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仏英】我们从未说过爱

  [复制链接]
Nightingale. 发表于 2023-7-26 00:30:13 |查看: 480|回复: 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弗朗西斯自述
-幼驯染好耶!

我想说一些有关亚瑟·柯克兰的事,他现在是我在巴黎的房产的另一位合法拥有者。疫情正猛,难得长时间待在家不出门的我认真思考了我们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

当我写下以上几句话时,亚瑟·柯克兰本人正在隔壁房间对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认真工作,而我罢工了而且很无聊,想劝他一起罢工结果被拒了。他骂我一天到晚不好好工作游手好闲,只知道过来打扰他工作,除了做饭好一点其他一无是处,让我快点滚。

我的父母与他的父母是普通意义上兼商业上的伙伴,我不记得我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情形了,不出意料大概他刚被生下来只会哇哇大叫的时候我父母就领着我见过他那皱巴巴的哭脸。

与不会说话的亚瑟我印象最深的事一位亚裔商人在庆祝亚瑟学会爬行的晚宴上提议说,他们中国有个习俗......于是柯克兰夫妇把他放在他的专属小床上,他的前方有三样东西——玩具,书,钞票。我跟着大人们一起站在旁边,接着亚瑟在观察周围事物时发现了我,他歪歪头,就这么一直定定的看着我。或许是我蓝紫色的眼睛他从没见过,或许是被哥哥我的美貌惊到了,总之我不清楚他为什么一直看着我。而我觉得他祖母绿的眼睛很像我家后院一颗很高大的树的颜色,但又有点不同。

他的眼睛确实漂亮,到今天我也不否认这一点,文艺一点地说,那是一双会呼吸的眼睛。

大人们看见小亚瑟一直看着我,打趣说亚蒂这么小就学会偷看小美女了。用现在的话说,这是一下子内涵了两个人,虽然我没有觉得被冒犯了。其实大家都知道我的性别,不过我的好妈妈在我出生以前十分笃定我是个小女孩、小甜心,买了大堆粉嫩的裙子和饰品。为了不浪费它们,我那时穿得简直比小女孩更像小女孩。但是我并不讨厌,衣服只要能遮羞、能合身、能显示穿戴者的美就够了,无关性别。

我们互相看了很久之后,亚瑟终于把视线转向了放在他面前的那些玩意——玩具,书,钞票。接着用他胖乎乎的小手碰了碰书的一角。这一碰差点没把柯克兰夫妇高兴坏,不过我觉得小亚瑟只是出于好奇罢了。

事实证明,那位亚裔商人(他叫王耀,年龄是谜)说的中国习俗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后来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地扑向了玩具,马修觉得那些东西都比不上他的白熊玩偶。

在亚瑟五岁之前,我们的关系都十分融洽。我们是邻居,我常常去找他玩,因为他很好逗,脸红的样子实在可爱——他现在可没有小时候可爱了,虽然依旧长着一张娃娃脸。

某一天开始他突然不理我了,任凭我怎么逗他都无视我,一开始我还很好奇他是不是聋了(没错,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慢慢地我脾气也上来了,我也不理他了。再然后就慢慢演变为了我们一见面就吵架,紧接着还打起来,那点小身板互相拉扯着,谁也不想让谁好。而我们的父母认为这只是小孩间的小打小闹,过一阵子就会好,只是在我们快打伤对方是劝架。

这种情况持续到小亚瑟七岁的时候,他很认真地说我们必须在父母面前正常点,我们之间的矛盾不能上升到我们的父母。我同意了,因为我觉得他脸红认真的样子很像我们班女生给我递情书的样子,很可爱(我发誓我的意思绝不是他像女孩,没有女孩会用脚踹我用手掐我)。

上面这段绝对不能让现在亚瑟·柯克兰看见了,他得说我炼铜,对着那么小的孩子都来劲,然后我会说我那时候也是童,我是被铜炼了。然后我们又吵起来又干了一架。

于是当我们打架时父母过来了我们就假装拥抱,当我们互相掐手是父母看见了我们就假装牵手,当我们互相踩鞋时父母发现了我们就假装是不小心踢到的然后十分礼貌地道歉并且用纸擦鞋。这些举动甚至在后来成为了父母认为的我们公开(公开他是我房产的另一位合法拥有者)的前兆(七岁就前兆?)。

