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你好,英格兰

[复制链接]
茶瑾 发表于 2024-5-5 00:58:40 |查看: 176|回复: 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summary:直到2024年,法兰西才正式认识英格兰。

  文/茶瑾

  

  

  这是奇异的,不可思议的,不符合常理的。如果说一个人代表着一个国家,那个人是否就代表着国家的意志?亦或是人民的意志?他的身体一部分是代表着国家的某一区域,还是国家的农业,亦或是其他?无人能解释这个问题,这是未解之谜,但世界上就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是法兰西。

  准确来说,他有名字。可是他的名字又有什么意义呢?他本不应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可他就是存在,他活着,呼吸着,感受着世界的一分一秒,直至千年。

  他不可避免地感受到孤独。上帝给了他一张美丽的脸,他曾用来魅惑人心。他曾结过婚,当他的妻子死时,他以依旧年轻的模样为她下葬。他甚至不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岁月是痕迹,却不会在他身上留下,这会引起怀疑。

  他曾经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怪物,一个异类,或者说他有永生的权力。可当他发现在法兰西民族大火,疾病,战争,起义,革命时,他的身体都会疼痛异常,以至于他不能站立,只能痛苦地倒在底下挣扎。有人把他送到床上照顾他,可任何医生巫师都不能判断这是什么疾病。他被强烈的放血折磨得奄奄一息,看着流出体内的血从鲜红变得暗黑,主动向死神投降,请求他痛快地夺取他的性命。

  可是恍惚间,他向神明许愿为何自己如此不幸,请求把无尽的生命转让给他人时。他似乎听到了人们的欢呼声,是军队最后扭转趋势的取胜,是人民的欢呼,是大火燃尽的疾病。睁开眼睛,痛苦顿然消失,他感受到了全新的自己,先前腐烂的皮肉化为新生的骨血,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与这个民族的兴衰同频共振。那种大难过去后的欢喜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令他忍不住放声大笑整整三天。终于,终于,他知道为什么了。因为他就是法兰西。

  “我就是法兰西。我的子民们,我就是法兰西。”他说。

  他收到了谩骂与轻蔑。他在人们的眼中看出了不屑。可岁月证明了他的说法,一时间,法兰西出现在巴黎贫民窟的消息传到了皇室。皇室派人把法兰西接到了皇宫,从此,他便告别了流浪的穷苦日子。

  他开始学习之前不知道的知识。写字,绘画,骑马,读书,化妆。他开始与上流阶层打交道,他开始了解了之前认为远在天边的军事与皇室,他开始放肆。他流连在女人堆之间,女人们为他着迷,可他又很快感到厌倦。他的画画得很好,比宫廷画师的还好。他写的戏剧在法国各处上演,他出版的小说上至八十岁下至八岁都耳熟能详。这是法兰西的著作!祖国的意向!他被法国民众与皇室捧着,像一条大流。他醉了,他沉迷了。他被大家冠上了国家的名号。贫苦悲泣的日子他再也不会过了,他再也不会吃不上饭了。

  太好了,太好了。他心想。可当他透过窗子看到皇家花园里跳舞的人群时,他又不免怀念起巴黎更远处的大街,有叫卖,有追逐的老人小孩,他更喜欢与有人情味的他们待在一起。他开始思念过往的日子,因为他如今过着奢华的日子。他认为皇宫囚禁了他,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不是伊甸园。他开始回想,如果要不走到这一步,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不告诉他们他是法兰西。他立刻起身,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弗朗西斯。他觉得这个名字很好,虽然不是法兰西,但是至少没有太多撒谎的因素。他逃出了皇宫。他走了很久,饥肠辘辘。他晕倒了,在巴黎大街上。

  一个好心人救了他,在他醒来后,给他煮了一碗热汤。他向他道谢,对方惊讶地问为何掏出来,他们的服装天差地别。弗朗西斯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向好心人要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穿上。他留在好心人的店铺里打工。他接触到了很多新的人,他们不像贫民窟的人那么贫穷,但也远没有皇室富有。他们大多识一点字,会读一点书。弗朗西斯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新的世界。他翻阅他们的书,眼睛里看着一个个鲜活的单词,它们拼凑成的文章,蕴含着无限的生机,动力。“科学”,这就是“科学”吗?他想。他接受得很快,很迅速,他甚至写得很好。他甚至参加了研学,在场的人都自我介绍了。到他,他站起来说我叫弗朗西斯。大家还看着他,等待着下文,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哦老兄,有人说,这个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姓呢?

  姓?他疑惑了,他回去问了那位好心人的姓氏,然后给自己冠上。在下一次会议,轮到他时,他站起来说自己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大家没有太大的反应,当他坐下时,他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怦怦跳,在普罗大众间,他成功地进行了伪装。“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在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三遍,他有自己的名字了。他想。他可以不是法兰西,只要他们不发现我变老,没有人知道我是法兰西。

  法兰西逃出皇室已经失踪多年,皇室早已放弃寻找,民众也遗忘了法兰西,他们反而对皇室起了怨恨,将矛头对准皇室。很快,街垒建起,社团建起。法兰西大乱,弗朗西斯再度只能躺在床上接受着痛苦。可他依旧渴望着什么,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内心想与大众一同把皇室虚伪的面貌撕下。他眼睁睁看着国王与皇后死于断头台上。他以为自己的死期到了,可是没有,他还活着,更加有生机了。有人认出了他,人群把他抛弃又接住。“法兰西万岁!”他们说,他感到晕眩,太阳太刺眼了,可他又那么的不舍得闭眼,他的嘴角不能再扬起了,他的心跳不能再快了。眼前的这群人,才能决定他的生死去向。

