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仏英】如何在赛场上干翻对头

[复制链接]
无念之棠 发表于 2024-2-1 11:33:03 |查看: 385|回复: 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W学院校运会设定 
(现在还不是)学生会副会长仏×学生会会长英
喜闻乐见的欢喜冤家
后篇指路《竞选会长只为气死对头》
如果可以👇
————————
  “谢天谢地,他们就不能让让我们吗?”
  “你是在说学生会那帮人?”安东尼奥抬起头,看向前面几个带着学生会袖章学生。收回视线,弗朗西斯正烦躁的伸着脖子,企图透过人墙看到前面的演出。
  “我不明白,他们一定要挡在我们前面吗?到底是哪个蠢货给他们安排的——从音乐节到运动会,每次一有演出,那些学生会的都要站到我们前面去——”
  “你知道他们这么做只是因为他们需要帮助校电视台录制活动视频,”安东尼奥无奈的回答道,“而我们面前这些位置又正好是视野最好的。”
  弗朗西斯很大声地啧了一声。
  前面的学生会会员们也不是聋的。他们其中一人回过头来,跟弗朗西斯对上了视线。
  那人沙金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有些惹眼,碧绿的眼眸泛着光。弗朗西斯不禁眯了眯眼。
  “让一让。请。”弗朗西斯一字一顿的说。
  那人假笑着回答:“学生会执行任务。请谅解。”
  “为学生服务的学生会,”弗朗西斯抱着胳膊,也回敬了那人一个假笑,“你们挡到学生了。”
  “听从学生会管理的学生,”那人学着弗朗西斯的样子抱起了胳膊,“请配合学校安排的工作。”
  “那个,亚瑟,我想,我们让一让就好了,也不止这一个地方视野好——我看那边也不错。”就在弗朗西斯刚想继续开口讽刺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这剑拔弩张的氛围。
  安东尼奥松了口气:“啊,是小菊。”
  在校电视台负责录制的本田菊朝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客客气气的点了点头,拽了拽亚瑟的胳膊。
  那个被唤为亚瑟的男生看了本田菊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气来,但没再说什么。他率先扛起一架摄影设备,朝着本田菊刚指的位置走过去了。其余学生会的学生匆匆忙忙的跟在他身后。经过弗朗西斯身边时,亚瑟依旧神态傲慢的轻声说道:“祝你观看愉快。”
  弗朗西斯被呛了一下,他扭过头盯着亚瑟走远的背影,大声回复道:“你们最好拍摄成功!”
  安东尼奥不知道什么时候笑倒在了座位上。
  “你听起来真的在祝福他,”安东尼奥捏着嗓子模仿道,“‘拍摄成功!’”
  然后他遭到了弗朗西斯的痛击。