当然,我们只是在父母面前客气,朋友、同学、甚至老师都知道我们不对付。

时间慢慢过去,我上初高中后学业越来越重,也就不怎么跟他玩这种小学生游戏了(虽然现在还在玩)。我们青春期的来往并不多,但还是老样子。我知道他的事,他知道我的事,我们偶尔干架,在父母面前都装乖学生。我在学校里交过好几任女朋友,他知道;他趁父母出差去网吧,还喝酒(并且是正在读高三的我为他善后的),我知道。

今天我重新审视这段时期的我们,我们都在快速成长,只是这个过程中没什么对方的影子,或者说,都被我们藏起来了。

我发现他常在小巷里和别人打架是为了找理由等更晚放学的我,我发现我交往过的女朋友无一例外都和亚瑟有几分相似。他不曾说过他青春期的种种,但那细节里都是隐匿起来的爱。

亚瑟·柯克兰就是这样的人,他爱你的细节统统被他藏得很好,要你慢慢地找,找完还不能告诉他,因为他会矢口否认然后再换个伪装。换句话说,他只是爱,这样会显得他付出得更多所以他不想被你知道(对,柯克兰就是这么幼稚)。

因为生意的缘故,我的父母离开故乡巴黎来到伦敦。我一直很好奇我那不曾待过的不能称之为故乡的故土是怎么样的,那里的阳光是不是比伦敦更灿烂,那里的人们是不是比伦敦更热情?所以高中毕业后,我回到了巴读大学。

就在我读大学二年级时,那天正好假期,我和狐朋狗友们喝醉了在玩一些没什么营养的游戏,其中有一个挑战是“给你最讨厌的人告白”。我想都没想就选了柯克兰,接着看见他那不曾发过什么动态的社交账号在深夜发了一条流泪表情的动态。虽然我们一直不对付,虽然我们不停地吵架、干架,我知道,以他那个性格不是出了大事绝不会在社交账号多说一个字。

我的酒瞬间就醒了,发现几个小时前我的父母还给我发了消息。“柯克兰夫妇度假回来的飞机事故了,他们为了保护一个和亚瑟长得很像的......”

我没看完,当晚就坐欧洲之星跑伦敦去了,留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对着空气说:“弗朗我们再来一杯。”

就在我站在柯克兰家门前时,我茫然了。我是知道的,我一直是知道的,从那天我看见柯克兰在小巷里打架,从那天我把烂醉的柯克兰扶回家,从今天,我想都没想就来了伦敦。我其实不想他受伤,我不想他迷离脸红的样子被别人看见,我不想他伤心难过。但是我们的相处方除了在父母面前从来就没有正常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只剩下无尽的争锋。我在害怕,我害怕他对我就是这么厌恶,我不能输,所以我骗自己我讨厌他,我骗自己柯克兰就是个混蛋他一点都不可爱。

现在的我和当年的我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现在的我无所谓输赢,我很乐于表达我对一切事物的喜爱与赞美同时不乏指点,我会忠于我的内心。但是小弗朗不一样,他偏要和待他不善的人斗争,尽管自己并没那么讨厌对方。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亚瑟·柯克兰成了我生命中最特殊的人。

所以我就这么轻轻悄悄地坐在柯克兰家门前,听门内极轻微的呜咽声,我陪他流泪,为我心口不一的青春。

就这么几个小时后,我又顶着醉酒后疼得厉害的脑袋坐欧洲之星回了巴黎,继续过着没有柯克兰的生活。想来父母给我发消息大概是觉得我会去安慰柯克兰,毕竟我们的表面功夫做得一直很完美。

