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摸一样?

[复制链接]
裴辞 发表于 2024-4-6 14:15:08 |查看: 193|回复: 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电影天生一对au
(未完结)

  伊丽莎白女王号

  “先生,能允许我邀请您共舞一曲吗?”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士向亚瑟伸出了手。
  亚瑟挑眉:“先生,我假装您能看得出我是一位男士。”
  “难道不可以吗?”弗朗西斯笑眯眯地挑起眼。
  四目相对。
  鸢尾紫色的风浪蛮横无理地冲入一片碧绿幽深的森林。


11年后


  “好了,就是这儿了!祝你度过一个愉快的暑假,小马修。”
  “谢谢你papa,我会的。”马修羞涩地一笑。
  弗朗西斯飞快地飙车走了,谢天谢地,虽然亲爱的小马修十分乖巧,但他仍然非常期待孩子不在的八个月的愉快的单身汉时光。
  马修用力的将行李拖向集合地点。不远处有一个男子拿着个喇叭大声的喊着:“欢迎大家来到瓦尔登夏令营!纳瓦霍木屋的向这边走……”
  “嘿bro,看你搬得太吃力了,应该需要本hero的帮助吧!”一个快活响亮的声音从马修耳边响起。马修被吓了一大跳,大概是因为过于内敛的性格吧,马修从来都是隐身在人群中的存在,从来没有同龄人向他搭过话。
  马修还没来得及道谢,那位hero已经飞快地将马修的行李扛在了肩膀上,向集合中心跑了过去。
  马修惊讶于这个男孩的怪力,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行李早已被带着跑得无影无踪了。
  “嘿,等等我!我的行李!”马修小声地叫了一声,朝着营地追去。

  最后,马修在成堆的行李底部发现了自己的箱子。眼看着行李山越堆越高,他意识到,如果再不想办法将箱子扯出来,里面papa给自己准备的枫糖浆和马克龙恐怕是不能入口了。
  就在这时,一个拿着汉堡经过的男孩余光似乎看见了马修,跑过来对着马修说:“哦!你是刚刚被hero帮助了的同学吧,
  “对,请问一下……”
  “没关系,以前有个中国人告诉我要助人为乐,hero我是不需要你的谢谢的!”
  “但是,请问能不能……”
  “不过hero也不介意当你崇拜的偶像哟。“
  “可不可以帮我把行李拉出来啊。”马修终于抬起头,一口气朝着汉堡怪力男孩喊了出来。
  没错,是大声地喊了出来。如果弗朗西斯在这里也许会非常吃惊:“哦我的上帝,小马修什么时候这么勇敢了?”
  但是很显然,我们的小阿尔弗雷德——正是读者们一直期待的汉堡男孩——在看见马修的相貌后,惊恐的叫出来:“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摸一样?!”


嘿!老亚瑟:
  hero在夏令营里度过了一个超级棒的一周!我在这里是最棒的击剑运动员,所以hero就暂借理解你为什么要让我学击剑这种所谓的贵族运动了!而且hero还赢得了绝版的漫威漫画!(因为它没绝版的时候你没有给我买,超过分哦)还有一套哈利波特全集(hero会给你带回来的!)
  我在夏令营认识了一个超级像本hero的人!他一定是抄袭了我的脸!hero一直想要去找他收版权费,或者劝说他去做个整容手术。但是他仿佛有神奇魔力,会消失在人群中,这真是太酷了!
  就说这么多吧,hero要去游泳了!还有超酷的水仗哦!
拯救世界的hero留


  
亲爱的阿尔弗雷德:
  希望你在夏令营一切顺利。作为你的父亲,我需要再一次提醒你对我的称呼与说话方式。对于你所提到的击剑运动,很高兴你能理解我对你的贵族教育了。但我还是要告诫你,要用完美的礼仪对待夏令营同学,而不是说出对他人容貌质疑的话。
   最后,请你每周准时向我的邮箱发送信件,你的舅舅们都很关心你的暑假生活。
  祝你夏令营生活愉快。
亚瑟 柯克兰留




  在接下来的三周,阿尔弗雷德与马修都在夏令营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前者在诸多体育活动中称王称霸,并且在晚上的天文观测活动中也展现出惊人的物理天赋。后者则低调地参加了各种艺术活动,在老师的赞美下谦虚地提到父亲对自己艺术素质的培养。
   “各位同学注意了,今天我们将前往离营地不远的森林进行为期一周的户外活动。在森林的这一周中,我们会重新分配森林木屋。接下来听我宣布分配名单并找到舍友......”

