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仏英】a whole new world ,for you.and.me

[复制链接]
茶瑾 发表于 2024-1-20 01:44:19 |查看: 298|回复: 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summary:荒唐,简直是荒唐。英格兰想,他不是茉莉公主,法兰西也不是阿拉丁,但他们现在两个人正坐在魔毯上,魔毯一直飞着,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文/茶瑾
  

  “这肯定又是你的什么诡计!”英格兰大喊,他的手堪堪地抓住魔毯的一边,稳定住重心站稳后,抽出箭对准法兰西挺拔漂亮的鼻尖,“赶紧结束这个无聊的玩笑话,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你以为我愿意跟你一起挨得这么近吗?!”法兰西无辜地大喊,他对上英格兰的愤怒的眼神,他用手挡开箭,“你最好坐下来哦,有风……”话音未落,英格兰身一倒,直接撞到他怀里,法兰西扶住他的头,又嫌弃地推开他。往下一看,是一览无余的大地黄沙,远处有几座房屋,偶尔能看见骆驼。这当然,对于身处西欧的他们是罕见的异域景色——如果不是他们正在天上以不知时速多少的魔毯上的话。

  法兰西发誓这绝对与他无关,他记得明明昨晚他还抱着美人入眠满身香气,今早一睁眼就被风吹得脑子疼,然后发现自己正在神话故事中的阿拉丁的魔毯上,以及睡在他旁边的英格兰。那粗眉毛看得他火大,于是他一脚把英格兰踹醒,然后就是上面的故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英格兰大喊,他往下看,又缩回来,法兰西靠着垫子,无赖地看着他伸伸缩缩,翻了个白眼。“你试试跳下去,说不定就结束了。”

  “我不。”英格兰说,“为什么不是你跳?”风声呼啸,他皱着眉头。

  “因为哥哥我有高雅的艺术审美,在这上面欣赏美景正合我意。当然野乡出身的你是不能同感的啦……”

  “闭嘴!”英格兰向前一步,试图一拳打过去,法兰西拧住他的手腕把他压在身下,面无表情。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想想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在想啊,你才是,一直都悠闲得很。从我身上下去!滚开。”英格兰大喊。法兰西无奈地放开了他。此时天色已暗,他早已过了愤怒迷茫的阶段,“我看我们短时间内是不能从这魔毯上下来的了,不如我们先聊聊天?”

  “哈!聊天?你指望这毯子听我们聊天然后大发慈悲把我们放下来?不愧是青蛙,你脑子里怕全都是蜗牛粘液吧?”英格兰大声讽刺。在看到法兰西的第一眼,他不得想起他的军队战败于北非,就为了救法国的国王——简直荒唐!如果不是他,他想,他就不至于又要赔上军队和军粮,同该死的萨拉森人作战,然后签停战协议,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都是,都是法兰西的错!「注1」

  “你又要开始跟我翻旧账了是吗?”法兰西看透了他的心理。

  “旧账?是新账吧,就几天前的事。”英格兰冷笑,“法国凑足五十万磅图尔币了吗?”「注2」

  法兰西的脸色沉了下来,他之前的优雅与冷静消失了一点,阴险与权谋初露尖角。没错,这才是法兰西。英格兰想,这才是他熟悉的法兰西,优雅,艺术,大方都只是他虚伪表象,他不会再被骗了。1066年,威廉一世在英国加冕称王。宴会上,除了嚣张的新王,还有站在他身边,轻轻笑着的法兰西。他依旧美丽,像女人一样姣好的面貌,绑成辫子的金色长发,英格兰想起了法兰西抱着他时头发落在他脸上的触感,可下一秒他的美好回忆却破灭了。

  “你好啊,英格兰小兔子,好久不见。”他微笑着向他走来,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忽然发力一按。

  “跪下,为你的新王。”

  英格兰的心脏快扭成柠檬,他不愿细想当时法兰西眼里震惊,惶恐的自己。不能再被法兰西骗了!他想。他直接对上法兰西阴沉的眼神,学着对方不屑的神情:“在北非和突厥打交道的感觉如何?你怎么不等等你的皇帝,自己就先回来了呢?”

  “别逼我,英格兰,注意你的言行。”法兰西恶狠狠地盯着对方,他的手也伸向了腰间的佩剑。大战一触即发。

  良久,法兰西收回了手,假装无事地撩了撩头发。英格兰疯狂跳动的心脏平稳了下来,他冷哼一声坐下:“不是要聊天吗?聊什么?”

  法兰西想了想,也坐下来:“你听过阿拉丁和神灯的故事吗?”

  “无聊。”英格兰翻了翻白眼。

  “那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魔毯上?”法兰西打趣道,“粗眉毛茉莉公主?”

