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皮皮鬼就dover爱情作出重要指导

[复制链接]
茶瑾 发表于 2024-1-18 20:29:21 |查看: 397|回复: 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summary:弗朗西斯想邀请亚瑟做他圣诞舞会的舞伴,皮皮鬼们表示支持。

  文/茶瑾

  

  要说霍格沃茨的学生最期待的校园活动是什么?那绝对是圣诞舞会。在圣诞舞会上,邀请心上人共舞一曲,是再美妙不过的事了。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年轻气盛,为邀请想要邀请的人而伤透脑筋,女生们打扮得漂漂亮亮在心上人周围兜圈,男生们互相打气,找一个去做个范例。

  当然大家都认为弗朗西斯不会有这个烦恼。

  

  “弗朗茨,你邀请了谁?”魔药课上,基尔伯特冒着被斯内普教授关禁闭的风险探过头来问。谁能想到这问题正好戳中弗朗西斯的内心活动。他不耐烦地把手上的搅拌棒一放:“还没有呢,你真会说话,基尔。”

  “还没有?凭你的资质,你想邀请谁不行?不用你邀请,恐怕自己就送上门来了吧。”基尔伯特很惊讶,他调动脑袋思考弗朗西斯想邀请的人,还是想不出那个人:“按理说,弗朗西斯,整个霍格沃茨的学生除了柯克兰,还有谁会让你这么烦恼?”

  砰!弗朗西斯手一抖,手里的罐装粪石掉到地上,碎了一地。浓烈的味道引起了周围同学了围观,就连一直在认真熬药的柯克兰都把视线投了过来。弗朗西斯脸有一点红,不知是慌的还是羞的,或许是气的。他瞪了一眼基尔伯特,钻到桌子下,抽出魔杖准备施个咒语清理。

  “不是吧?真是柯克兰?”基尔伯特大惊失色,周围人的注意力再一次被吸引过来,几十双眼睛盯着他们,基尔伯特余光瞄到柯克兰眯起了眼睛。

  “清理一新——闭嘴,基尔!哦不……”可怜的弗朗西斯,他因过于急躁把咒语念歪了,那滩粪石砰砰几下,在一阵烟雾中变得更多了。周围几个同学连忙避开,打碎了几个瓶罐,基尔伯特目瞪口呆。

  “贝什米特先生,波诺弗瓦先生,看来不仅是我的魔药课,你们的咒语课也需要加强,需要我向菲利乌斯报备一下吗?”斯内普那令人厌恶的声音传来,教室里一片寂静,柯克兰瞪大了他的绿眼睛。哦该死的,都怪柯克兰,基尔伯特想。

  “斯莱特林扣5分,你们两个下课留下打扫,今天关禁闭。”斯内普无情地摇摇头,然后拂袖而去。路过柯克兰和他的坩埚时,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柯克兰先生,波诺弗瓦先生好像有事要找你,或许你可以问问他。还有,我不敢相信斯莱特林级长的魔药竟然熬得如此之差。”他的魔杖一点,柯克兰的坩埚里顿时什么都不剩了,“重熬!”

  柯克兰瞪了他们两个一眼。弗朗西斯脸都白了。

  

  “所以,你真要邀请柯克兰当你的舞伴?”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好不容易清理完那滩粪石,现在正赶着去上黑魔法防御课。

  “该死的斯内普,那粪石恶心死了,我今天晚饭都不用吃了。”弗朗西斯似乎还沉浸在对斯内普的咒骂里。

  “别转移话题,你真想邀请那个死眉毛啊。我以为你们只是认识了多年的死对头,从此之外没有一点关系。”基尔伯特耸耸肩。

  “我只是想邀请他跳舞,没别的。真的。”弗朗西斯苍白的解释显然不被基尔伯特所接受,他还沉浸在当事后侦探,从回忆里揪出弗朗西斯与柯克兰的蛛丝马迹。

  “哦,我听到了什么!”隔壁空教室忽然跳出来几只皮皮鬼,用着尖锐令人厌烦的嗓音说。他们脸上挂着八卦捣蛋的笑容。

  “弗朗西斯要邀请柯克兰去跳舞!弗朗西斯暗恋柯克兰!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的级长!”

  “闭嘴,皮皮鬼!”基尔伯特先反应过来,他伸出魔杖:“再吵我就把你们变成黄蚁!”弗朗西斯的脸迟迟开始变红。

  “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级长!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级长!”那几只皮皮鬼还在叫,并且还手牵手开始了跳舞,似乎想让全校都听见。弗朗西斯沉默了一会儿,他抽出魔杖,一个恶咒狠狠地打了过去,皮皮鬼们四处逃窜。

  “老天,这是五年来我看过的你施的最好的一个无声咒。爱情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去掉最后一句话。”弗朗西斯再抬头时,脸已经不红了,他又变回了那种玩弄人心,不可一世的高傲:“我才不想邀请他,无趣的英国人。我想邀请谁就邀请谁。”他抬起头,从容不迫地迈进了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