  “...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马修·威廉姆斯!”

  “真遗憾啊琼斯,没有跟你在同一间宿舍了。”

  “哈哈哈哈bro我们还是能一起去冒险的。话说,威廉姆斯同学是哪一个啊?”阿尔弗雷德开始东张西望地寻找新舍友。

  “我就在你旁边。”马修小声的说。

  阿尔弗雷德被吓了一大跳,似乎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夸张地说:“嘿是你啊老兄,不过你是怎么做到在我旁边都能不被发现的啊?”

  马修礼貌一笑。

  

  当晚,马修跟阿尔弗雷德就迅速地搬进了森林中的木屋。

  阿尔弗雷德一整天玩得很累,很快就躺下进入了睡眠状态。

  马修是被大风呼啸的声音惊醒的,他想将窗户关上,却发现光靠他自己的力量关不上。

  他摇了摇隔壁床的阿尔弗雷德,说:“琼斯同学,快醒醒!窗户还没关,要下暴雨了,我一个人关不上。”

  阿尔弗雷德被叫醒了,嘟囔着:“真该死。”他迷迷糊糊地去关窗户。

  这时又一阵强劲的大风,将马修放在床边的照片与画作全部刮了起来。马修立刻慌慌张张地去捡。

  阿尔弗雷德发现其中的一张的照片落在了他的脚边。他捡起来后才发现,这张照片上面有一个留着长长的金发,英俊潇洒的男人,正含情脉脉的望着他的对面,然而照片是缺掉一半的,他无法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使如此英俊的男人着迷。

  阿尔弗雷德此时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他隐隐约约地感受到这张照片的背景很眼熟。他眯着眼睛从他的箱子里面掏出了自家老爹的照片,“好巧啊,这张照片也是残缺的。”他很不清醒的想着,然后就将两张照片合在一起。

  马修正好整理完了自己画作,突然发现少了一张照片,朝阿尔弗雷德的手中看了过去。

  而阿尔弗雷德的手中的照片让马修瞳孔一缩。只见马修丢的那张照片突然变得完整,照片中有两位相貌各有千秋的男人四目相对,一抹鸢尾紫色遇上了碧绿森林,而这画面被相机如实地记录了下来。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发现马修的异样,抬头迷迷糊糊地对着马修说:“嘿老兄,你看,我的照片和你的照片怎么可以拼在一起呀?”

  

  

TBC

你怎么和我长得一摸一样?上(仏英/新大陆家族)


生日7.4和7.1

阿尔弗雷德到现在还是懵的。
昨晚睡得昏昏沉沉的,在睡梦中,阿尔弗雷德竟然找到了那张自家老爹的照片的另一半。那另一半上的人貌似还是个金发紫眼的大帅哥。
今天早上起来,阿尔弗雷德发现马修不在房间,以为他出去玩了,就自己收拾好,准备开始一个绝赞的丛林冒险。
“咚”的一声,门被蛮力地撞开,马修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
阿尔弗雷德茫然地看着他:“兄弟你去哪儿了?hero看你是去晨跑了吗?”
马修将手上的个人档案拍在了桌子上:“琼斯,这是你报名的个人档案。你的生日是7月2日。11年前这位柯克兰先生领养了你,带你去到英国生活,而柯克兰先生至今未婚,单身将你抚养长大。”
阿尔弗雷德有点愣住了:“是这样的没错,不过兄弟你没事去翻我的资料干嘛?”
马修深吸一口气:“昨晚的事,你忘记了吗?”说着将那张11年前的照片怼到阿尔弗雷德眼前。
阿尔弗雷德一眼到底,彻底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Hero昨晚的梦都是真的?!”尖叫着抬头,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你就是……”
马修现在冷静得可怕:“如果我说我也是7月2日的生日,再联系我们几乎一摸一样的相貌。”
阿尔弗雷德懵了。
“阿尔弗雷德,我们是双胞胎兄弟。”
一觉醒来,自己多了一个双胞胎兄弟怎么办?
答:Hero当然很意外嘛,不过,有一个亲兄弟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如果能再有个daddy就更好了!听马修说他的papa做饭超厉害,如果他们复婚,hero就不用天天吃土豆配土豆了!

