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仏英】地火

[复制链接]
Nightingale. 发表于 2023-9-24 09:51:24 |查看: 439|回复: 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我是一个普通人,十分十分地普通。
或许智商比平均水平高一些,学历比平均水平高一些。但这些都不重要。

我的中学时代是被裹挟着过完的,上上课,写写作业,考考试,一眨眼就被强风推着吹到了大学。

时常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很在意的东西,所以一直不太理解那些因为成功而欣喜若狂的心情。考上好大学、找到好工作真的那么重要吗?人还是终究要归于沉寂,人类还是终究要走向灭绝。我个人的辉煌灿烂只是能够满足当下的虚荣心,徒增我的优越感罢了。所以,怎么样都好,哪怕明天就有小行星撞击地球也好,不过是亿万年之后又将有新的地球霸主罢了。

记得第一次见到导师的时候,她问我为什么要选择继续攻读物理学博士。我不想骗人,我说我不知道。她说我是没尝过生活的苦。我没再说话,没有什么苦难是一闭眼一睁眼不能解决的。

后来博士毕业那天,导师说她见过的博士生都或是满怀着对物理的热爱,或是把追逐名利明晃晃地写在脸上,又或是立下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鸿鹄大志。唯有我敷衍而轻蔑。她很好奇我到底会走到哪一步。

“对我来说哪一步都好。”

“是吧,所以更好奇了。”

她是个怪人,偏偏喜欢我复杂而无用的奇怪研究,还帮我发表在SCI。不过她是个好导师。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学物理呢?”

“不知道。”

她笑笑,拍拍我的肩,哼着小曲走了。

“But everybody wants to put me down~They say I’m goin’ crazy~”

“哦,对了,你有女朋友吗?我可以帮你推荐几个。”她突然转过头来,“如果你喜欢男人就当我没说。”

“我可能不喜欢人类。”我摸摸脖子。

“祝你和你可爱的麦克斯韦妖幸福。我去做实验了,拜拜。”

幸福......吗?


-


四点......

四点半......

五点......

五点半!!

我拎起包奔向研究所的大门。

感谢同学聚会!今天不用陪那群疯子熬到半夜三更了!

我匆匆忙忙搭上公交车,细看这生活了十一年一次都没有仔细了解过的城市。


其实不止是为了逃加班才来参加同学聚会。


“我可是好不容易从那不勒斯赶回来。”

“听说你转行学了计算机?”

“是啊,当初总觉得生物专业行情会转好。”

赶到时已经是六点半,迟到了三十分钟。听见包间里的讨论声,我有些胆怯。进去了以后说什么呢,说我花了十年成了穷研究员么。

门忽然被推开。

“柯克兰?你怎么不进来啊......呦,怎么还穿着白大褂呢?”

“研究所的衣服。”

“喔......课题进展得怎么样啦?”

“还行吧。”

我草草敷衍了几句,走进去挑了个座位随便挑了点菜吃。我很少来这种酒局,不过是有几次去别的学校研学的时候导师带我见了几个老教授。

“都是我懒得计较,这在座的一个两个都是当年偷我研究成果的。”

“你怎么不举报他们啊。”我问。

“想要就给他们好了,本来也是随便捣鼓的。”

我只是想来见个人。

忽然,门再次被推开。

走进来一男一女挽着手,有说有笑的样子。不过进去之后便分开了,各自喝酒聊天。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难受,漫无目的地把碗里的西红柿戳得稀烂。

男人好像和刚刚跟我搭讪的女生问了几句,那女生往我这边指了指,他旋即径直走来了。

他穿了西装,左手手腕上是块金表,右手端着酒杯。

“亚瑟,听说你当了研究员?”

“嗯。你呢?”

“你猜。”他眨眨眼。

我说:“企业的主管?”

“几年前的事了。我刚从非洲回来。”

我注意到他的皮肤黑了好几个度。

“你创业了?在非洲建的工厂?”我猜测道。

他笑了,还是带着几分傲气。

“我们是同一类人,我想你一定能理解的。“

“我去非洲当志愿者了。”他说。

我想起高中毕业那天,走出校门的那一刻,我恍恍惚惚地看见展翅的陆禽,看见疯长的野草,看见高飞的孤云。

天地有如此静穆。

我看见他低着头,仿佛在笑,我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曾几何时我一直认为他会向往世俗世界里的成功,流连于情场,纵横于名利场。

“你学金融就是捞钱的吧。”

“对。要不然我喝西北风啊。”

“你这是赚得盆满钵满了以后才想着去非洲吧。”

“那当然。”

兜兜转转好几个来回,我终于问他:“你交女朋友了?”

“没有,我只是不想拒绝她,反正我明天飞非洲。”

“那你有这方面打算吗?或者说,结婚。”我继续追问。

“没有,反正我爸妈不管我。”

他熟练地从口袋抽出一根烟,搓亮老式的翻盖打火机,用外焰点火。他深吸一口,邪邪地笑,再把烟圈吐在我脸上。

我不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了他一根烟再借了个火,也想喷他一脸烟,结果刚吸第一口就呛到直不起腰来。两个人笑到合不拢嘴。

好列的香烟。

“你呢,你肯定不结婚。”

“不知道,可能吧。”我说。

他眯起眼睛看着我,带着洞悉一切的神情。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路灯的光打在他的脸上,一明一暗。烟火在他的眼中似跳动的火舌般忽明忽现,以它的灿铄直刺向暗夜。他皱着眉头,仿佛受难日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救世主。

“过几年你想怎么过,总不能一直待在非洲当志愿者吧。”

他闭上眼睛,投下睫毛的阴影。“去旅行,去环球旅行。然后学摄影。”

“资金够吗?”

“我现在的资产够养你当小白脸哦。”他揶揄地笑。

“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是什么善良正直的人,换句话说只要是人类就不可能没有私欲。我只是选择去帮助那些被抛弃的人,拾起被遗忘的风景。只是在小心翼翼地窥探。我还不明白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人类存在的意义,甚至我自己存在的意义。”他说。

空气里弥漫着尼古丁的味道。我望向他的眼睛,仿佛是郭文、是丹东、是安灼拉,是一切奔突的地火,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腐朽。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进去吃两口吧,有事手机上聊。”他说。

他的嘴唇还是好看的形状,我想。

-


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站在荒原的中央,头顶是一弯惨白的月亮。

他缓缓走近我,用他的嘴唇紧贴我的嘴唇,用他的舌头席卷我的口腔。

我怔在原地,颤栗着拥抱他,抚摸到他的背部那两道可怖的疮疤。

我知道、我知道,他不属于人间。




上一篇:请减速慢行
下一篇:一条海底隧道导致的血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V.E. 小精灵

发表于 2023-10-29 01: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呜写得好好!!一直感觉多佛两个都是孤独的存在主义者..........去非洲做志愿者的仏仏和怀疑一切的英英很安灼拉和格朗泰尔啊啊啊(你)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