  你骗人。基尔伯特想。

  然后他俩因迟到一起被罚站了。

  

  弗朗西斯当晚接受晚禁闭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他独自一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唯一的光源是他的杖尖。这里连肖像画都没有,寂静得可怕。弗朗西斯鸡皮疙瘩起来了,他小心地探着路。

  可是他确实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似有似无,他侧耳听了一会儿,最后判断自己确实听到了。像是什么生物在动的声音。面前一片黑暗,可见范围很小,弗朗西斯摇晃着自己的魔杖,试图看清前方。巨怪,灵魂和一些鬼怪故事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弗朗西斯的脑子里。他手脚冰凉,勉勉强强地向前走着。

  忽然,他听到了人的脚步声,慢慢地,朝他的位置走来,距离很近。还有灯笼晃动的声音。大概是老师吧。弗朗西斯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老师看见大半夜在外面乱走,不然斯莱特林又要扣分。于是他躲到了走廊的一个柜子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带着点迟疑与犹豫,走到了柜子前。

  弗朗西斯心脏骤停,是自己的呼吸声太大了吗?他捂住自己的嘴巴。在快要窒息的下一秒,柜子被打开,强烈的光线使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完了。弗朗西斯想。

  “弗朗西斯?你在这里干什么?”映入眼帘的是亚瑟的脸。

  “亚瑟?”弗朗西斯大惊失色,他愣住了,与面前的人四目相对。气氛凝固了几秒钟。

  “你在这里干什么?”

  “斯内普关我禁闭,我回来时听到声音,怕是老师就躲了起来。”弗朗西斯如实回答,“你这是……级长巡逻?”

  “显而易见。”亚瑟伸出手把弗朗西斯拉了出来,帮他拍掉了背上的灰尘。“不过我已经巡逻完了。”

  “走吧。”亚瑟调了调手里的灯笼,这比魔杖亮多了。

  “嗯。”

  两个人肩并肩地走在阴暗的长廊里,一时无人讲话。弗朗西斯期待着亚瑟问他今天课堂上的事。“你今天为什么喊我的名字?”或者“弗朗西斯,你有舞伴了吗?”,又或者更加直接的“弗朗西斯,你是不是想邀请我去参加舞会?”他觉得凭借亚瑟对他的了解肯定能猜出他想邀请他去舞会,前提是他认为自己还没有舞伴。

  弗朗西斯第一次对自己的风流产生了后悔的情绪。

  他决定来点暗示。

  “还有几天到圣诞舞会?”亚瑟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天吧。”他挑了挑眉,“怎么?很期待?”

  “不,哥哥我苦恼死了。”弗朗西斯摆出一副困惑的样子,“我还没有舞伴呢。”算了,还是直接明示吧。

  亚瑟看起来并不惊讶:“你这青蛙终于开始招人厌了啊。”弗朗西斯看着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感情他从来都不关注自己的吗?追他的人都能够排长龙了,这英国佬居然不知道?

  又没人说话了。气氛再次冷了下来。他们继续走着。脚步声明显,以及……

  好像还是有别的声音。

  弗朗西斯屏息凝神,那声音越来越明显了,有点像老鼠偷吃的声音。声音越来越明显,似乎一触即发。他想到了禁林里的巨怪,童话里的恶魔,恐惧渐渐地爬到嗓子眼。

  “弗朗西斯,你……有没有听到一些声音?”亚瑟弱弱地问。

  “听到了。”弗朗西斯回答。恐惧不言而喻。弗朗西斯鼓起勇气抓住了亚瑟的手。这是抓,与他想象中的甜蜜蜜的十指相扣的牵手不同。但说真的,他也确实很怕。

  “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亚瑟说,他的眼珠子转了转,左看右看,弗朗西斯更紧张了,什么舞会都被他抛在脑后,只想快点回到温暖的休息室。

  “汪!”一声狗叫吓了两人一跳。一调恶犬正站在门口,唾液从他的滴到地毯上,污浊的瞳孔盯着二人。它低了低身子,做出准备进攻的姿态。

  弗朗西斯和亚瑟没有犹豫,立刻转身开始跑。果不其然,那条恶犬冲向了两人,开始狂叫。两人用尽全力跑着,黑暗中弗朗西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在地上,又被亚瑟赶紧拉了起来。血腥味开始弥漫——弗朗西斯受伤了,恶犬追得更紧了。梅林的胡子!亚瑟内心大喊。他回头用尽全力扔了个咒语:“lmmobulus!”