接下来的所有事超过了马修的预料。
马修本以为这件事情会让阿尔弗雷德无法接受,但是阿尔弗雷德却照样吃吃喝喝。
也许在他看来,多一个兄弟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有一天夜里,阿尔弗雷德忽然说:“马修,你想不想见见亚瑟?”他顿了顿,好像在自言自语,“hero很想见见你的papa。”
马修轻声说:“我想,但是阿尔弗雷德,他们离婚了,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在同一个夏令营,我们没办法独自完成这件事。”
阿尔弗雷德翻了个身,对着马修,眼里亮晶晶的:“hero想到一个办法,马蒂你看,我们是双胞胎,要不我们交换身份吧!hero替你回法国,去见你papa,你替hero回英国见亚瑟!然后我们想办法让他们见面,让他们复婚!这样我们就有两个父亲了!”
马修心里一跳,一阵对于未来冒险的期待和狂喜冲击了他,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他和阿尔弗雷德曾共同在同一个子宫生活,身体相连,此刻,他们仿佛能听到对方的心声:“交换吧!以我们自己的能力,让他们复婚!”这是阿尔弗雷德共振的答案。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瓦尔登夏令营的小霸王阿尔弗雷德身边忽然多了一个和他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人,这令夏令营中上至营长下至厨师都特别吃惊。至于营长怀疑马修不是夏令营中的人去找马修之后马修从营员信息册中翻出自己名字但营长表示自己从来没见过他,就是后话了。


在瓦尔登夏令营的最后一天早晨,营员们收拾好东西,最后和朋友告别。
“嘿兄弟,再见了,记得来德州找我玩。”
【阿尔弗雷德】大大咧咧地说:“当然了兄弟,后会有期!”

【阿尔弗雷德】从希思罗机场出来,远远地看到斯科特黑着脸向他招手:“嘿小子!这里!”
阿尔弗雷德,不,应该是马修识别出这是阿尔弗雷德教他认的四个眉毛中的一个,跑过去朝着斯科特发出杠铃般的笑声(马修发誓看到身旁的旅客听到后瞪了他一眼):“斯科特舅舅!”
斯科特翻了个白眼:“你那个便宜爹又加班了,让我来接你。”
马修跟着斯科特回到了亚瑟在海德公园附近的公寓,斯科特把马修扔在家里后就消失了。
马修独自参观了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生活了11年的公寓,整个公寓弥漫着淡淡的红茶味,随处可见的泰迪熊、漫威手办,阿尔弗雷德房间里大大的美国国旗。
马修不好意思进其他房间,正巧他有许些饥饿感,于是走向开放式厨房。
马修幻想着美味的英式点心,再不济也应该有土豆牛肉。但是当他打开冰箱——
啊?
冰箱里只有一盘黑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神奇矿物质的东西躺在盘子里,等待马修的品尝。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直觉告诉马修,这盘毫无观赏价值的“点心”没有能力被人类的肠胃消化。再联想到阿尔弗雷德对于亚瑟厨艺夸张的描述:“hero天天都在被亚瑟的厨艺
于是决定自己去tasco买点东西自己做。

亚瑟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了门,又是一天对着几个沙滩之子客户解释着操他妈的废话。和沙滩之子们商讨时斯科特来了信息,从其中长长的夹杂着苏格兰式粗鲁不堪的谩骂中他得出阿尔弗雷德已经被送回来了。
这意味着他还要给这个汉堡小子准备晚餐。
他关上门,忽然一阵不属于自家厨房能散发出的香味传来,刺激着亚瑟的嗅觉。紧跟着的是一个人扑倒了亚瑟怀里:“欢迎回家,daddy。”亚瑟搂住马修,阿尔弗雷德长大了,亚瑟慈父欣慰脸,还知道欢迎老父亲和准备晚饭了。
等等。
做饭?
亚瑟一激灵,推开马修,严肃地说:“阿尔弗。”
马修紧张地回答:“怎么了daddy?”难道亚瑟发现不对劲了?
“你们夏令营还有厨艺课程吗?”