  “法兰西万岁!”他也喊道。

  他重新被抓回了——呃,现在不能叫皇室了,上层。他又被囚禁了起来。战争,战争,内乱,内乱,革命,革命。他麻木了,他被动地接受病痛,躺在床上看书,用笔写出无病呻吟的字,再一把火烧掉。他感觉他浑身无力,美人与美酒都无法解决。巴黎此时也染上了工业的浓雾,他看着窗外的黑烟飘出烟囱,内心也向往着天空。

  后来,后来,他又强大起来了,他又精神起来,精心搭配服装,出街接受赞美了。再后来,他经历了公社当他站在海峡对岸听完那通演讲时,他的内心再一次被震撼,犹如百年前逃出皇宫那样。他带着一堆书籍返回了巴黎,不言而喻,他最后重新变得颓丧。更加重要的事来了,战争爆发了。法兰西一辈子已经经历了很多次战争,可后来大家才知道,这是第一次惊动世界的大战。

  弗朗西斯蜷缩在防空洞里,枪支的金属硬件咯得他很痛,他浑身都很痛,他浑身发抖。这次他没有再被囚禁,他被推上了战场,面对着充满希冀与崇拜的眼神。在火车上,他心慌,他几乎是第一次亲临战场,亲临死亡。他总感觉战争的失败应该归根于他的懦弱。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倒在大地上的那一刻,绝望不断蔓延。到了第二次时,他无数次被子弹贯穿身体。不要再让我痛苦了,他几乎是哀求道。无论是自己还是这个国家,他都只剩下下坠感。战后家园荒芜,他站在坟地,甚至找不出一束鲜花献上。他沉默地落着泪。我的子民们啊,他在内心愤怒地指责上天的不公。不要战争,不要战争。他们喊。不要战争,不要战争,法兰西想。

  跟随新升起的国家……北约……欧盟……他不断奔波于这些事。他终于不再无所事事,如今他要为自己的祖国做事打工了。有点像个人样,但不多。他想。他寂寞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已经一千多岁了,他活了一千多年仍未死。他一定是这个世界最长寿的人,他见过最多的东西,他也不能爱普通人,没有人能填补自己内心的空缺,他没有同类。他这么想着。直到百年后的某一天,2024年,平凡的一天。

  

  “你见过英格兰吗?”上司问。

  “什么意思?”弗朗西斯愣住了。

  “就是像你一样,你是法兰西,他是英格兰。”

  弗朗西斯的呼吸渐渐急促,他的眼睛瞪大了,他看着上司,胃里忽然起了呕吐感。

  “或许我们可以安排你们见一面。”上司说。

  法兰西几乎是要尖叫起来。啊!一千多年!他等待这一天等了一千多年!他以为自己是孤孤独独地或者,没想到,有人可以理解他。他也为国家和子民而痛苦,他被迫与国家上起下浮,他也被时代潮流推着走,他也被迫活了一千多年。弗朗西斯几乎是坚定那位英格兰一定可以理解他的所有心情,所有痛苦。他埋在心里一千多年的情绪终于可以爆发了,他终于可以诉说了,在不被认为是怪物的情况下。是啊,我们是存在的,这样的事情是存在的。英格兰与自己只有浅浅的一海峡之隔。他几乎可以断定对方也是这样的想法。他们见面那天,一定会抱头痛哭。他要狠狠亲吻对方的脸颊,他们要说上三天三夜的话。不,既然有英格兰……那也一定会有德意志,意大利,美利坚……自己的同类还有很多!他们就是一个世界,他们不孤独!弗朗西斯立即大笑,他忍不了了,他向上司要求明天就见面。上司答应了。

  夜里,他无数次来回反转,想象第二天的情景。英格兰……英格兰会是怎么样的人呢?他跟自己是像还是不像呢?自己很法国,那他一定很英国……他在闹钟努力构建着一个英格兰。不出意外,他今晚失眠了。第二天,在加来,他终于见到了英格兰。当他们第一次对上眼神的那一刻,弗朗西斯开始了走马灯。小时候丛林里的小兔子,花环,日历,海盗,偶然的一夜情,偶然的交往与交流,偶然的一场舞会,偶然的一次晚宴,偶然的一个吻,偶然的一次动情……千万次的偶然,千万次的告别。

  原来你是英格兰!原来我早就遇到你了!法兰西与英格兰眼怔怔地看着对方,泪水无意识地从眼眶落下。等他们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疯狂的接吻。感受着对方与自己千年来对于孤独寂寞的怨言苦水。他们被治愈了,浓烈的感情让他们忘掉了一部分疼痛。再次对视时,他们立即确定:他们爱上对方了。

  由于刚才过于激情的动作,他们双方还在喘气恢复着气息。眼神代替了嘴唇进行暧昧的吻。沉默许久,英格兰犹豫地开口。

  “我叫亚瑟·柯克兰……”

  “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他们忽然笑了,这是对方的名字,这辈子都不会再忘了。亚瑟清了清嗓子:“你好,法兰西。”

  弗朗西斯微笑:“你好,英格兰。”

  

  END

评分

参与人数 1糖果 +2 收起 理由
鱼板本板 + 2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仏英】做吗[r][普设]
下一篇:隔墙有耳(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