朗西斯,单是看看克里米亚战争中法国的贡献就能明白这一点。除了服软,亚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意思就是——

“操我……”亚瑟都不知道自己把这句话说出声了,他的声音含糊不清。直到听到弗朗西斯“你说什么?”的回应才恍然大悟。

他松了口,像只困顿的狮子般收起利爪,屈服于滔天情海之下。亚瑟一字一顿、发音清晰地说:

“Fuck me.”

“好的,我的公主。”弗朗西斯的回复带着笑意。

然后一切迅速融成乳白色的迷雾。在第一次被顶入时亚瑟就高声尖叫起来,他的身体如愿以偿,贪婪地想要更多。因此他的肠肉疯狂地交缠上去,每一次离开都能带出一股粘稠的液体,小腹几乎在热浪和抽插的来回挤压中磨的抽搐。他浑身都发痒,尤其是被忽略的乳尖,于是亚瑟握住弗朗西斯的手把它放到自己胸前。弗朗西斯总是知道亚瑟想要什么,这次也不例外。

亚瑟什么都看不见。他漂浮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被浪涛来回拍打,沦为一片脆弱的枯叶。他的额头靠在弗朗西斯的肩膀上,情人的长发挠着他的脸颊。他早已在情欲下失去强势,沦为被动的接受者,在每一次动作时发出鼓励的呻吟。在地动山摇的震动中,亚瑟试图捕捉脑海中翻飞的光斑,但只来得及咬住他自己的舌头,才能避免即将脱口而出的尖叫。

亚瑟感到恐惧,他似乎不再像他自己。他眼前只有泪光,一句成型的话都不能说出口。心脏疯狂地跳动着,给他以即将窒息的错觉。说到底,濒死和高潮对亚瑟而言没有任何区别。

他需要什么东西,需要一个东西来证明他还存在,而不是融化了、蒸发了、成为包裹的气雾的一部分。他的大脑为他作出了选择。

“你、法、啊、唔!”他忍过了又一次汹涌的情潮,然后在被狠狠撞入的时候尖叫出声,“弗朗西斯!!”

“我在这里。”弗朗西斯用他天生的多情回答。

当第数不清次高潮伴随着这句话到来时,亚瑟艰难地咽下了酸涩的眼泪。

“我恨你,”他被拉入一个吻,亚瑟挣脱出去,“我恨你,法兰西!!”

“我知道。”弗朗西斯抱紧了他,液体灌满亚瑟的后穴。燥热似乎消退了。亚瑟眨了眨眼睛。

“不过,有必要用不同的称呼吗?都是我啊。”终于清晰的视野里,弗朗西斯冲他露出一个有些悲伤又有些欣慰的笑容。

亚瑟叹息着,不想再思考有关弗朗西斯的任何事。弗朗西斯一直坚称假期的存在就是为了休息,于是亚瑟闭上眼睛,感受着另一颗心脏的跳动,任由自己坠入无边的泥沼。

点评

好涩!!  发表于 2023-10-16 03:49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F_A_ + 2 写的太好了(๑•́ωก̀๑)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国家反恋爱脑系统【含一句话冷战亲子分!】
下一篇:葡萄和燥热得要死的夏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_A_ 小精灵

发表于 2023-8-20 14:0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亚瑟为了确认“弗朗西斯”的存在而喘叫着呼唤他的名字,接着却流着泪说“我恨你,法兰西”,好像是在表示“我作为亚瑟柯克兰爱着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个人,但是作为英国我也仇恨着法兰西”,所以仏仏才会露出悲伤又欣慰的笑容啊……他们不能成为完美的国家,有没有可能正因为他们渴望着相拥,才会成为不完美的“人”? 老师您真的太会写了😭

点评

谢谢!是这个意思!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3-8-20 20:56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3

使用道具 举报

心河燃烧 楼主 小精灵

发表于 2023-8-20 20:5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F_A_ 发表于 2023-8-20 14:00
亚瑟为了确认“弗朗西斯”的存在而喘叫着呼唤他的名字,接着却流着泪说“我恨你,法兰西”,好像是在表示“ ...

谢谢!是这个意思!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