  “滚,为什么你不是那个公主,你长得跟女人一样。”

  “才不是呢。你看你瘦成这个鬼样,还比我矮,你才是那个公主。哪有公主比王子还高的。”

  “……退一万步,我是公主,你就是阿拉丁咯。”英格兰尝试反抗。

  “阿拉丁就阿拉丁。如果我真是,那三个愿望里肯定有一个就是把可爱的英格兰绑在我身边一辈子做我的奴隶。”法兰西优雅地把脚搭起来,托腮看着英格兰气急败坏的跳脚样。

  “我才不会被你绑起来!你痴心妄想!”

  “你的亲王可是认了我的亲王作臣啊,那说明你也是我的臣子,快点来服侍我。”

  “我的亲王又不代表我,你的亲王也不代表你。”

  “可你是英格兰啊,历史上明明白白的就是:英格兰的法兰西的附庸。”

  “……我是亚瑟柯克兰,不是英格兰。”

  “你耍赖!”

  “我没有!”

  这魔毯该死的小,法兰西咬牙想道,他被迫跟英格兰挨得很近,对方理直气壮背后的小心虚也看得一清二楚。“亚瑟柯克兰就是英格兰。”他一遍瞄着英格兰的揪着魔毯的手,一边随口应道。

  “浑话,那为什么我是人?你小时候还经常送我东西呢,难不成法兰西给英格兰送援助了?我俩的事,你别上升到国家。”

  气氛或许沉默了一,两秒。他们谈到了一些深思熟虑过后决定抛下不谈的问题。英格兰当机立断立即转移话题:“你坐过去点,我都要掉下去了!”

  “……我也没位置。”法兰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一大片空位,一把揽过英格兰的脖子,“来嘛,坐一起不就好了。”

  “放手……别抱我抱得这么紧啊……”英格兰脸有点红,这下他彻底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香水味,法兰西的领口就在自己脸前,他的手实实在在地搂着自己,他忽然有一种神奇的,不可言喻的感觉,这使他没有挣扎开。可这是不对的,他又一次掉进了法兰西的陷阱。法兰西的花环,他的礼物,微笑,拥抱,抚摸,都是陷阱。

  清醒一点,英格兰。

  他又开始挣扎了,法兰西放开了他。他们并肩坐着,看着眼前飞过的千万世界。黄沙大地,飞尘成卷,远边的天空是绚丽的紫色,身旁不时有飞鸟。魔毯的速度刚刚好,不快不慢,也不颠簸,稳稳地载着他们两个飞翔。

  “这里是……中东?”英格兰喃喃自语。

  法兰西点了点头:“看来是的。”

  “信奉穆斯林的地区。”

  英格兰扭头看法兰西,他脸上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波澜。线条清晰的侧脸配着他没什么情绪的眼神,俨然像画上的画,英俊得让英格兰心跳加快。

  “你没什么感想?”

  “能有什么感想呢?信什么神,不都一样。”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没道德。且不说教主会把你绑到十字架上让众人围观你的死刑,其次你的前几任国王为这事拼死拼活地远征,你就一句信什么神都一样?”英格兰冷笑,他心里着实不爱这话。

  “有什么不能说的。你又不是不懂,难道真当是为了宗教而去打仗?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你有没有获利你自己也清楚,装什么呢。”法兰西毫不犹豫地戳破了事实。

  英格兰沉默了。他撇了撇嘴,往法兰西坐得更近了点。

  “打了九次了,死心了吧。”

  “不死。”法兰西立即回话。

  “真是‘勇敢者’。”英格兰翻白眼。「注3」

  “随便你怎么说。我这次上台的新王看起来可不是善茬,你可小心点。”法兰西用膝盖碰了碰英格兰的膝盖。英格兰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眼里流现出笑意。「注4」

  “我听说了,美男子国王。”

  “肤浅。”法兰西也忍不住笑了。他好久都没有这么轻松的笑过。不是得遇美人的笑,不是战争获胜的笑,而是发自内心的,舒服的笑容。

  “我有自信,下一次能赢。”

  “骄傲自大。”

  “为什么我不能自大?”法兰西说,“以后,说不定我会占领全欧洲,甚至到这里,到东方,都会是我的领土。我的文化会被传播到各地,我的语言会被众人所熟知,我的艺术会成为共识和潮流。我坚信这是法兰西的未来。”他低头望着一片土地,张开手,拥抱天空,又像是在拥抱想象中的自己。

  “不,不可能,你无法打败我。”英格兰说。他看着法兰西的背影,十分坚定:“英格兰绝不会投降于法兰西。”

  法兰西回头,出乎意料地向他微笑:“当然,你也能这么想,你也可以自大地认为英格兰会成为世界的王,世界的月亮,世界的瞩目,这是你的自由。当然我也会回你一句‘法兰西不会被英格兰打败’。”