很快,我上大学四年级了,又是假期,又是深夜,我又喝酒,不过这次我来了酒吧。我坚信我来酒吧是因为这里氛围更加热烈,并且作为一个大学生应该细心感受社会。

第二天醒来时,我躺在酒店的床上,脱光了,身边有人。并且那人一头沙金色的短发,不像女人的样子。我心中的警铃大作,我不会干了什么混账事吧,昨晚有防护措施吗?我不会染上性病吧?我是不是应该马上去医院早发现早治疗?然后背对着我的那颗脑袋转过来,长着一对十分具有标志性的粗眉。我更加害怕了,我不会真的......?(现在哥哥我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十分冷静了,并且想再来一发,当然,仅限柯克兰)

接着他睁开了眼睛,依旧是那双我最熟悉的绿色眼睛。他猛地坐起来用被子裹住自己,一脸惊恐地看过来,并且在发现是我后更加震惊了并且开始脸红,然后一把扯过这张床唯一的被子,把自己裹得更加紧实了然后下地活动寻找衣服然后进厕所。他扯过被子后没看过我一眼,因为我整个人是礻果着的。

等他出来后我还在穿裤子,他发现我没穿内裤,翻了个白眼,又开始骂我不检点云云。于是我也不甘示弱从他喜欢泰迪熊笑到他酒品烂。就在我们快要动手的时候——

我抱住了他。

我的身体比脑子快,尽管我不知道这个迟来的拥抱有什么意义。

他愣住了,就在他把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背上而没有挣脱这个拥抱时,我想我们都知道了,于是我们拥抱、接吻、做//爱。

他的身体很纤细,但骨肉匀停,比不上从前和我一夜情的那些女孩的身段。但我爱极了它。

后来我无数次离家出走都回来了,无数次有意猎艳都觉得她们没有柯克兰性//感,无数次和他吵架、打架,无数次在床上进行一些转化能量的运动,无数次拖着烂醉的柯克兰回家,无数次在凌晨才等到这个工作狂回家,无数次收拾被他糟蹋得一团乱的厨房,无数次看他脸红。我都不觉得厌烦,我想我们一辈子都是这样,柯克兰是毒药,让我陷在他的世界里出不来。

写下这一段的时候我忽然开始怀念我和他的第一个吻,于是我走到隔壁给了他一个拥抱和无数个吻。但当他问我发什么神经怎么不好好罢我的工的时候,我说,只是有点怀念很多年前误食的你做的不明物体的味道(他今天早上又去糟蹋厨房了,我很好奇他是怎么把苹果派做得像shi的)。

我觉得我突然就开窍了,一切都源于某天小弗朗找小亚瑟玩时小亚瑟没有理他。

所以我问他:“你五岁那年,为什么不理我?”

他挑起左眉(我不得不描述它因为那真的很明显,像极了毛毛虫在跳舞),然后他又让我滚别打扰他工作。

直到一周以后,我们在进行了一场消耗能量的运动后躺在床上。

他突然说:“因为我以为你顺走了耀送给我的紫色弹珠。”(这件事真的很神奇,王耀我们不管怎么叫都不太合适,直接叫王太生疏了,叫叔他又看上去比我们还年轻,最后我们选择叫耀。)

“虽然我隔天就在沙发底下找到了他,但我不准备原谅你。”

我笑了,笑得浑身发抖,然后他也开始笑,我们俩就像两个疯子一样笑得停不下来。最后我们在笑到不能再笑得时候停了下来。

“因为那很像你的眼睛。”他说得很小声,但我听见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个傻逼。”

“我听见了,你说那很像我的眼睛。”

“你听错了。”

我转过头来看他,我们像很久以前的那场晚宴一样互相看了很久。他说我眉毛里长了根白毛,然后凑过来给了我一个吻。

我们从未说爱,但是我知道他的爱绝不比我少。

评分

参与人数 2糖果 +4 收起 理由
Chango + 2 发糖φ(≧ω≦*)
夜浮游生物 + 2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仏英】我的新邻居居然是我大学磕的CP?!
下一篇:前男友的离开也会让人悲伤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夜浮游生物 飞飞兔

发表于 2023-7-29 08: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啊嗷嗷嗷,在小细节里的爱太动人了
收起回复
Klarcy 2023-12-30 04:32
回复
嗚嗚嗚萌死了老師好可愛呢特別美好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风间2号机 小精灵

发表于 2023-8-2 18:42: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