弗朗西斯最近很苦恼。
他亲爱的小马蒂回来之后开朗了很多,这本该是个好事的,意味着英俊帅气的世界初恋弗朗西斯哥哥作出了又一个明智的决定。
但问题是,似乎有一点太开朗了?不仅厨艺忘得一干二净,食量也变大了许多。回来的第一天吃到弗朗西斯贴心准备的法式晚餐后大叫一声,把整桌菜都消灭得一干二净,之后还对着弗朗西斯撒娇:“papa我没吃饱。”
小马蒂在夏令营不会被虐待了吧。
弗朗西斯忧郁美男子脸。


这是一个关于阿尔弗雷德教马修分辨五个眉毛怪的小剧场
“听好了马蒂,你在英国将要面对的是五个眉毛怪,要务必谨记hero给你的几条tips哦~”
“简单来说,威廉有8根眉毛,斯科特有11根眉毛,帕特里克有10根,诺斯只有7根,而亚瑟最多,有12根眉毛!”
等等阿尔弗雷德,你不会是想让马修盯着舅舅们一根一根地数完眉毛再打招呼吧?
最后马修用枫糖浆诱惑,才让阿尔弗雷德从箱子里找出了五人的照片。
“……连在一起好像五线谱啊。”
“但是你可以数一数,根数还是不一样哦~”




法国巴黎
Café de Flore
“那我们合作愉快,波诺弗瓦先生。”梅雷迪斯·布莱克露出标准的美国辣妹式微笑,雪白细腻的手伸向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绅士地轻吻布莱克的手背:“合作愉快,布莱克小姐。”
弗朗西斯一直认为,之所以马修养成了过于温顺羞涩的性格,是因为他从小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缺乏母爱。而马修曾今也不止一次向弗朗西斯表达了想有一个母亲的愿望。眼看着马修越来越大,自己也逐渐成为一个稳重成熟的中年男人了(“放屁!”亚瑟后来询问到原因后不满的表示)是时候寻找一位美丽的小姐,让她成为与哥哥共度一生的人了!在马修去夏令营期间,弗朗西斯在整个巴黎的范围内广泛。很快,有一位布莱克小姐找上门,他们很快坠入了爱河,确定了关系。布莱克小姐希望能马上与弗朗西斯结婚,但弗朗西斯却表示,他希望结婚这件事能获得儿子的认可与祝福,需要等可爱的小马修回家了再说。
“所以马蒂”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你愿意拥有一位可爱的小姐当母亲对吧?”
阿尔弗雷德目光呆滞。
“弗朗西斯…”
“怎么了亲爱的?”弗朗西斯殷切地凑过来。
“你不是gay吗?”
现在轮到弗朗西斯目光呆滞了。
“谁说我是gay的?!”
弗朗西斯惨叫了出来,回声

“以后别在小马修面前传达我的不正确言论,谁告诉你们我是gay的?”
迎接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是弗朗西斯劈头盖脸的批评。
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一脸问号,他们什么时候给马修说过这些的?不过更重要的是——
“你怎么不是gay了?”
弗朗西斯不干了:“我怎么是gay了?”
“你都跟那个英国佬结过婚了还不是gay?”
“那怎么就是了呢?”
“那是什么?”
“我顶多是个Bisexual,怎么就上升成gay了呢?”弗朗西斯理直气壮地回答。
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一时哽住了,表情像是吃了从英国空运过来的罗非鱼加上法国人认真烹饪过的蜗牛再全部混合在美国人独创的墨西哥披萨上一样难受。
最后是弗朗西斯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已经宽容地原谅你们了赶快感谢宽宏大量的欧洲初恋波诺弗瓦先生结果被恶友联手痛揍一顿最后三人被一起打包扔出酒吧而告终。
“话说弗朗茨,你真的要跟那个美国妞结婚?”三人蹲在路边,基尔伯特惆怅地点了一根烟,转头盯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没有回答,伸手向基尔伯特要了根烟,盯着冒出来的火星子,慢悠悠地开口:“小马修这些年跟着我浪,童年一直缺少一位母亲的身影。而梅雷迪斯小姐也表示过自己喜欢孩子,我很爱她。”
基尔伯特忍不住说:“你确定不是因为你在她身上看到了柯克兰的影子?”
弗朗西斯轻飘飘地看了基尔伯特一眼。
安东尼奥捂住基尔伯特的嘴,赶紧给基尔伯特找补:“他胡说的,他只是怕你又像上次一样迅速闪婚后又迅速离婚。”
弗朗西斯轻笑道:“我跟柯克兰都离婚了十一年了,得亏你们还记得他。”