  “我不要当月亮,我要当太阳。”英格兰说。

  “我要当整个世界的太阳,日升之时,全世界都会向我瞩目。无论是海洋还是陆地,都会被我的光芒所照射。我会征服一切,甚至是颠簸的海洋。”

  他看向法兰西:“当然,我也会努力征服你。”

  法兰西看着他,他们对视着,紫眼睛与绿眼睛缠绵。他们意识到了这并非是剑拔弩张的宣战,而是他们对于未来的畅想,是本能,也是美好,是共同点,是渴望,是幸福。

  “哈。”法兰西轻笑道,“我们为什么非要征服对方呢?或许未来是我们共同统治世界嘛,或者说我们以后合并成一个国家了呢?你可以在制度上称霸,我也可以在世界文化上百花齐放。”

  “或许未来的我们不是敌人呢?”

  这句话钻入英格兰的耳朵,但他的大脑却废了好一阵力气才理解成功这句话。他与法兰西不是敌人,这真的是天方夜谭。但,如果他们真的不是敌人,如果他们共统,如果他们是一个国家的,他们之间最近的地点只隔了三十四千米的海峡,他们便可以亲密无间,同枝连气。他与法兰西能名正言顺地对话,送礼,拥抱,甚至是一些英格兰内心深处更深层次的交流,这些不是为了欺骗,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英格兰此时意识到,他并不希望自己和法兰西是敌人,或者说,他不希望亚瑟与弗朗西斯是敌人。

  “你说呢?亚瑟。”

  “……弗朗西斯……”英格兰,不,亚瑟回答,“你难得的说了一个好的提议。”

  他们同时望向远方,看到了远远的山丘,然后是海洋,还有房子,集市。他们都在构想着未来,自己不再被压迫,不用再做谁的附庸,自己的人民可以骄傲地挺起胸膛。自己和身边的人可以真正地拥抱。抬头看是满天星空,弗朗西斯说:“我希望我以后是上面的一颗闪亮的星。”

  “我也会是。”亚瑟说。他没有看上面,而是盯着弗朗西斯的嘴唇看,他的内心燃起了一团火,使他有一种荒唐的冲动。

  弗朗西斯用深情的眼神看着他,那抹鸢尾紫在慢慢地放大,弗朗西斯在笑。亚瑟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感觉到弗朗西斯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弗朗西斯的鼻子碰到了自己的鼻子,然后,嘴唇相碰。

  在今时今日看来,这画面若是被美利坚意识体阿尔弗雷德看到后,他肯定会兴奋地狂写剧本大拍电影把茉莉公主改为白男阿拉丁变为双性恋作为政治正确的好选材,或者直接翻拍两位意识体。当然幸运的是具有商业头脑的他会明智地保留电影名曲《a whole new world》,这首电影里男女主角二人在魔毯的合唱的歌曲。并且这首名曲的最后一句歌词,对于此时的情景,十分的合乎。

  a whole new world , for you and me.

  正在接吻的弗朗西斯与亚瑟并不会知道。两百年后,欧洲发生大乱动,英格兰与法兰西正式走上了海洋与陆地的道路,踏上了他们主宰欧洲开始的第一步,四百年后,他们真正成为了世界的太阳与文化之花,名副其实的欧洲的双子星。五百年后,巨星陨落,他们臣服在新的巨星下,但对世界的改造痕迹已无法改变。法兰西与英格兰,将会是世界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弗朗西斯与亚瑟还是吻着,并不知道此后的法兰西与英格兰会如何上升下降,并不知道此后会是他们亲手改造的全新世界,也并不知道这个吻结束之后他们就会各自出现在各自首都里仿佛这荒唐的魔毯之旅从未发生过,他们只是互相亲吻,舔砥对方的嘴唇。

  法兰西紧紧地按着对方金色的脑袋,耳畔是鸟扇动翅膀的声音,是风声,是大地日新月异的变换。但他的世界里永远有英格兰存在。在未来里,弗朗西斯会与亚瑟同在。

  

  

  注1:十字军东征中法国国王路易九世被俘后曾向英国求助,结果英国派的兵被萨拉森人打得很惨。

  注2:当时俘获路易九世开罗的皇室要求法国用五十万磅图尔币赎回路易九世。

  注3:法国国王腓力三世向阿拉贡发动了被认为是“向卡佩王朝发动的最不正义,最没必要,最灾难的战争”,军队在进军过程中遭遇痢疾,撤退时被阿拉贡军队堵截,自己也丢了性命,被后人讽刺地称为“勇敢者”。

  注4:新上台的王指腓力四世。不但长相俊美,且很有才能。后来他与英国的爱德华一世打仗,确实给英国带来了不少麻烦。





上一篇:皮皮鬼就dover爱情作出重要指导
下一篇:【仏英】如何在赛场上干翻对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