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前男友的离开也会让人悲伤吗?

[复制链接]
兰暠lh 发表于 2023-8-6 02:13:52 |查看: 348|回复: 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弗朗西斯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块冰冷的石碑。

  黑色石碑上工工整整刻着的字母正向葬礼上的各位介绍着躺在碑前这块土地里的人的名字——亚瑟柯克兰,他的“前”男友,也许可以这样称呼,虽然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分手,但是也离分手并不遥远。

  弗朗西斯甚至没有掉一滴眼泪,只是平静的,和参加葬礼的其他所有人一样,依照程序站在墓碑前,看着每个人依次对着石碑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轮到弗朗西斯的时候,他蹲在碑前,只说了两个字——永别。

  离开墓园的时候,弗朗西斯不经意间看见还站在石碑边的科斯特,他不屑的笑笑,像是嘲讽自己的弟弟经营这么多年的感情就像一个笑话。

  弗朗西斯什么都没说,离开墓园后只是慢慢悠悠的在街头走着,不知道过去多久,才在自己的公寓门前站定。

  公寓的小门被推开,弗朗西斯瘫坐在沙发上,用自己的手用力揉着头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弗朗西斯不禁这么想着。

  或许一切的起因发生在两个月前。

  那一次的争吵和以前的许多次好像没有什么不同,亚瑟再一次夺门而出,而弗朗西斯这一次决定不再先去理他。

  一样的,亚瑟也没有去理弗朗西斯。

  等到过去一星期,弗朗西斯的大脑彻底冷静下来,决定主动去联系亚瑟。

  消息在输入界面里删删添添许久,在弗朗西斯终于点下确定键并将其发送,长长吐出一口气后,消息前的小圈转了几圈

  最后变成一个鲜红的感叹号。

  弗朗西斯短暂愣了一瞬,然后不死心的又将几条信息编辑发送,但收获的结果却是一样的。

  弗朗西斯脑子里本来早已沉寂的愤怒忽的又全部冒出来,并且愈演愈烈。

  “好啊,死眉毛!”弗朗西斯一点一点从自己的牙缝里挤出字母来,“自己生着病还不顾医嘱非得吃生冷食物的人才不值得哥哥我的原谅!”随后也把亚瑟丢进黑名单。

  今天不是亚瑟先服软这事就没完了!弗朗西斯愤愤的想。

  可事与愿违,亚瑟接下来的两个月都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

  弗朗西斯和基尔伯德与安东尼奥经过认真的讨论之后,得出一个结论——亚瑟单方面和他分手了!

  弗朗西斯咕嘟咕嘟往自己的胃里又灌几杯酒,他倒觉得没什么,一场失败的恋爱而已。分手?谁怕谁!

      但是他却在不久后得到亚瑟车祸的消息和葬礼的邀请。

  大脑一下变得空白,弗朗西斯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黑色的石碑前。

  他看着一个接一个驻足在碑前的,亚瑟的亲友们,或是哭泣,或是絮絮叨叨的讲个没完,表达着自己悲哀的心情。同时,弗朗西斯也在想,他自己现在又是什么心情?

  悲伤吗?但是他却流不出一滴眼泪。侥幸吗?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愉悦的感觉,反而有些什么东西像石头一样压在胸口,让弗朗西斯喘不上气。

  也许,弗朗西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怀有怎样的感情。

  排在前面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即使再不情愿,也还是轮到了他 。

  弗朗西斯的唇张开又合上,然后再次张开,就这样反反复复许多次,明明心里有很多话想说,但到嘴边却硬生生的拐了个弯,被弗朗西斯咽回去。

  最后,他还是慢慢吐出两个字——永别。

  思绪飘回现在,弗朗西斯将手里已经空了的酒瓶“哐当”一声放在桌子上,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酒精让大脑微微麻痹,不再那么清醒,弗朗西斯感到面颊上的凉意,抬手摸过去,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房间里安静且昏暗,压的人心里难受。

  “叮咚”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暂时打破了这份压抑。

  弗朗西斯瞥一眼手机。消息来自科斯特。

  他找我干什么?

  但弗朗西斯还是点开了手机。

  [我知道,你肯定会因为我为什么给你发消息感到困惑。

  直接说吧,这条消息是我那弟弟让我转发给你的。对,就是你想的那个——亚瑟柯克兰。

  我知道,你们不久前吵过一架。

  他所说的自己生气的原因是,那天是你们的纪念日,因为你在不久前说过自己想吃冰淇淋蛋糕,所以他那天特地去买了,但是你并没有领情,反而说了他。回来两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你拉黑了。

  他给你发消息,发现你把他也拉黑了,他以为你是单方面分手。还信誓旦旦的告诉家里的其他成员他不爱你了。

  哼,放屁。

  再后来,他遇见了基尔伯德和安东尼奥他们两个,才发现自己误会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脸皮那么薄,过好几天才决定去和你坦白。

  谁知道我这可怜弟弟为什么这么倒霉,去找你的时候被失控的大巴给撞飞。

  我只能说,活该。

  不过你今天看起来并不是很伤心的样子。亚瑟那小子还真是多心。

  事情就这样,我已经说完了,祝你愉快]

  弗朗西斯颤着手,恍惚着看完了信息。

  房间里寂静了足足三秒。随后,弗朗西斯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抓起钥匙就夺门而出。

  很快的,刚刚回复安静的石碑前就再次有了一个人影。

  弗朗西斯甚至来不及打理已经乱的不像话的头发,他缓缓将手放在石碑上,用抖动着的双唇说出话来。

  “我原谅你了,小少爷。”

  所以,你能不能对我说一句我也是?

                                                     ——E.N.D




上一篇:【仏英】我们从未说过爱
下一篇:暂别玫瑰(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