远在伦敦,亚瑟正靠在岛台旁,盯着正在煎牛排的马修发愣。突兀的电话铃声蛮横地闯入他的脑海。这个时候会是谁呢?他疑惑地拿起座机。
“阿尔弗雷德!”
马修疑惑地抬起头。
“有一个叫艾伦的人找你。”
马修迅速地将牛排铲了起来,端给亚瑟:“daddy你先吃着,不用等我。”飞快的抱着无线座机跑进了房间。
“马修,出事了!”阿尔弗雷德的尖叫从电话里传来,“papa要结婚了!”
马修如遭雷劈,不可置信地说:“什么?”
“真的,他带了一个超级刻薄讨厌的女人回来,告诉我他们已经订婚了,然后papa去做饭的时候那个女人威胁我好好听话,不然结了婚立马把我送去瑞士的寄宿学校。”阿尔弗雷德哭丧着说,“那个女人就是个碧池,papa来了之后亲切的搂着我说我们相处的特别好。马蒂我怎么办啊,我想亚瑟了,你和亚瑟来巴黎把我接走吧!”
马修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先冷静一下,我立马去找亚瑟想办法!”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顺着电流传到马修耳边:“马蒂你得赶快来!他们下周六就要去弗朗西斯在波尔多的庄园结婚了!你和亚瑟赶快来救我啊!”
“好好好,我跟亚瑟来的时候通知你。”马修连忙答应。
马修挂断电话,呆呆地盯着眼前的房间。他才和亚瑟相处了一个星期,他很喜欢亚瑟,亚瑟满足了他对父母所有的想象。时而是严肃的父亲,时而又是宽容的母亲,甚至有些时候,亚瑟像是一个大哥哥,别扭地送马修阿尔弗雷德想了很久的超级英雄乐高,死不承认是自己专门跑去牛津街买的。亚瑟也很擅长从马修眼睛中看出他真正想要什么,“如果你真的想要自己做饭,那就做好了,我自己会想办法解决……好吧,如果你也想给我做饭的话,也不是不行。”他很舍不得亚瑟。弗朗西斯固然是位优秀的父亲,但有时,他很难察觉到马修的真实想法。
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让
马修从房间里出来,亚瑟已经吃完了晚饭回房间了。马修迅速解决掉晚餐,穿着睡衣敲响亚瑟的房门。
“进。”略微冷淡的声音传来,马修深吸一口气,打开门。亚瑟从书中抬起头,看向马修,眼神透露出疑惑。
马修钻进亚瑟的被窝,埋着头,盯着亚瑟睡衣上的小熊。亚瑟略微奇怪地摸了摸马修的头发——什么时候这么柔顺了——问到:“怎么了阿尔弗?”
马修闷声说:“阿尔弗雷德不在这里。”
亚瑟觉得很有趣,随口问道:“那阿尔弗雷德在哪里?”
马修埋进亚瑟怀里:“他在法国巴黎,和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在一起。”
亚瑟的笑容逐渐收了回去,他不可置信地捞起马修,颤抖地说:“你不是阿尔弗雷德…你是…马修?”
马修直起身,小声地说:“对。我在夏令营认识了阿尔弗雷德,然后我们决定交换身份。”亚瑟震惊地看着他,马修继续道:“对不起,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您,以前我一直梦想着可以见你一面,阿尔弗雷德也想要见到papa,所以…所以我们就交换了身份。求您不要生气,我希望有一天您也能爱我,就像爱阿尔弗雷德一样。”
亚瑟泪流满面,搂住了马修。马修,他的儿子,却与他分别了11年,他11年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逼迫自己将马修忘掉,欺骗自己阿尔弗雷德从未有过孪生兄弟。“马蒂,我一直都爱着你。”

等亚瑟稍微冷静下来,马修才开口:“我想,你们可能需要将我们换回来。”
亚瑟点点头,温声说:“从法律上来讲,你由弗…弗朗西斯抚养,阿尔弗雷德则由我抚养。”
“一人一个孩子,我想说,这样的安排真是…不科学。”
“我同意,真的烂极了。”亚瑟恶狠狠地说。
“要不,我们去法国找papa重新安排?”马修紧张地看着亚瑟。
亚瑟挑眉:“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以下是马修给阿尔弗雷德的电话留言】
…嘿阿尔弗雷德,我已经给daddy坦白,但是没有告诉他papa要结婚了。我给daddy说papa约他在波尔多的庄园见,我们已经在收拾行李了,

