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完結][短篇]玻璃海之影

[复制链接]
墨水瓶 发表于 2018-8-23 15:54:57 |查看: 4183|回复: 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APH女性向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人類設定
*和玻璃海連動,原始TAG:玻璃、菸、鞋帶






  這一切都只是意外,他碰巧選擇了那間酒吧而法蘭西斯恰好在那,一直到他們喝酒搭訕(被搭訕)對話進一步閒聊接著突兀地跨入調情階段為止都只是意外,那一晚唯一能夠稱得上真正分歧點的只有上車的那瞬間,以前以後他都毫無選擇餘地,於是連帶其後一切他也毫無力量反抗。

  法蘭西斯的吻很美好,就像浸飽糖水的糖漬櫻桃帶著黏稠帶著甜膩,沾上舌頭的瞬間會因為那熟成過度的汁液而抗拒然而隨後湧上的甜蜜掠奪與果酸在口腔內側造成的微弱收縮感會淹沒其他一切叫囂著不滿的味蕾與細胞。法蘭西斯的吻一向不容拒絕,更準確的說法是無法拒絕。
  除此之外似乎也沒什麼好眷戀的,半喘著氣躺在床上被對方吻著舔著耳垂時亞瑟模糊地想著,除此之外法蘭西斯沒有什麼值得他沉淪的,但他沒有一次成功將對方推開。
  一貫的順序是這樣的,他吻上他,然後扶著他的腦後像托住新生兒那樣輕柔那樣細心,同時伸手去解他的衣服把他推在任何一個平面上。開始的方式有多溫柔,結束時他就有多疲憊。通常等他再一次想起他該推開法蘭西斯時對方的東西已經深深埋入,然後他也沒有力氣去想對方的吻究竟尋求著什麼。

  剛開始他毫無餘裕地被上到不知日月黑白,日子久了他學會抽離開來。身體的快感在持續,腦內的思緒也在奔馳。然後他學會了看窗外為自己找點樂子。
  亞瑟始終沒弄明白法蘭西斯為何包下二十三樓一整層的樓面,就為了和他做這檔事,又或許包下來是騙人的,法蘭西斯真正擁有的只有這間房間的產權。他的思緒斷裂了幾秒,那對美好的唇在吮著他的口強迫他回過神。
  又或許這個房間並不存在,整棟大樓都不存在,整件事都是他在腦中完善而出的美好圖像。因為連傻子都知道大海不可能碎成那樣完美的放射狀,似蛛網的藍線蔓延在熠著日光的光滑表面,就像擋風玻璃那樣碎裂得澈底卻又不曾剝落。
  「亞瑟你該多看我一下。」端著面前青年削瘦得的只剩骨骼線條的下巴稍稍施力讓他面向自己,法蘭西斯舔著唇帶著長年不散的紙菸濾嘴氣味吻住他,於是那些脫韁的想像被他吸著勾著全數吃乾抹淨,一切回歸常態。
  骨感的手在覆著一層白襯衫的背上恣意抓撓從未能好好留下痕跡,他看過法蘭西斯的背,如他所想像的只有肌肉勻稱的優雅線條,嫩紅的爪痕從未刻下;但法蘭西斯曾經說過他毀了他兩三件襯衫,亞瑟報以稍嫌疲憊的冷笑。
  對話突兀地閃過腦中時亞瑟笑了出聲,在綿溼的低吟喘息中特別突出。
  「怎麼了?」法蘭西斯喘著問,但一切仍在進行,有那麼一瞬間亞瑟懷疑起自己含著的只是製作精良的塑料替代品,直到他無意識收縮時那個東西在裡頭跟著抖了一下。
  亞瑟茫然地看著他,而他身上的男人只是不那麼平靜地回望著,放緩了速度等待他可愛的小羊羔開口。
  「你看外面。」亞瑟說著,綠色的眼睛飄忽了一會才看向外頭,「碎成那樣、就像玻璃。」
  「那是波浪罷了。」法蘭西斯瞄了一眼很快地下了結論,伸手去碰對方的大腿,掌心平貼著直滑至根部。
  「如果我們有一天能在海上跳舞的話,它會在我們上岸前碎裂嗎?」他的氣息顫抖著相當不穩,法蘭西斯刻意地用生了繭的拇指指腹去磨他的口,涎水不受控制地溢出,無法克制的黏膩呻吟也緩緩流出,似羊似貓。
  「我不知道,甜心。或許只是跳舞的話不會。」他俯過身去吻亞瑟,像要吮盡那些幻想一樣吮著,當唾液無可避免地混雜在一起時剩下的是糖蜜和菸草的味道。
  亞瑟好不容易拼湊起來的話又被打散了,排泄感與快感交錯,他從來弄不懂人類的肌肉為何如此神奇得能夠拓寬到這般地步但又能恢復原先的緊緻,就像他原先不知道在白色之後還有透明的東西可以奉獻出來,但再來就真的只剩空氣了。法蘭西斯把他逼出來的時候他發出了兩個人都覺得奇怪的斷促叫聲,像嬰兒啼哭。但這無妨。
  但或許一腳踏上岸時會有隻人魚伸手把你還留在冰上的另一隻腳扯下去。法蘭西斯說道,用力頂了最後幾下然後全數灑在裡面,彷彿他只是不小心翻倒了一杯牛奶那樣漫不經心。
  在對方完全軟萎之前亞瑟被動地吮吸著,伴隨著呼吸的頻率淺淺地含著,當那個東西離開時留下微妙的殘留感。他曾經不怎麼認真地抱怨過這件事,或許是他選錯時間點了也說不定,因為法蘭西斯只是按著他的大腿更用力地埋入。那不是殘留感,是想被填滿的感覺。這是法蘭西斯的解釋。

