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快捷导航
发帖
LOFTER 繁体中文

[文章] [完結][短篇]Sometimes We Forgot

[复制链接]
墨水瓶 发表于 2019-2-15 23:08:15 |查看: 3820|回复: 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即注册,加入跨海大桥工程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不完全人類設定,亞瑟是人類,法蘭是謎
*輕微驚悚向













  亞瑟看見那個男人是在車站。
  當時他正漫無目的地徘徊,因為他想不起來自己要去哪。別誤會了,他可沒有惱人的阿茲海默症,他只不過是記憶力稍微差了點,出門之後又撞到了頭所以記憶掉在半路上了。為了想起他丟失的那一小塊記憶,亞瑟在月臺上走來走去,甚至冒險逾越安全線去看鋪設在鵝卵石上頭的鐵軌,但只看到有些腐朽了的鐵軌枕木,還有自鵝卵石縫隙中頑強生長的雜草,再更遠一些的地方有一小群人不顧安危地群聚在鐵軌上,他們似乎圍繞著什麼但亞瑟只能看見色彩斑斕的腦袋,像超市裡大包裝的綜合堅果那樣雜亂。其中有些穿著整齊的人似乎是車站的工作人員,他們拿著無線電急促地和遠方不知名的重要人士對話。大概是什麼人或動物在鐵軌上成為了肉泥吧。最後亞瑟如此作結。
  於是他離開月臺,打算像平常一樣通過剪票口,但卻找不到自己那張應當塞在褲子後方口袋的車票。四周人潮似乎並沒有被他擋在剪票口的行為影響,相當自然地繞過了他的身子將票送入機械扁平的口中,等待閘門開啟魚貫通過。
  在他慌亂起來之前,一隻手將他從人流中拉出並帶到不遠處一個遠離剪票口與售票處的空地,「怎麼了嗎,親愛的?」
  那是個相貌英挺的男人,整個人包裹在介於卡其與灰褐色之間的大衣,頭頂上的報童帽和身上斜背著的包包讓他看起來像個馬戲團帳篷門口會有的,專門向路人宣傳吆喝兼賣票的人,如果他身上多個剪票器,他恐怕會被誤認成不按規定著裝的列車長。
  「多謝關心,我想我只是弄丟了我的車票。」
  男人挑了挑眉,翻找著身上的口袋,不知從何處摸出一張陳舊的車票交給亞瑟,出發地是英國北部的某個城市——與亞瑟的出發地相同,但目的地的印刷字樣模糊得看不見任何遺跡。
  「這給你,等一下用這個出站。」
  「但這不是我要去的目的地。」亞瑟說道,來回反覆地翻看那張小而薄的紙片,「而且上面的字都糊了,它們會把我擋下來。」
  「喔?我以為你找不到自己的目的地。」
  「你怎麼、我向你提過這件事嗎?」
  「你在車站徘徊了很久,我一直在注意你……你知道,總有些神經病跟車站和計程車這類的工具過不去,想把它們炸成碎片。」男人聳聳肩,對於亞瑟感到莫名其妙的表情絲毫不在意,「不論如何,或許你該跟我來,我能幫上忙。」
  「你看起來很有自信。」
  「那是當然的,亞瑟。」
  亞瑟差點沒能攔住要衝出口的髒字,一個和他素未置娴哪腥说降诪槭颤N可以知道這麼多他私人的事?至少他非常確定自己並沒有提起過名字。
  「跟我來,我會解釋給你聽。」
  「好吧,但你至少得告訴我名字。」
  男人露出了向亞瑟搭話以來第一個笑容,「法蘭西斯・伯納富瓦。很高興認識你,親愛的。」
  看著法蘭西斯的笑容,亞瑟迷失在海藍色的眼裡,要是他也擁有一頂馬戲團帳篷,或者這個男人更加色彩繽紛,那麼他或許會聘用這個男人替他賣票。法蘭西斯的微笑可以讓太多太多的人為他駐足。