  效果显著。本来还在追逐的恶犬顿时被冻住了,但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它眼里的凶残。亚瑟来不及后怕,赶紧拉着弗朗西斯进了一个空教室。

  “荧光闪烁!……梅林的胡子,你伤到哪了?”亚瑟蹲下来地看着弗朗西斯忍痛的表情。

  “膝盖……”他的膝盖在摔倒时不慎被地上的装饰刺伤,血从裂口处汨出。

  亚瑟打了个哆嗦。他小心翼翼地用魔杖抚弄伤口,“速速愈合。”他吸了吸鼻子,“没事了,我知道很疼,忍一下。”

  “真糟糕,跳舞没有舞伴,被斯内普关禁闭,魔药作业还要重做。”弗朗西斯欲哭无泪地看着天花板,感觉自己倒霉透顶了,“我是不是该去偷一瓶福灵剂喝?你觉得呢?亚瑟?”他随口问道。

  亚瑟没回他。

  “疼死了,诶!亚瑟柯克兰,轻一点!你要戳死我吗?”弗朗西斯抬起上半身看过去,但出乎意料地看到了亚瑟柯克兰在哭鼻子。

  “去你的。”柯克兰抹了一把眼泪,“别看了。”他抬手想去遮弗朗西斯的眼睛,伸到一半又收回去抹鼻涕:“别看了,疼不死你。”

  弗朗西斯震惊地躺了回去,他在脑中把刚刚看到的画面重播了好几遍,又猛地坐起来:“不会吧,真哭啦?”

  “躺回去,小心我真的戳死你!你追女孩用的情商呢?在我身上哪怕用一点用一点行不行?非要跟我吵架是吧?”柯克兰吼得很大声,但气势很弱,装得也不好。瞪着的红眼睛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受伤的不是我吗?你哭什么,别哭了……”弗朗西斯想去摸他的脸,在伤口痛感的威胁下再次躺了回去。

  一时间空气中只有伤口恢复和柯克兰洗鼻子的声音,两个人都不说话。两个人都在胡思乱想。

  “你刚刚说……”弗朗西斯尝试开口,在亚瑟眼神威胁下决定不重复他的话:“说实话 我不想把你和其他女孩男孩混为一谈。”

  “也不是别的,我对你是认真的。”

  “那些都是胡话,所以我不想对你说。”

  弗朗西斯看着眼前的人变得通红的耳朵,他低着头,杖尖仍然在他的膝盖上轻抚,但他的伤口早就好了。这更像是在挠他的心。弗朗西斯看不见亚瑟的脸和表情,心里上上下下。

  他看着亚瑟头上的金色发旋,勇敢的开了口:“所以说……”

  砰!又是一声巨响。一个皮皮鬼从箱子里钻了出来,它开心地看着两个人:“surprise!”

  ……弗朗西斯想对它大喊滚回去。

  “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级长!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级长!”它又开始跳舞,肮脏的手脚上下挥动,激动得很。这下弗朗西斯也开始脸红了。

  “闭嘴!”亚瑟柯克兰终于发话。他抬手一个恶咒,十分斯莱特林地把皮皮鬼打回了箱子里顺便上了锁。可怜的皮皮鬼受到了今天的第二次恶咒攻击。

  皮皮鬼不甘心地乱动,箱子发出不满的声音。

  “我明天一定会去跟邓布利多校长说,好好整治校内的皮皮鬼问题!”斯莱特林学长此时小脸通红,是被气的。

  “好了亚瑟!”弗朗西斯抬高了音量,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心里欲哭无泪,在这样的情景下对该死的英国佬发出邀请也太逊色了,但好像没有办法了。

  “呃……我是说,亚瑟,”亚瑟脸依旧很红,羞的,他开始躲避弗朗西斯的眼神。

  “你……你愿意……你愿意当我的舞伴吗?圣诞舞会上。”弗朗西斯一口气说了出来,他看着亚瑟,心里开始数着死亡倒计时。

  箱子内的皮皮鬼发出讨人厌的尖叫,它又开始大喊:“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级长!”

  “无声无息!”亚瑟柯克兰又一个咒语扔过去,箱子与皮皮鬼彻底恢复了平静。

  “我是说,”他抬起头,把头发抚到耳后,尽量显得不害羞,很平静地说:“我愿意。”

  这听起来像是在回应求婚请求。弗朗西斯的心在开心得爆发前想道。

  “……我很荣幸,当你的舞伴。”亚瑟可能也想到这点了,他小声地补充,鼓起勇气看进弗朗西斯好看的紫眼睛。

  “记得穿蓝色的礼服,不然我现场走人!”傲娇的斯莱特林学长开始大喊,打死他也不会说出他觉得弗朗西斯穿蓝色衣服帅到透顶这样的话。但他确实很想和穿蓝色衣服帅到透顶的弗朗西斯在圣诞舞会上跳舞。

  “……我会的。”弗朗西斯回答,他抱住了眼前的英国人,任凭英国人的挣扎,最后怀里的人也顺从地揽住了他的脖子。

  真可惜,亚瑟刚刚给皮皮鬼施了咒语。弗朗西斯想,这回皮皮鬼再喊“花花公子爱上了斯莱特林级长!”,他可就不会介意了。





上一篇:【仏英】死者的葬礼致辞
下一篇:【仏英】a whole new world ,for you.and.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枫茶 小精灵

发表于 2024-2-21 08:4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皮皮鬼一如既往的优秀😆
我要说一句 收起回复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