  法蘭西斯對他並不差,房間裡該有的都有,每次見面時他也好好地餵飽他了,胃囊和腸道。床頭櫃放著畫完的、畫了一半的、還有嶄新的速寫本,還有幾枝削尖過後又稍微磨耗過的鉛筆。當他累得懶得下床時他會伸著手臂去開抽屜拿出速寫本和筆,翻過新的一頁對著身邊饜足得半閉起眼的法蘭西斯塗塗畫畫,他的本子充滿著法蘭西斯卻也連法蘭西斯的哪怕一小抹側臉都沒能留下。
  那是法蘭西斯卻又不是法蘭西斯。亞瑟捧著茶看著窗外,男人隨意地拿過他擱在床上的速寫本翻看。
  「如果踩在海上的話會不會碎裂。」吹涼白瓷杯中紅褐熱液時亞瑟幾不可聞地喃喃。
  法蘭西斯沒聽見。他仍在看那本速寫,有時候是嘴唇,有時候是耳朵,有時候是他躺著的時候背部扭出的某個線條,有時候是他自己都沒留意到的某個小傷口的局部放大,但那些畫不曾完整地與法蘭西斯重合。好像重合了就會有什麼東西隨之崩壞那樣地充滿了細微差異。
  「法蘭。」
  「嗯,怎麼了嗎?」
  「我一直在做一個夢,我們在海上跳舞,腳下是玻璃,像碎裂了一樣但又沒有剝落。你看過的吧,像擋風玻璃撞上路肩那樣。」
  法蘭西斯放下速寫本去摟他的腰,「你的想像力很豐富,我的蜜糖。」
  「我覺得那可能會是真的。」
  啜了一小口茶潤溼幾近沙啞的嗓子,亞瑟把茶杯放上床頭櫃,毫不費力地脫離了對方雙手形式上的桎梏,光裸著腳踩在木質地板,烏黑的地板襯得他的腳白得像幽靈,隨時要消失在這個高高的房間裡。
  「我想開窗。」亞瑟幾乎是貼在玻璃上了,他沒有回頭但他從玻璃的倒影看見法蘭西斯點了頭,於是他拉開窗簾推開落地窗,一陣風灌進來時他瑟縮了下。
  「看那裡,你看得到嗎?那些滿浮著玻璃碎片的海。」
  「那是浪花罷了。」法蘭西斯站起身,從背後摟著對方,他的骨架比自己小一些,身高差不多但每一次把他推入被褥時他總擔心自己折斷了他。「如果你這麼想跳舞你可以畫下來,你看見的玻璃海。我相信這會是很好的畫展主題。」
  亞瑟搖頭,看著窗外再也沒說話,默許了在他寬大的睡袍內遊走的手掌,他給了很多直到連玻璃都沾上了黏溼的痕跡,法蘭西斯照例在裡頭留了可以裝滿兩三個套子的量才抽出來結束了當日的份。