  ×                ×


  半小時後亞瑟坐在公園裡看著失去了太陽的陰灰天空發愣。他剛聽完法蘭西斯的自我介紹,還有一些關於他遺忘了的記憶的推測。
  法蘭西斯・伯納富瓦,遠從白崖之外的法蘭西到這個連亞瑟自己都想不起來名字的無名小鎮辦事的商人。照他自己的說法他和一般的推銷員差異不大,只不過大部分推銷人員有一只裝滿新奇商品的皮箱,更多時候他們甚至有一輛不太堪用的二手車,但法蘭西斯只有一只背在身上的破舊帆布袋。看起來上頭曾經潑灑過咖啡(姑且不論是意外或者其他因素),並且有水洗過後的褪色痕跡和一些由於摩擦而變得單薄的區塊。就亞瑟自己的觀察來看,袋子裡像是什麼也沒裝一樣僅僅是空蕩蕩地掛在法蘭西斯肩頭。
  根據法蘭西斯的推測,亞瑟的記憶應該是由於某種衝擊而遺失的。比如說過街時和一輛呼嘯奔馳的汽車擦身而過,或者是,法蘭西斯比劃著亞瑟太陽穴附近一處些微腫起的瘀傷,物理上的撞擊。對於他的推測英國人半信半疑,或許和對方糾纏在舌尖上的歐陸口音有些關係,又或者是法蘭西斯太過著急地公開了他的母國。身為一個受到英格蘭傳統教育深遠影響的青年,亞瑟非常肯定法國人說的話絕不能全盤盡信。
  同樣出於類似的理由,亞瑟對於他自稱為商人這點也抱持懷疑,於是趁著法蘭西斯起身向附近的小販買鴿子飼料時伸手掀開對方的布包,裡頭如他想像的那樣空空如也,又或者說那只袋子裡裝著的是虛無本身,亞瑟凝視著隱沒在陰影中甚至有些透明的袋底感覺自己隨時會被吸入當中。
  「喔老天,你幹了什麼好事!」
  有人揪著他的衣領將他往後拉,亞瑟這才注意到自己方才把整張臉都塞進了袋口。
  「拿好。」法蘭西斯粗魯地將裝滿玉米穀粒(這東西給鴿子吃會不會太過奢侈?)的紙袋塞到亞瑟手中,對著空氣像在捕捉什麼看不見的昆蟲或棉絮那樣用手又撲又抓,接著像塞抱枕那樣把一團空氣用力地塞回去帆布袋內,然後扣上蓋子並重新將包包背回自己身上。
  「你該慶幸『它們』還沒有全部跑出去。」雙手環臂的法國人重新在公園長凳上重重坐下,「你差點毀了我的生意!」
  亞瑟正專注地對著鴿子撒玉米穀粒,聽到這句話手一抖把一大把穀粒扔到自己腳上,他狼狽地把穀粒撥到地上去,腳邊隨即聚集了一小群鴿子,「我以為那是個空袋子?」
  「不,我可愛的先生,你看不見不代表『它們』不存在。」見亞瑟露出更加困惑的表情,法國商人不怒反笑,清脆的笑聲比聽起來更加年輕,在鴿群的鼓噪聲中顯得像鈴鐺。法蘭西斯伸手搭上對方的肩,壓低了嗓音湊近他在路上撿到的新旅伴耳邊說道:「我販賣的是尖叫,先生。」
  亞瑟愣了幾秒鐘後猛地站起身,針對對方顯然在說謊的答覆與輕浮的舉動而蹙起眉頭,「這不好笑,伯納富瓦。再說了,這種東西到底有誰會買?」
  「我沒說謊,亞瑟。一個商人是不會對自己的顧客說謊的。」法蘭西斯哼了聲,看著對方的神情就如同英國人記憶中教科書上的法國軍人那樣高傲,「我的商品可受歡迎了,整個南英格蘭和法國北部都指望著我啊:女巫們需要尖叫聲來熬湯,劇團需要尖叫聲營造氣氛,還有那些管犯人的,沒了這些尖叫他們還怎麼拷問犯人?」
  亞瑟被他繞得有些頭暈,「就算整個歐陸都需要你,但我可沒說要買你的『商品』。」
  「但你已經付款了,先生,否則我不會出現在這裡。」
  「真是夠了,我沒時間陪一個法國騙子耗,天知道我原先的目的地是什麼?萬一我原本是要趕去我臨死的某個親戚床前呢?」