  “现在我们看到,第一赛道上站着的是…”
  解说员拿着话筒热情洋溢的给观众们介绍着参加一千米长跑运动的选手们。弗朗西斯站在第四道上,活动着身体部位,做着最后的热身。
  “第四赛道上站着的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现在正进行着热身——”解说员的介绍还没结束,就被一片尖叫声与欢呼声盖过了。弗朗西斯扬起笑容,对着观众席抛了个媚眼。
  “…第七赛道上站着的是亚瑟·柯克兰,众所周知,他是创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学生会会长,他甚至刚刚才急匆匆的摘下学生会袖章来参加比赛,让我们为他的负责与坚持鼓掌——”
  弗朗西斯一愣,检录的时候第七道的选手就没来,他本以为是弃赛了,结果没想到,竟然是学生会那家伙——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在心里将这名字嚼了一遍,随即看向第七道的位置,亚瑟正漫不经心的活动着脚腕,对观众席的热情视若无睹。但是出乎意料的,他像是感受到了弗朗西斯的目光,于是抬起眼,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亚瑟假笑了一下,扬了扬手:“祝你好运。”
  作为回报,弗朗西斯翻了个白眼:“彼此彼此。”
  枪声响起,弗朗西斯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一种莫名其妙的胜负欲点燃了他,以至于他直接推翻了前期蓄力后期发力的计划,凭着蛮力想要直冲一千米。
  很快他就一骑绝尘,第一圈甩了其余对手近两百米,解说员看呆了,他颤声说着:“波诺弗瓦选手似乎对自己能力有着高度自信,第一圈就开始冲刺,希望他可以这样保持住——”紧接着观众们就听见了解说员通过话筒被扩大几倍的倒吸凉气的声音,“是柯克兰选手!他追了上来!”
  观众席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本来是在队伍最后默默蓄力的柯克兰突然像是被插了条火箭一样猛的开始加速,一下子就将他和弗朗西斯的距离拉近到了50米,观众们先是呆愣着,然后爆发出更加热烈的欢呼声,这样诡异却又令人惊喜的一千米跑法在运动会场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弗朗西斯没有回头,但他听到了解说员的解说,他几乎是难以置信的了解到柯克兰正紧紧跟在他身后,而且两人的距离已经开始拉进。于是本来已经有些体力不支的他又突然像是被灌进了源源不断的能量一般再次大步迈开双腿向前迈去。
  “还剩四百米!让我们看看前面遥遥领先的两位选手能否保持自己的优势地位呢?”
  弗朗西斯听到了亚瑟的呼吸声变得有些粗重,而自己也没有好到哪去。两人的距离仍然在拉进——“十米!”解说员激动的说道,“难道波诺弗瓦选手要被柯克兰选手超过了吗?”
  “最后两百米!”
  弗朗西斯看向地上的影子,他和亚瑟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在跑道上重合在一起。他的余光已经可以看见亚瑟的脸了,那人即使累的大汗淋漓却依然没忘记端着那欠揍的表情。
  亚瑟朝着弗朗西斯嗤了一声,步子迈的更大,赶到弗朗西斯前面去了。
  “波诺弗瓦选手被柯克兰选手超过了!还剩最后一百米!到底花落谁——”
  “弗朗西斯!干他丫的!”
  基尔伯特的声音突然透过话筒回荡在整个操场上,观众席一片乱哄哄的,解说员的声音有些无奈:“同学,不要抢话筒…”
  弗朗西斯极力克制着自己不要笑出声来,连亚瑟那万年不变的傲慢表情都出现了一丝裂痕。两人仍然卯足了劲向前冲,速度不相上下,几乎是并排跑着。风和光都被踩在脚下,世界的喧嚣被抛在脑后,终点那条红线越来越近,呼吸声变得粗重,又好像越来越轻松——
  “啊啊!”
  不知是谁的脚踢到了谁的腿,又是谁的手抓住了谁的胳膊,在终点线的前20米,弗朗西斯和亚瑟竟然一同摔倒在了地上。观众席传来一片震惊的叫嚷,接着又是此起彼伏的喊声。
  “我——”弗朗西斯忍着腿痛想从地上站起,但是这对已经精疲力竭的他来说实在太难。他不知道现在该对这个处境作何感想,又想笑,又想骂人,只好对着摔在一旁的亚瑟骂道:“天杀的,柯克兰。”
  “你,才是,该死的,蠢货。”亚瑟也已经疲惫不堪了,他边喘粗气边骂着,他现在一根手指都要抬不起来,更别说他这双已经擦破了皮开始往外流血的腿。
  弗朗西斯情况还好一些,只是有些淤青,他回头看到后面的选手已经要追上来了,于是用尽全力站了起来。他听到看台上的欢呼声,终点的红线向他敞开怀抱。
  亚瑟没有善罢甘休,他用双手撑起上身,刚要抬腿,血液再次涌了出来,剧痛席卷了他。他用手捂住嘴才没让自己的惨叫流出来——那太丢人了,特别是在弗朗西斯面前。
  他不敢抬头看弗朗西斯的表情,或是幸灾乐祸或是同情可怜,他都不需要——直到一双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这讨人厌的麻烦精,”那双手的主人说着,把亚瑟拽了起来,迎着风向前跑去,“傻愣在这里等着被别人超过吗!”
  是弗朗西斯。
  亚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一时间种种难以言喻的情感涌上心头,将他的心脏搅成一团乱麻。以至于他忘却了双腿血淋淋的剧痛,忘却了他们之间对立的关系,忘却了他一以贯之的表情管理,也感受不到观众席的沸腾,感受不到解说员的呼喊。好像这个世界在这一刻只剩下了呼吸,心跳,那双温热的手,和弗朗西斯。
  终点的红线被两人横亘在腰间,世界又在这一瞬清朗起来。亚瑟像是才猛然缓过神,排山倒海的欢呼与尖叫将他包围,礼炮被拉响,彩带飞舞于空中。扭过头,弗朗西斯一边接受着旁人递上来的汗巾和矿泉水,一边对亚瑟露出了一个假笑。
  “摔到脑子了?”弗朗西斯说,“医生也要我帮你叫吗?”
  亚瑟立马又摆出了平常那副高傲的表情,假笑着回复道:“别指望我谢谢你,毕竟是你撞的我。”
  “嘴硬得可以去敲砖。”弗朗西斯向亚瑟举了举手里的矿泉水,像是在敬他酒。
  亚瑟的脸有些泛红,不知道是过度运动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那句感谢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他又马上把这句话转化成一声轻咳。弗朗西斯像是刻意逗他似的把耳朵凑到亚瑟嘴边说着:“听不见再大声点。”就在亚瑟要挥起拳头的时候,佩德罗带着医生跑上来,二话不说就要把亚瑟抬去医务室。他这才想起自己的双腿还流着血。
  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在朋友们的簇拥中转过身。
  又像是之前的每次意料之外的对视,亚瑟回过头,正好看见弗朗西斯也正望向他。
  他扬了扬嘴角——这次不是假笑。





Fin.
————————————
可以去老福特搜远堂支持作者!我一般在那边发文




上一篇:【仏英】a whole new world ,for you.and.me
下一篇:【仏英】竞选会长只为气死对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