  當法蘭西斯醒來時亞瑟難得地已經清醒,捧著速寫本睜著似乎沒闔過的眼認真地畫著。男人湊過去看,亞瑟仍然畫著法蘭西斯、仍然畫著不是法蘭西斯的法蘭西斯,那些炭黑雜亂的東西充斥著頁面,把法蘭西斯包裹起來。
  「那是什麼?」
  「玻璃碎片。」亞瑟頭也不抬地答道。用著過分認真的態度把法蘭西斯胸口那一團黑加以勾勒出碎片的輪廓,擦上亮點加深陰影,指節摩擦紙面糊開過分銳利的光影交界。
  法蘭西斯打了個哈欠,湊過去吻了對方的肩膀,攏了攏敞開的睡袍起身去幫他們泡咖啡。
  然後一道尖銳的鈴響劃破凌晨,法蘭西斯手忙腳亂地放下咖啡壺去接電話。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只是不識相的員工在週末清晨打電話來彙報根本無需著急的事項。
  當他帶著不耐結束電話,重新煮好咖啡再回到房間時亞瑟不在房裡。法蘭西斯蹙著眉頭將咖啡壺放在亞瑟一貫放茶杯的地方,一邊喊著亞瑟的名字一邊在房間翻找著,從衣櫃到床底、從浴室到鞋櫃,彷彿他弄丟的是隻能塞入任何縫隙的貓。一直到他回到冷掉的咖啡壺旁他才找到那道縫隙。
  窗簾被風吹得戲劇性地揚起,落地窗大敞著,外頭小陽臺的地上放著亞瑟的素描本。那是法蘭西斯前一晚翻過的那些畫,拼在一起用石塊壓著。法蘭西斯赤著腳踩上冰涼的磁磚地,湊近看時認出那些黑黑髒髒的「玻璃碎片」湊在一起成了從窗外看出去的海。海裡滿是閃亮的玻璃。
  法蘭西斯探頭到小陽臺的圍牆外張望,遠方海面波光閃爍,而樓下則是一片黑黑髒髒的玻璃碎片蔓延在柏油路面淹沒了灰白的睡袍。

评分

参与人数 2糖果 +3 收起 理由
时之w + 2 不愧是墨水太太√
洛安法 + 1 唔!=•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完结][短篇] Shell Shock
下一篇:[完结][短篇]感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洛安法 列车长

发表于 2018-8-25 20: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身来说....就是吧....这个....这种幻想说是梦幻或者浪漫什么的都可以搭上但又不是很确切.....
是趋向于“支离破碎”和“毁灭”的欲望。或许亚瑟一直是希望有个人能懂自己或是拯救自己吧,就是...不管怎么说,草草结束生命的话还是有点.....
收起回复
墨水瓶 2018-8-25 21:35
回复
确实是比较虚幻一些的想望,不管是真的幻觉或是空想、中心都是毁灭破碎。
其实这边虽然写成最后是法兰从小阳臺探出去,但如果要解成亚瑟熘出房间的话也是通的。在楼下的只有浴袍,也可能是亚瑟丢下去的或者是法兰也出现了玻璃碎片的幻影
洛安法 2018-8-29 09:13
回复
回复 墨水瓶 :不过这种描写很特别,蛮喜欢的(☆゚∀゚)
回复 支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