  「不,亞瑟,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是這個目的。」
  法蘭西斯的語氣太過肯定以至於青年原先的暴躁情緒被一下子阻斷了,他像被按下重開機鈕的機器一樣放鬆了肩膀和因為情緒激動而不斷揮動的手,有些沮喪地重新坐回長凳上。
  「抱歉,我失態了。」他將臉埋在手掌間,長嘆了口氣,「我只是、很擔心自己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這不會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情,否則你不會兩手空空便上了火車。」法蘭西斯比了比對方幾近孓然一身的打扮,確實除了皮夾和懷錶之外,亞瑟什麼也沒帶出門。緊接著法蘭西斯突兀地轉過頭,拉扯著身上帆布袋的扣帶將它解開,「如果你堅持的話,我可以讓你聽一次我的商品。」
  「我以為離開袋子之後『它們』會壞掉或什麼的?」
  「它們通常不會壞掉,它們只會飛走……」商人小心地掀開一道小縫,而亞瑟認真地盯著當中深不見底的黑,但他什麼也沒看到。幾秒鐘過後法蘭西斯快速地蓋上袋子並重新扣上扣帶,然後專注地凝視著空氣,就像人們目送五彩斑斕的肥皂泡飛上天並破裂時那樣專心致志。亞瑟隨著他的目光往上看,但仍然一無所獲,正當他轉過頭想給這個一而再再而三誆騙他的渾球來上一拳時空氣突然炸裂開來,淒厲的尖叫聲充斥整個廣場。
  「然後造成一些混亂。我們該跑了親愛的,說不準會有些傢伙來抓我們。」法蘭西斯拽著亞瑟的手把他從椅子上拉起來,紙袋裝著的玉米穀粒灑了一地,他們無視了禁止踐踏草皮的告示牌,頭也不回地鑽進樹林裡。
  英國人努力奔跑著以跟上法蘭西斯的步伐。這個商人看起來像是坐慣辦公椅和汽車坐墊的纖弱人士,但亞瑟總覺得被他拽著跑時比小時候被風箏帶著跑時還要更快更輕盈。亞瑟回過頭,從樹木的空隙可以看到一轟而散的鴿群,嘩拉的振翅聲和尖叫聲揉合在一塊嚇壞了在附近嬉戲的小孩。
  「你到底在賣什麼鬼東西?」亞瑟衝著面前的男人大喊,但大部分的話語似乎都被風吹散在路途上,因為法蘭西斯並沒有回過頭。
  青年又喊了幾次法蘭西斯的名字,但對方僅僅是拉著他一路往樹林深處跑。這座公園是四方形的,中心有一個廣場,以對角線為分界,一邊是保養得宜的草地也是他們兩個來的方向,而另一邊則是他們現在逐漸深入的區域。這地方亞瑟完全沒有印象,而四周逐漸陰暗的景色讓他有些緊張,他不知道距離他們放出法蘭西斯口中聲稱的「商品」之後又過了多久,但他絲毫感覺不到奔跑過後應有的痠痛感,或是肌肉劇烈邉拥淖茻?校?秃孟袼?膬蓷l腿已經不屬於他一樣。
  當他開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亂想時,法蘭西斯突然停下腳步,於是亞瑟理所當然地因為慣性而撞上了對方的背。
  「我們到了,亞瑟。」
  英國青年揉了揉有些撞疼了的鼻子,再抬頭時看見了他的出發地,那座位於英國北部的車站入口。他張望四周發現一切景物都和他上車前一模一樣,街口的烘焙坊仍然燈火通明傳出令人著迷的麵團香氣,另一側的冰淇淋車按著喇叭吸引附近的孩童聚集,而太陽依舊懸在接近天頂的位置。
  「如果你想找回你弄丟的那一小塊記憶,我想得從這裡開始。」法蘭西斯對他笑了笑,但亞瑟總覺得裡頭多了些什麼又少了些什麼。