“这根本不是个好主意!”亚瑟尖叫,死死抓住威廉的肩膀,“我已经11年没有见过那个法国混蛋了,现在却突然要我飞到该死的法国去见他,我根本没有准备好!要是我真的跟那个胡子处得来,我们根本不会离婚,为什么要那样安排阿尔弗和马修,就是为了我们永远不用见面!”
威廉劝道:“亚瑟,你冷静一点!马修说他已经跟弗朗西斯通过电话了,你可不能临阵脱逃啊!”
斯科特和帕特里克却在说着风凉话:“嘿帕特,赌不赌?我赌他们一见面就会搞上床,第二天就会复婚。”
亚瑟怒视着他们,准备使出不列颠铁拳。
马修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这时,诺斯拍了拍他的肩膀,凑到马修跟前低声说:“那个法国佬根本就不知道对吧?撒谎可不是一个好孩子该做的哦~”马修惊恐地看着他。



阿尔弗雷德一大早就被弗朗西斯摇醒了。他一睁眼,就看到弗朗西斯打扮的容光焕发,西装革履:“小马修,快醒醒!今天是papa的订婚宴,你得早点起来准备啊。”
阿尔弗雷德洗漱准备好,就被弗朗西斯拉到庄园门口。梅雷迪斯·布莱克和她的父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见弗朗西斯和阿尔热情地回了挥手。
“小马修,好久不见!”阿尔弗雷德被梅雷迪斯狠狠搂住,一股刺鼻的香水味熏得他快要晕倒。
“弗朗茨,这是我的父母,他们一直期待和你见面。”梅雷迪斯边说着边微笑地搂住弗朗西斯的肩膀,“爸爸妈妈,这是弗朗西斯,你们女儿的未婚夫。而这位是小马修,弗朗西斯的养、子。”她故意将“养子”咬得很重。
阿尔弗雷德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身穿粉色小香风外套的老太太用甜美的小女孩声线对着他用适合婴幼儿缓慢速度的说:“你、好、啊、小、马、修,你、可、以、叫、我、玛、丽。”
阿尔弗雷德脑海里蹦出一个亚瑟柯克兰在那里滔滔不绝地给他讲哈利波特,接着脱口而出:“乌姆里奇?”
玛丽露出迷茫的表情,弗朗西斯脸色一变,捂住阿尔弗雷德的嘴打哈哈:“嗯嗯小马修可能是还没睡醒……”
“哦真可怜,快去睡吧小可爱。”玛丽发出尖细的声音。
弗朗西斯搂着阿尔弗雷德悄声说:“友好一点,现在你去玩会儿吧,我要带着梅雷迪斯参观庄园。”

阿尔弗雷德回到了房间,焦虑地盯着马修发来的消息:
一个小时前
阿尔我们出发了,伦敦直飞波尔多,等我们。

亚瑟重新踏上法国的土地,脸色发青,脚步虚浮,他慢慢悠悠地飘出机场。
“专车马上到了,小子,盯着点。”斯科特将目光从手机里挪开,对马修嘱咐道,接着转头看向亚瑟,“喂,没事吧?”
亚瑟摇了摇头:“能有什么事?我只是晕机。”
斯科特乐了,讥笑道:“你32年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啊?”
亚瑟回嘴:“我还没找你算账,我和马修来法国,你来凑什么热闹?”
斯科特迎着路人惊异的目光,熟练地从行李箱掏出一箱威士忌:“我可不是跟你来的,我跟我们亲爱的弗朗茨多年不见,当然要好好叙叙旧了。”
亚瑟反唇相讥:“叙旧什么时候都可以,非要今天吗?”
斯科特意味深长地看了马修一眼,拖长了语调:“那可不行,今天可是弗朗西斯的大——日——子。”接着撬开了威士忌。
亚瑟被斯科特阴阳的语气惹到了,越想越气,直接抢走了斯科特手中的酒,一口闷了。斯科特耸了耸肩,反常地没和他计较,掏出另一瓶。
马修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二人一瓶接一瓶,喝了一路。