  ×              ×


  法蘭西斯拉著他在火車站裡遊走,循著亞瑟經過的任何一個地方地毯式搜索,不明白其中道理的人大概只以為他們在找車票,或者某顆昂貴的寶石袖扣。畢竟誰會把記憶弄丟呢。亞瑟被自己突如其來的念頭逗笑了。說也奇怪,一路上幾乎沒有多少人對他們投以鄙視的目光,這畢竟不是什麼思想新潮的年代,中學以上的男孩子手拉在一起是極其不可取、甚至會被各自的父親拖回去用藤條打到遍腿鱗傷,就算他們只是在玩耍。這類或輕或重的規定就像女孩子的裙擺長度規範一樣莫名其妙而不得不遵守,亞瑟也只是在內心牢騷幾句罷了。
  「我想你該放開我了,法蘭西斯。」被拉著通過剪票口(他甚至不確定自己剛才究竟有沒有看到法國商人買票的過程)後亞瑟說道,他有些不自在地試著抽手,但法蘭西斯絲毫不打算放鬆。
  「如果我現在放手的話,你恐怕再也找不回那一塊記憶了,我親愛的。」
  法蘭西斯再一次掛上了他們見面時露出的笑容,但他的神情不像開玩笑,與此同時就像所有陳腔濫調的驚悚小說描述的那樣,一陣寒意襲上他的背脊。英國青年看向面前那雙藍眼,海洋一般澄澈的藍蒙上了暴風雨前的烏雲,他說不清那片灰之下有些什麼,也說不清面前這個可以說是由謎團構成的男人究竟打算做什麼,法蘭西斯完全褪去了他們剛見面時那股親切而奇異的氛圍。就像馬戲團一樣,只要出了帳篷便會讓人思考不久前目睹的光怪陸離事物究竟是真是假,就像懷疑被那些怪異事物吸引的自己是否實際上並不正常一樣。
  「你怎麼這麼清楚?」
  「因為我親眼看著你失去那塊記憶。」
  亞瑟沉默下來,而法蘭西斯同樣沉默著。他們彼此都在評估這段臨時的夥伴關係究竟能不能(或者說該不該)持續下去。
  「我想問你的問題多到你可能得花上三天三夜來聽。」最後英國人如此說道,聲音前所未有的低啞,感覺自己的頭皮不斷沁出冷汗。
  「問吧,亞堤,如果你不著急,那麼我也不著急。」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說過了,你的記憶力真的變差了嗎?法蘭西斯・伯納富瓦,法國來的尖叫商人。我甚至讓你聽過了我的商品!你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亞瑟反手捉住對方的手腕,隔著襯衫和手套他幾乎感覺不到對方的體溫,「那麼告訴我,商人先生(Mr. Merchant),您的貨源可靠嗎?又或者說,您的商品究竟從何而來?」
  「這與你無關。」
  「那麼我可以合理懷疑,那些尖叫只不過是藏在您那個破爛帆布袋夾層的錄音機所發出來的?」
  「你這個——」
  「惱羞成怒了,伯納富瓦先生?」亞瑟冷笑,搭配上突兀切換成的敬語,這種皮笑肉不笑的嘲諷態度在學生時代為他帶來不少麻煩,也替他省掉不少事,有些人看見這笑容後一拳朝他揮去(並很遺憾地在下一秒被他扭摔在地),而另外一些人則是由於太過恐懼於他笑容背後的意圖而落荒而逃。
  「我想我的問題對於一個商人來說是相當合理的,特別是您,伯納富瓦先生,像您這樣販賣無形商品的人,要如何證明自己的招拍亍!箖嵐芨糁?粚右r衫,亞瑟仍然可以感覺得到對方由於氣憤而發抖著。
  「如果你這麼想知道真相,那就親眼去看吧。」
  法蘭西斯拽著他衝下樓梯,步伐比剛才在樹林裡奔跑的時候更加急促,亞瑟驚訝於他沒有在臺階上絆倒——或者說,就算他刻意扭轉腳踝試圖整個人摔倒在樓梯上以拖慢男人的速度也只是徒勞無功。亞瑟驚恐地看著自己的腳像是與身體失去連結似地向外扭轉但毫無痛覺,而面前法蘭西斯仍然毫不在意地向前邁步,簡直像他手裡捉著的不是一個成年男子而只是一顆氣球那樣敏捷。
  法蘭西斯拖著他衝上火車,車頭朝向的方向和亞瑟不久前搭上的一模一樣,而更加令他難以置信的是,就連車型、編號也一模一樣。男人在走廊上穿梭,通過車廂與車廂時可以看到四周呼嘯而過的景色,法蘭西斯緊扣住對方的手腕直到那裡肯定已經留下印痕的程度,最後他停在某一節車廂的尾端。
  「看清楚了,亞瑟,這就是你所尋找的東西。」
  法蘭西斯拉開車廂門,將亞瑟推到欄杆邊,此時此刻一切都像發條將要鬆了的音樂盒那樣慢了下來,亞瑟往下看,只見一具人偶似的物體躺在軌道之上,火車軌道上頭一片血肉模糊,隱沒在車廂底盤的衣角太過熟悉得叫人難以忽視。亞瑟倏地回想起在月臺徘徊時所看見的人群,他們圍繞著什麼議論紛紛,而站務人員在附近忙進忙出,不斷對著手中的無線電說話。
  他想吐,於是他這麼做了,但從他口中什麼東西也出不來,他只是不斷地乾嘔著。
  「乖孩子,用力吐吧,我知道這不好過。」法蘭西斯體貼地拍撫著他的背,但亞瑟只覺得喉嚨快要被撕扯開來,無暇注意到對方在他視線死角解開帆布包的動作。
  乾嘔到極致的時候他明確感到有什麼東西從他口中衝出。那是尖叫。
  他就站在車廂與車廂之間的連接軸上尖叫,而法蘭西斯實質意義不大地摟著他以免他摔下去,同時空出一隻手毫不停歇地收集著那些四散的尖叫聲。
  「你做得很好,我親愛的。」他湊近對方耳邊異常溫柔地說道,「現在你知道我的貨源從何而來了,嗯?」

评分

参与人数 2糖果 +4 收起 理由
司康成精 + 2 赞!=•ω•=
版务妖精桑 + 2 发糖φ(≧ω≦*)♪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完结][短篇]你见过亚瑟·柯克兰喝醉的样子吗
下一篇:[完结][短篇]交叉异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本蛋。
彼まで34km

すごく近くて、

ちょっと遠い

キタユメ
舞台剧结婚录像