正午过后,宾客陆陆续续地到场了。
“啊啊最近挺好的阿鲁……是啊,没想到弗朗西斯这么快就要结婚了……对对,当时还和安东尼奥打了个赌,我赌他四十岁之前不可能结婚……我赢了,因为安东尼奥赌的他根本不会结婚——安东尼奥人呢?喂!安东尼奥你还欠我二十欧呢!”
“安东,王在叫你。”
“哈哈……小罗维诺你这里借我躲一下……嘿!小费里还有路德,最近好吗?”
“ve——路德路德,弗朗哥哥怎么没有和亚瑟结婚啊?”
“费里西安诺!这种话就不要说了!”
“哇,哥哥这里好热闹啊……唉?那是诺拉…好久不见,诺拉。”
“安东尼奥、安东尼奥!你小子给我站住——伊万你别拦我——还钱小兔崽子——不用、伊万你不用掏出水管……”
“哟小少爷,好久不见kesesesesese”
“大笨蛋先生……”
“喂基伯尔特,离罗德里赫远一点!”
“伊丽莎白?!你什么时候从你匈牙利老家出来了?!”
“今天有好戏要看,我不得来玩玩?”

马修用力地将亚瑟拉出汽车。
酒精害人,但是也壮胆。亚瑟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庄园,边走边转头向马修说:“胡子在哪里呢?带我去见他。”
王嘉龙正躲在门口玩手机,忽然听到有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叫他,疑惑地抬起头,看见亚瑟·柯克兰在向他招手:“贺瑞斯,好久不见啊!”
王嘉龙惊恐地瞪着亚瑟,手机掉在了地上。
马修依稀记得这是王叔叔的弟弟,点了点头以示礼貌,然后赶忙将亚瑟推走了。
王嘉龙回过神,疯狂地给王耀发消息。
老大!老大!
嘿小兔崽子我正找你呢,你躲哪里了?给我回来!
老大这不是重点!老大,我看见亚瑟了!!
亚瑟?哪个亚瑟啊?
今天主角的前夫,那个亚瑟。
我操亚瑟柯克兰啊?他怎么来了??
不知道啊,但是他旁边好像是弗朗西斯的儿子马修??他们怎么会认识我靠。
那是亚瑟的儿子阿尔弗雷德。
谁?

王耀看到消息爆发出一身惊天动地的大笑,伊万正在四处寻找安东尼奥,听到笑声疑惑地递给王耀一个眼神。
王耀亮出手机:“亚瑟柯克兰来了,带着阿尔弗雷德。我真没来错地方,还能看一场好戏。”
伊万听到后露出一个软绵绵的微笑^し^
马修在照顾亚瑟的同时给阿尔弗雷德发了消息。
阿尔弗,我们来了。你在哪里?
马蒂你们终于来了……我在你的房间,快来!

马修抬起头,正准备招呼亚瑟往房间走。却不见亚瑟的身影。
亚瑟呢?
马修慌张地左顾右盼。
阿尔!不好了,daddy消失了!?
what?

“你算个屁,东尼,赌不赌,本大爷能把这缸气泡水一口闷!”
安东尼奥笑嘻嘻地看着基尔伯特涨红了脸,用一根吸管吸那一鱼缸的气泡水。他余光看见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散发着浓浓的酒气在一边徘徊,是谁大早上就把自己灌醉了?他怀着好奇心朝那个人看了一眼,接着如遭雷劈。他恍恍惚惚地戳了戳基伯尔特,得到的是基伯尔特边吸边抬头:“怎么了?不要影响本大爷。”
“那是…亚瑟柯克兰?”
基伯尔特转头一看,他很像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震惊,但没想到他现在嘴里全是气泡水和二氧化碳于是乎气泡水接连从他的鼻孔和嘴里喷出,喷到了正巧路过的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脸上。
“大笨蛋先生!”罗德里赫很生气,他优雅地掏出手帕,先递给伊丽莎白,示意她处理一下,接着宣布:“我要用钢琴表达自己的愤怒。”说罢向泳池旁的露天钢琴走去。
但伊丽莎白就没有这么温和了,她直接一拳揍到基伯尔特的鼻子上,基伯尔特痛苦地惨叫了出来。安东尼奥赶紧来拦住:“伊莎!伊莎!基尔罪不至死啊!”他想将基尔伯特拉起来,但是基尔伯特已经卸了力,赖在地上不动了。安东尼奥只好一个人面对这位女武神。
“刚刚我看见亚、亚瑟了。”
伊丽莎白愣了一下,接着大笑:“来得挺快嘛。”
唉?怎么跟基尔伯特反应不一样?
安东尼奥重启了两秒,还没反应过来,伊丽莎白已经向泳池边激情弹奏贝多芬的《G大调随想回旋曲》(OP.129)①的罗德里赫走去。

弗朗西斯向花园走去,准备去找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遇上了在慌张寻找亚瑟的马修。马修看见弗朗西斯眼睛亮了:“papa!”他跑过来扑进弗朗西斯的怀里,“好久不见。”
不是每天都在见吗?弗朗西斯疑惑地拍了拍马修的背:“马修,papa拜托你一件事,梅雷迪斯身体有点不舒服,能帮忙照顾一下她吗?”
梅雷迪斯?马修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弗朗西斯揉了揉马修的头,向花园走去。
他在门口又遇到了寻找马修和亚瑟的阿尔弗雷德。
弗朗西斯迷惑,弗朗西斯向阿尔弗雷德走去:“亲爱的我不是叫你去看看梅雷迪斯吗?”
阿尔弗雷德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接着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哦,对!这就去。”说完就溜走了。

阿尔弗雷德在厨房旁的餐车边找到了马修。
“马蒂!”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马蒂,你找到老亚瑟了吗?”阿尔弗雷德问。
马修摇了摇头:“都找遍了,现在只剩下花园没有找了。”
阿尔弗雷德听后脸色一变:“坏了,弗朗茨往花园去了。”
“怎么办?目前还不能让他们见面!papa还不知道daddy来了!我们俩也没法同时出现”
阿尔弗雷德余光看见身旁的餐车,想了想灿烂一笑:“别急,hero有办法。”

“阿尔,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马修忐忑地推着餐车向花园走去。
“相信hero,这是最棒的方法!”阿尔弗雷德爽朗的笑声从餐车里传来。

弗朗西斯在泳池边找到神色慌张的恶友两人,一路上他看见王耀和伊万神秘地向他微笑,本田菊使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他,不远处伊丽莎白守在弹钢琴的罗德里赫旁,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等人在甜点桌旁快乐地交谈。
“嘿,弗朗茨!”基尔伯特不自然地打招呼。
弗朗西斯边笑边向两人走来:“怎么了你们,吃坏肚子了?哥哥可不背这锅。”
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还没来得及解释,看见了弗朗西斯身后的什么人,神色突然变得惊恐。弗朗西斯疑惑地想回头看,被基尔伯特强行固定住头,安东尼奥深情地拉着他的手:“没什么,儿子要结婚了,我这做父亲的还有点舍不得。”
罗德里赫的钢琴声逐渐变得轻松活泼。渐渐的,琴声越来越快,越来越紧促。
弗朗西斯挣脱了基尔伯特的手,皱着眉毛回头:“今天你们一个二个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接着他就看到了亚瑟·柯克兰。
喝醉了的亚瑟·柯克兰。这幅他妈的醉鬼样子他曾经经常见到,每一次他都骂骂咧咧地把柯克兰从酒吧里拖出来,有时甚至狠狠咬住柯克兰那酒精含量百分之百的嘴唇,他们为该死的酒精问题吵过不下一百次但他们又在酒精中毒的边缘做爱,离婚的那一天晚上,柯克兰把他私藏的红酒全部拿了出来一口闷完接着像个疯子一样把酒瓶摔在了地上。
这个疯子!烂人!
他在脑子里怒吼。
柯克兰像幽灵一样在那里游走,这十一年来也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阴魂不散!
他在脑子里尖叫。
紧接着他看到一个高速向这边移动餐车——这东西也经常出现在他的梦中出现,不过这一般出现在梦中柯克兰早晨懒床的时候,还会赖床!幼稚!他恶狠狠地想——
等一下,“弗朗西斯!快躲开!”他回过神,听到恶友的叫声,还来不及答应,就看到那个餐车携带着亚瑟·柯克兰和两个人的惨叫——为什么会有两个人——向他这边冲来。
来不及了,弗朗西斯摆出一副英勇赴死的悲壮神情。
罗德里赫的钢琴发出重重的颤音和倚音,高潮部分随之而至。
“噗咚”一声,水花四溢,钢琴曲用最后的重音作为结局。
罗德里赫优雅地站了起来,鞠了一躬。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从甜点中抬头不知所措地鼓起了掌,王耀发出欢乐的大笑,伊万趁着热闹举起来魔法水管,亚瑟、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从水中钻了出来,马修迟迟赶到水边。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鱼板本板 + 2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请问大家更喜欢仏英的哪种相处方式
下一篇:夜航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